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云妃之死(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嬷嬷是跟随在皇后身边的老人了,皇后知道的事情,庄嬷嬷应该是会知道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苏小喜心中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之后,两人去了御书房,与苍帝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出了皇宫。

    至于这次事情的善后的问题,苍澜陌直接的推给了苍澜愈和莫等闲。

    宫外,此刻依旧是一片的寂静,百姓们依旧没有出门。

    而这次事情的结果,也会在明日公布出去。

    苍澜陌和苏小喜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回去王府,而是往冥楼去了。

    只因为,此刻的庄嬷嬷,正在冥楼。

    冥楼的人一直在等着苍澜陌,所以见苍澜陌和苏小喜到来,就什么都没有说的带着苏小喜和苍澜陌往林子深处而去。

    冥楼坐落在京城城郊的一座山谷中,地势方面易守难攻,十分方便隐蔽。

    穿过一片林子,就到了一个崖壁前,崖壁上有一个石门。

    冥楼的属下按了一个按钮便将石门打开了,苍澜陌带着苏小喜往里面走去。

    接着,就传来了石门关闭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苏小喜非常的不适应。

    好在,手中传来苍澜陌掌心的温度,让苏小喜的心随之安定下来。

    苏小喜只听到细碎的声响,似乎苍澜陌的手在黑暗中碰触着石壁的声音。

    下一刻,原本黑暗的洞内变得明亮起来。

    苏小喜这才看到,石洞的顶端其实是镶嵌着夜明珠的。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机关,将那夜明珠给罩住了,这才让石洞陷入黑暗中。

    不过,苏小喜却没有细究这些。

    因为很快的,苏小喜就听到了呜咽的声音。

    是从前面某个石室中传来的。

    而苍澜陌,便是带着苏小喜往那石室的方向走去。

    石室的门上开着一个窗子,夜明珠的光芒可以透过那个窗子进入石室里。

    当两人停在石门的一侧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道几近崩溃的苍老的声音。

    “是不是有人来了?放我出去。”

    是庄嬷嬷的声音,声音中带着恐惧。

    苏小喜突然明白为何这个山洞里的夜明珠要被罩住了,因为人在没有光线的地方就容易没有安全感,就容易升起恐惧。

    而一个人一旦恐惧,那就表示心理防线渐渐地崩塌。

    心里防线崩塌,那问起话来就方便的多了。

    所以,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山洞,倒是不如说是一个很好的用以审讯人的小黑屋。

    里面的庄嬷嬷没有听到回应,声音更加的崩溃,“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什么都没有做过,快放我出去。”

    苏小喜觉得,这个庄嬷嬷一定是在林氏的身边呆久了,所以做了许多的亏心事,以至于这个时候急着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了。

    许久没有听到回应,里面传来了敲击石门的声音。

    声音很小,但是在这黑暗中却是十分的清晰的。

    “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在这里。”

    庄嬷嬷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从她醒来就发现自己待在完全不见一丝光亮的黑暗中,伸手都看不到自己的手指,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太恐怖了。

    所有的一切感官都在变得清晰,而最怕的事情也一点点的浮现在脑海中。

    就好像,有什么将自己紧紧地包裹,没有一丝的安全感,仅剩的就只有恐惧。

    所以,此刻只要能让她离开这个鬼地方,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正有些崩溃的时候,石门缓缓的被打开,原本只有一束的光亮,这个时候却已经有了满室了。

    当看到门口的两个人的时候,庄嬷嬷的眼底闪过惊疑。

    但是下一刻,庄嬷嬷便扑通一声跪在了两人的面前。

    “洛王爷,乐安郡主,放过老奴吧。”

    虽然,庄嬷嬷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可是她清楚,洛王爷竟然能够好端端的站在她的面前,就表示陵王失败了。

    那么,主子也可能凶多吉少了,而自己,就更加的危险。

    此刻庄嬷嬷心中忐忑不已,身子也一直在发抖。

    苍澜陌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庄嬷嬷,然后揽着苏小喜往里面的石凳上坐定。

    而庄嬷嬷,此刻目光不停的瞟着门口。

    “你出不去的,还是消了这样的心思吧。”苏小喜好心的提醒。

    庄嬷嬷见自己的心思被看透,当即便匍匐着身子,“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说话间,庄嬷嬷的身子抖动的更厉害了。

    “十六年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苍澜陌冷冷的开口,没有前奏,直截了当。

    十六年前的事情?庄嬷嬷微怔,十六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关于本王母妃的事情。”苍澜陌提醒。

    眨眼之间,离母妃去世,又过了一年了。

    十六年了,他竟是不知道母妃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庄嬷嬷没有想到苍澜陌会问云妃的事情,一时间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当抬头对上苍澜陌那冷冷的眸子的时候,庄嬷嬷再次的害怕的垂下眸子。

    “老奴,老奴所知不多。”庄嬷嬷声音有些颤抖,“老奴只知道,云妃当年是自己服毒而亡的。”

    很显然的,苍澜陌对于庄嬷嬷这个回答很是不满,身上的气势一边,冷冷的威压直袭庄嬷嬷,让庄嬷嬷的面色一震惨白一片,身上更是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老,老,老奴说,说!”庄嬷嬷的声音都在发颤。

    见此,苍澜陌才终于收回了自己身上的威压,庄嬷嬷整个人这才松了口气,身子都瘫软在地上了。

    缓了一会儿,庄嬷嬷才有些畏惧的抬头看向苍澜陌。

    然后,才缓缓的开口,“当年,主子让人从宫外找来了含有剧毒的五步蛇。”

    说着,庄嬷嬷又小心翼翼的看了苍澜陌一眼,见苍澜陌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这才继续说下去。

    “主子让侍卫趁着云妃不注意的时候将五步蛇放到倾颜殿,想要制造云妃不小心被毒蛇咬死的假象。”  顿了顿,庄嬷嬷继续道,“只是,那侍卫最后还没有放下五步蛇,就听到了云妃当时与一个公公的谈话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