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殿下,涵儿都是为了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娄林这话中的讯息量很大。

    却原来,只拨给苍澜昊五万的兵马,正是赵茹涵的注意。

    按理说,赵茹涵的父亲当初是户部尚书,属于苍澜昊那一派的人。

    而娄林之前也是苍澜昊那一派的人,两人应当是为苍澜昊着想才是。

    然而,这一次当赵茹涵得知苍澜昊会逼宫的时候,却是主动找上了娄林,提出了拨出五万明哲保身的主意。

    按照赵茹涵的说法是,若是这件事苍澜昊能够成功,娄林虽然有过,但是出了五万的人马,也是不会被责怪,反而能反过为功。

    而若是苍澜昊失败,另外的七万人马倒戈苍澜昊,也能够功过相抵。

    娄林本就是一个不敢犯险的人,赵茹涵的话却是让娄林听进去了。

    娄林也非常的庆幸自己听进去了赵茹涵的话,如若不然,他的十二万的兵马全部投靠了苍澜昊,此刻估计性命不保,一兵不留。

    毕竟,谁又能够料想的到苍帝的暗军有二十万人呢?

    且他与那三万的暗军相处过,他非常清楚,那三万人的实力,绝对是比他那些人马的实力要更强一些。

    所以,当苍帝今日在朝堂之中说要拨人马前往西北的时候,他第一个想法便是要回来与赵茹涵商量。

    赵茹涵一听娄林的话,眼眸微垂,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

    再抬眸的时候,赵茹涵的面上只剩疑惑。

    “爹这话什么意思,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爹的七万人马为何好端端的会保不住?”

    娄林听着赵茹涵这般的询问,便是将朝中发生的事情与赵茹涵给讲了。

    赵茹涵闻言,当下便道:“爹请放心,这事情涵儿自会想办法。”

    娄林听着赵茹涵的话,心中也莫名的安心了不少。

    只是,却又突然的想着,赵茹涵只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而已,怎么懂的东西竟是那么多?

    想着,娄林便抬头看向赵茹涵,“涵儿,这些都是你父亲教给你的?”

    赵茹涵见此,便知道娄林是在怀疑自己了,当下便站起身来,款款的走向娄林。

    “爹这是怀疑涵儿了么?”赵茹涵看着娄林的模样,楚楚动人,眼中泛着泪花,但是整个人又散发着某种吸引人的韵味。

    娄林瞧着,当即心痒痒,便将赵茹涵一把给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天儿近日,待你可好?”娄林一边搂着赵茹涵的腰,一边轻轻的把玩着赵茹涵的头发。

    赵茹涵的手放在娄林的身上,轻轻的浮动。

    “爹也知道,夫君近日喜欢留恋花楼,涵儿已经许久不曾......啊!”

    赵茹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娄林一把抱起来,朝着一旁的床榻走去。

    赵茹涵假意的推搡着娄林,“爹,不要这样......”

    然而,娄林却是已经俯下身来,开始在赵茹涵身上摸索着。

    赵茹涵一边嗔着,那带着媚意的眼底,却是满满的都是厌恶的神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茶香加上某种奇怪的味道参杂,娄林早已睡的如同死猪一般,而赵茹涵则是一身青紫的起身,缓缓的为自己一件件的穿上衣裳。

    此刻的赵茹涵的眼底,一片的冰凉和对床上的老男人的厌恶。

    等将自己收拾妥当之后,赵茹涵就离开了小屋,对着外面侯着的侍女道:“将老爷收拾干净。”

    侍女对此似乎习以为常,点头便进去了。

    赵茹涵一个人到了娄家最偏僻的地方,等了一会儿,便有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赵茹涵的面前。

    赵茹涵看着黑衣人,当即便扑上前去,将黑衣人揽住。

    “殿下!”赵茹涵这次的声音非常的娇柔,带着女儿家姿态,那眼中,满满的都是依恋。

    那个被唤作殿下的男子,此刻一身黑衣黑袍,脸上还带着黑帽,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模样。

    “怎么,涵儿这是想我了?”黑衣人轻佻的勾起了赵茹涵的下巴,“那老东西满足不了你?”

    赵茹涵闻言,眼中带着泪意,“殿下,涵儿这都是为了你。”

    此刻的赵茹涵,可怜兮兮,如同一直受伤的野猫。

    黑衣男人见状,唇角一勾,一把抱起了赵茹涵,“是我委屈了涵儿,我这就补偿涵儿。”

    说着,就将赵茹涵随便的抱入了一间废弃的小屋中。

    屋内,传来了让人脸红的声音,许久才散去。

    而这一日傍晚,西北边关的事情终于是传遍了整个京城,京城的人一时间人心惶惶。

    然而,正所谓祸不单行,西南的最新消息再次传入京城中。

    郝月国表示,苍冥再不送上公主和亲,就要向苍冥开战。

    一边的虎视眈眈,一边的逼迫,明眼人都能够瞧得出来,这并非是巧合,必然是郝月与北海是通了气的。

    然而,还是有些糊涂的人,一个个都逼着皇上降旨,快速的送大公主去和亲。

    众人只觉得,大公主苍澜敏,不过是一个寡妇罢了,送去和亲也根本不冤。

    然而,有支持的,自然是有反对的了。

    可是这一次,行驶比起之前,要更加的紧张,各类的声音也愈加的大了起来。

    似乎,苍澜敏和亲这件事,势在必行,必须执行了。

    这件事,人尽皆知,苍澜陌和苏小喜又怎能不知道。

    这一晚,苏小喜在吃晚膳的时候,就与苍澜陌讨论起了这件事。

    “皇上是怎么想的,真的要让大公主去和亲不成?”苏小喜问着苍澜陌。

    苍澜陌闻言,蹙眉,“说不定。”

    模棱两可的答案。

    苏小喜,“可有法子让大公主不去和亲?”苏小喜继续问。

    苍澜陌还真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看向苏小喜,“除非她自己不愿意去。”

    苏小喜闻言,却是蹙眉,“大公主这次不知道为何,有些心灰意冷了,似乎是不会改变注意的。”

    说着,苏小喜叹息,“大公主双十年华,正是青春,如果要给一个老将军当续弦,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辈子,可真就完了,真是可惜了。”

    苏小喜一边说着,视线一边往门口瞥去。  然而,方才还站着两个人的门口,此刻只剩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