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秦家的下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很快的,他们也都想明白了。

    在皇家,哪里有那么多的母慈子孝?

    洛王毕竟不是皇后所生,即便是养在身边,又有多少的真情实意?

    洛王能活到现在,怕是费了不少的心思才是吧。

    想着,百官对苍澜陌多了几分的同情。

    而此时,谁都没有看到秦子谦眼底闪过的一抹痛楚。

    原来,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那般的疏离,不仅仅是当年云妃去的时候因为他和妹妹的缘故没让他见上云妃。

    还因为,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对他不轨。

    难怪,无上楼拍卖天蚕草的时候父亲那般的上心。

    他早该知道,早在知道父亲的野心的时候就知道,曾经过往,父亲根本就是在做戏。

    失望,心如死灰,便是此刻秦子谦的心情了。

    “苏小喜,你知道什么?”瞧着众人看来的眼神,苍澜昊怒了,“你不过是一个假太监,你在这里胡乱说什么?”

    “皇上驾到!”

    苍澜昊的声音方落,就传来了德公公那苍老却又尖细的通传声。

    所有的人心中一凛,眼底或不可置信或欣喜或惊慌或复杂,然后,众人便瞧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的苍帝从一侧走了出来。

    苍帝站定在龙椅前,前摆一扬,坐下,气场十足。

    百官齐齐的跪下,高呼万岁,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而高位上的苍帝,依旧一脸的威严,眸色深沉,瞧不出此刻的他是怎样的心情。

    百官匍匐在地,寂静无声,苍帝也没有让百官起来的意思。

    而大殿上,此刻依旧有血腥味弥漫着,预示着方才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杀戮。

    气氛,似乎在这一刻凝结,除了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如同置身事外一般,其他的人几乎都受到了这气氛的影响。

    看到苍帝出现的那一霎那,苍澜昊的面上满是惨白,根本没有想到苍帝会出现。

    慌乱之间,苍澜昊打破了这一份的沉寂。

    “苍澜陌,你又去哪里弄来的人,竟敢易容成父皇的模样?”

    苍澜昊大声的指责,声音在这太过寂静的大殿中,甚至还带着回响。

    这样的苍澜昊,让苏小喜想到了苍澜诀。

    似乎,苍澜昊素来都是一个睿智的人,怎么就做得出苍澜诀那样的蠢事来?

    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皇后没有教过他的么?

    苏小喜一边想着,一边摇头叹息。

    而其他的臣子,则是将身子匍匐的更加的低了,这个时候,他们就希望自己能够在皇上的眼前消失。

    “混账!”苍帝终于出声,声音中带着冷意和皇帝特有的威严,让一般的臣子的身子都颤了三颤,心惧不已。

    苍澜昊似乎在这一刻突然的清醒了,意识到了自己方才做了什么,脸色当即变得非常难看。

    身上本就有软筋散,现在更是贴在地上起不了身了。

    他怎么就忘记了,苏小喜没有死,父皇就可能被苏小喜救治的啊,他怎么就忘了。

    心思混乱,百转千回。

    终究苍澜昊还是让自己恢复了平静,然后挣扎着让自己的身子微微抬起,看向高位上的苍帝。

    “父皇,儿臣救驾来迟,还请父皇责罚!”

    此刻的苍澜昊,一脸的忠诚,看得苏小喜都觉得不齿。

    这陵王,还要脸皮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的出来救驾两个字?

    逼宫都能说成救驾,怕也只有苍澜昊能够说的出来了吧。

    “救驾?”苍帝面无表情,声音也有些冷,“那你说说,朕让你去西北边关,你如何带着朕给你的兵出现在京城?”

    “父皇,儿臣是听闻父皇有危险,所以......”

    “住口!”苍帝的眼底的神色已经不能够用失望来形容了,总之此刻的苍帝,根本就不想听苍澜昊多说一句。

    之前,苍澜昊做出的那些事情,他尚且还能为了皇家的颜面,答应太后从轻发落,这一次,绝无可能了。

    况且,皇后母子二人这么多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还曾多次的迫害三儿,他又怎能饶恕?

    且,逼宫谋害他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这样的儿子,要来何用?

    苍帝一声令下,便让诸位官员起身。

    接着,又是一声令下,就有侍卫将徐太保等人带了上来。

    这些人,在这次的逼宫事件中倒是出了不少力的,调兵遣将,对官员威逼利诱,样样没有落下。

    这些人,苍帝都给酌情判决了。

    对于那些影响力离较大的,都是直接的斩首,影响力小的官员,附上以往的一些的罪证,最后也是斩立决。

    最小的罪名,也得是发配边疆。

    而他们的家人,有的是满门抄斩,有的则是抄家以儆效尤。

    林氏一族之前犯的罪,苍帝本就从轻发落了,就只是抄家,却是不知林家的人竟是卷土从来,且还有三万的私兵。

    此次,苍帝还有什么理由绕过林氏一族?故而这一次苍帝直接的给林氏判了一个满门抄斩的罪名。

    如此,林氏就再难有当翻身的机会了。

    而这一次,最大的罪魁祸首,便是秦授了。

    原本,秦授的罪名,也该当被判处一个满门抄斩的罪行的。

    只不过,因为秦子谦在这次的事情中是立了功的缘故,所以就酌情处置了。

    秦授斩立决,秦家抄家且逐出京城,三代不得入京不得为官。

    秦家的仕途之路,就这般的彻底的毁了。

    而秦子谦之所以能够戴罪立功,只因为秦子谦根本就无意帮苍澜昊做事。

    原本,秦子谦这一次在京中以秦授的名义鼓动那些官员,拉帮结派什么的,也都是被逼的。

    因为,皇后以秦语嫣和秦语嫣那新生的孩子的性命作为威胁。

    即便秦子谦再如何的看不上秦语嫣的作为,但是终究还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

    且,那新生的孩子,他的外甥,更是无辜。

    因为一开始就没有反心,且更没有要与苍澜陌为敌的心思,所以秦子谦就故意引苍澜陌却找他。

    那次,苍澜陌到了丞相府的那一夜,是秦子谦等苍澜陌的第二夜。  第一夜,苍澜陌没去,他就坐了一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