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云妃之死(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庄嬷嬷说到了这里,苏小喜和苍澜陌的心同时提起了。

    被两道那样的目光看着,庄嬷嬷并不敢再迟疑,就将当年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原来,当年那个侍卫没能够将蛇放进去倾颜殿,就听到云妃正在讨论什么未婚夫的事情。

    因为侍卫觉察到了那个公公是会武功的,所以不敢靠的太近,所以就只能远远地听着。

    虽然隔着有点远,那侍卫还是听到了关键的地方。

    云妃和那公公似乎讨论的是云妃未婚夫的事情,大概说的意思应该是云妃的未婚夫找到了苍冥。

    而从两人的对话中可以得知,云妃的未婚夫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且似乎正在寻找什么东西。

    而那东西,似乎就在云妃的身上。

    苍澜陌询问是什么东西,那个太监是谁的时候,庄嬷嬷却是一问三不知了。

    毕竟庄嬷嬷之所以知道,也就是当初那侍卫向皇后禀告的时候,庄嬷嬷正好在旁边侯着。

    “这事情,还有谁知道?”苍澜陌冷声问。

    这事情,他是第一次知道,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妃还有什么未婚夫的存在。

    而这个未婚夫,极有可能会是母亲服毒自杀的关键。

    “只有老奴和主子知道。”庄嬷嬷当即便道。

    “你不是说是一个侍卫告诉你的?”苍澜陌冷着脸看向庄嬷嬷,明显的对于庄嬷嬷的话并不相信。

    庄嬷嬷见此,当即便保证道:“王爷,真的就只有老奴和主子知道了,那个侍卫在回禀主子之后,主子便让他去将那五步蛇给处理了,只是那侍卫不小心被五步蛇咬死了。”

    然而,苍澜陌面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庄嬷嬷看着有些着急了,“王爷,老奴真的没有说谎。”

    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说谎啊。

    “既然你们知道这事,为何并没有向皇上讲明?”苏小喜出声询问。

    云妃离奇的服毒自杀后,苍帝一直在心中挂念着云妃。

    如果林氏在那个时候将云妃有未婚夫,且因为未婚夫才自杀的事情告知苍帝,不管是真是假,对云妃必定是不好的,至少云妃在苍帝心中的形象肯定会被抹黑。

    而根据林氏对的云妃的嫉恨的程度来看,林氏应该非常乐意抹黑云妃才是。

    但是,林氏却是没有。

    她可不相信林氏会有逝者已逝这样的觉悟,否则林氏就不会嫉恨云妃这么多年,还将那恨意全部都转嫁到了苍澜陌的身上。

    她也不觉得林氏会因为害怕那侍卫去放蛇的事情会被败露,殃及到她自己。

    毕竟当时的她身为皇后,随便的拎一个人出来当替罪羔羊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林氏没有将这件事抖出来,这其中必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而庄嬷嬷的话中,必定有所隐瞒。

    庄嬷嬷见苏小喜这样问自己,且瞧着苏小喜眼神中的精明,目光不由得有些闪躲,脸上有着瞧得出的心虚。

    苏小喜的嘴角含着冷笑,对着庄嬷嬷,“这是不愿意好好的回答?想要尝一尝本郡主的毒药么?”

    苏小喜毒师之名,可不是盖的。

    庄嬷嬷一听要尝毒药,当即就吓得朝苏小喜叩头,“郡主饶命,郡主饶命,老奴说,老奴说。”

    庄嬷嬷可没有忘记冷宫那些侍卫死的时候的情景,她不想死。

    苏小喜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睨着庄嬷嬷。

    庄嬷嬷想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随后,才小心的开口,“因为,那日主子便知道了,云妃是来自帝国,而云妃的未婚夫,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原来,林氏一直都非常的嫉妒云妃,觉得云妃什么都比自己强,苍帝的心也一直都在云妃的身上。

    唯独一点,林氏觉得自己是强过了云妃的,那便是身世。

    因为云妃身世不明的缘故,才让林氏当了皇后。

    这样骤然的听闻云妃来自帝国,且身份似乎还不低,这让林氏暗恨在心,就怕在世人面前,她这唯一比云妃强的地方也不保了。

    况且,从侍卫的转述中,皇后知道云妃的未婚夫不是一个好招惹人物,且当时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夫还并未找到云妃。

    林氏怕将事情给捅了出去,自己会被那个男人盯上,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这样的答案,苏小喜不知道作何评判了。

    不过,也亏得林氏当初有这样的顾虑,否则今日云妃在众人的心中,怕也是个不好的了。

    见没有什么可问的了,苍澜陌带着苏小喜走了出去,根本不理会庄嬷嬷的喊声。

    等出了山洞,苍澜陌直接的对属下吩咐,“处理了。”

    属下当即领命,苍澜陌便带着苏小喜离开了。

    只是,一路上苍澜陌都十分的沉默。

    虽然苍澜陌一直都没有忘记牵着自己的手,但是苏小喜却非常清楚,苍澜陌此刻正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而苏小喜甚至都有些跟不上苍澜陌的步伐了。

    这样持续了一会儿,苏小喜终究还是小跑了几下,直接的将自己挂在苍澜陌的手臂上。

    “阿陌!”苏小喜喊道,“你在想什么?”

    她不喜欢他想事情将自己排除在外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完全帮不上他的忙,就好像,他们之间突然的多了一道鸿沟似的。

    苍澜陌听到苏小喜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眸色深邃的看向苏小喜。

    只是,苏小喜却是能够看出来,苍澜陌,似乎还是有些没有回神。

    “阿陌!”苏小喜靠近了一些,仰着头看着苍澜陌,“你在想什么?”

    她不喜欢这样,不喜欢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模样。

    “你可记得,当初北辰烈夜探的倾颜殿的事情?”苍澜陌突然的出声问道。

    苏小喜一怔,然后点点头。

    当初在宴会上,北辰烈的侍卫悄然的离开了,那时候羽卫跟着那侍卫,却是发觉那侍卫是往倾颜殿去的。

    而之后,在自己为苍澜陌解毒的时候,倾颜殿也曾经闯入过人。

    倾颜殿空置了十几年,里面早已经物是人非了,能够有人闯入,必定是里面有什么东西。  难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