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赵茹涵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澜昊和北辰烈之间,是有不战协议的。

    两人合作,想要谋取的是属于自己的利益。

    而苍澜昊失败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快的就传到北辰烈的耳中。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良久,才开口道:“北辰烈违反了与苍澜昊之间的盟约,在三日前就开始攻打苍冥,如今苍冥损失严重。”

    此刻的西北边关并没有主将,军心涣散,这个时候发动战事,对苍冥非常的不利。

    然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根据苍澜陌手下传来的消息称,北辰烈在西北的兵力,根本就不只有二十万而已。

    北海还有二十万的兵力,就在盐城驻扎。

    盐城离北海与苍冥的边关宣城只有三日的路程,却是在那里屯兵二十万,很明显的这些兵力是准备对付苍冥的。

    而此刻苍冥的西北边关关城,连十八万兵力都不足,这其中的差距并非是一点两点。

    此刻北辰烈还没有动用那二十万的兵马,可是那二十万,却是表示着北辰烈对苍冥的勃勃野心。

    加之,帝国的龙帝,也是对苍冥虎视眈眈的。

    倘若帝国出手,苍冥必将很快的就覆灭了。

    所以,苍冥此刻,必须要做的便是,稳定四国的局面,共同对抗帝国的野心。

    只是,此刻却是觉得,前路漫漫。

    这些,苏小喜明白,苍澜陌也明白。

    于是,两人之间的气氛沉凝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走?”苏小喜问。

    “后天!”

    早上苍澜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直接的入宫与苍帝长谈了一番,而加上整顿兵力的时间,最快也只能后天出发。

    这一次,因为知道北海出动的不是二十万的兵力而是四十万的兵力,开赴边关就不可能只带那区区五万的人马了。

    这一次从苍澜昊那边收来的兵马,加上京城周边其余的兵马,加上那二十万的暗军,也有五十来万人。

    只是,五十来万人,留守京城的起码也得二十来万,能用的不过是三十来万人罢了。

    只是,西南那边的局势也十分的严重,这三十来万人如何收编如何分配,都需要好好的商讨。

    此刻,苍帝最着急的便是此事,于是便召集了诸位臣子入宫商讨此事。

    不过,退朝之后,商议的结果却是没有出来,苍帝心中如何的想法,也是无人知晓。

    这个时候,最为着急的便是娄林娄将军了。

    娄将军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并没有升职也没有降级,但是在朝中,娄将军的地位却是最为尴尬的。

    只因为,娄将军以前都是苍澜昊的人,这一次也是拨了五万的人马给了苍澜昊。

    虽然用剩下的七万人马将功赎罪了,可是在诸位同僚的眼中,他就是墙头草。

    这一次,娄林一下子损失的是五万的人。

    因为那五万人最后被当作叛军重新收编了到了别处,由新晋的将军李怀管着。

    如今那李怀,可是管着二十来万兵马的人,不像他,只有区区七万的人马。

    此刻的娄林,最怕的就是他那七万的人马都被派去边关,这样一来要么他得去边关,要么就是他成为光杆的将军。

    无论是哪个结果,他都诸多的不愿意。

    所以下朝之后,娄林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

    管家见自家的老爷回来,当即吩咐下人好生的伺候,可谓是众星捧月。

    然而娄林却是一个眼神都没有丢给那些下人,而是对着管家道:“少夫人在哪?”

    少夫人,指的自然是娄林那不学无术的儿子娶的那位平妻赵茹涵了。

    赵茹涵自从进入娄家之后,便是掌管着府中的庶务,林婉君死后,赵茹涵更是成了娄家的唯一的少夫人了。

    在娄家,赵茹涵的地位,甚至是超过了娄中天和娄雪心的。

    只因为,娄林十分重视她。

    娄林一回来就找赵茹涵这件事,在娄家的下人看来已经见惯不怪了。

    所以娄林一问,管家当即便道:“少夫人此刻正在花房。”

    在娄家,有一处专门为赵茹涵修建的花房,只因为赵茹涵喜欢制香。

    赵茹涵制香这件事,娄家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主子知道。

    再就是只有管家知晓了。

    这些花制好之后,都是拿去卖了的,那是一笔非常庞大的进账,让管家都觉得惊奇。

    而管家只当这是赵茹涵受宠的原因。

    一听赵茹涵在花房,娄林当即脚步一转,直接的往花房去了。

    管家见状,当即对着一旁的随从挥手,示意随从都不要跟上,管家也非常的识趣的没有跟着过去。

    娄林一个人大步的往花房的方向而去,脸上带着急切。

    等到了花房的时候,便见赵茹涵正指挥着下人照顾着她的那些花,那从容的模样,不输给任何一个当家主母。

    不得不说,这一年的光景,赵茹涵改变了很多,在她的身上也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

    看到娄林走入花房,赵茹涵非常恭顺的叫了娄林一声爹。

    娄林点点头,示意赵茹涵不必多礼。

    赵茹涵见娄林的神情,知道娄林此番过来是有事要商议,当即便挥手,让那些下人都出去了。

    而赵茹涵则是带着娄林往花房的深处走去。

    那里,有一处小室,平日里是赵茹涵用来休息的处所,旁的人都是并不能进去的。

    赵茹涵率先走了进去,娄林随后,并且快速的关上了房门。

    “涵儿。”房门一关上,娄林就急切的出声。

    赵茹涵瞧着娄林的模样,神情淡定从容,对着娄林道,“爹请坐,有什么话慢慢说。”

    娄林一想,觉得确实是急不来,当即便点点头,坐了下来。

    赵茹涵拿起一旁的小炉子上温着的茶水,缓缓的给娄林倒上了一杯,那带着特殊味道的茶香瞬间萦绕在整个房间中。

    娄林喝茶之际,赵茹涵也坐了下来。

    “涵儿,爹听你的,只派五万的兵马给苍澜昊,这才得以保住那七万的人。”娄林说着,脸上愈发的着急。  “可是,如今爹这七万的人马,都未必能够保住,涵儿可是要帮爹想个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