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驸马当年抑郁而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诀说了两次,苍澜敏自然是不会以为自己听错了。

    只是,能听到天诀说这话,苍澜敏却还是微微震惊。

    但是,面上却比她所想象中的还要平静许多。

    苍澜敏看向天诀,“那你,敢吻我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苍澜敏整个人都微微的哆嗦着,手心中已经有了薄薄的汗。

    可见说出这句话,用了她多少的勇气。

    原本,嘴都要打颤的,可是却是被她硬生生的给压制下去了。

    而听到苍澜敏的话,天诀也是愣住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的就变得诡异起来。

    苍澜敏等了许久,从紧张到最后变成平静,再从平静变成心凉。

    他,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么?

    正想着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是猛地朝着她扑来,苍澜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堵住了唇,阵阵酒气传入她的口腔。

    她,愣住了。

    而俯身下来的男人也顿住了。

    两人都没有动,就那么的僵持着。

    只是,最后不知道谁先有了动作,不知道是谁加深了这个吻。

    五年的思念,加上酒的作用,两人顿时都迷失了。

    只是,当天诀感觉到那不该有的阻碍时,浑身都僵住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后背多了一双柔软的手,让他继续下去,只是那动作更加轻柔,更加的怜惜。

    事后,天诀目光复杂的看着怀中的人,那个,他曾经觉得离自己很遥远的,尊贵的大公主。

    “你后悔了?”苍澜敏看着天诀,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诀,像是怕天诀会觉得后悔。

    又或者,天诀只要说后悔,她就要远离。

    天诀却是没有回答苍澜敏的问题,而是看着苍澜敏,“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苍澜敏成亲两年后,驸马去世,可是,如今的苍澜敏,却依旧是处子之身。

    这一点,天诀非常意外。

    如果他早知道,就不会这么鲁莽了。

    此刻酒劲过去了,天诀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有些僵硬。

    然而,看在苍澜敏的眼底,却是另外一层的意思。

    苍澜敏只觉得天诀这是在后悔,就从天诀的怀中起身,忍住羞耻和疼痛,她一件件的穿上自己的衣裳。

    天诀没有阻止,也默默的穿衣。

    “你若是后悔了,就走吧!”将里衣穿上,不至于那么的羞耻之后,苍澜敏干巴巴的话从嘴里出来,声音有些后悔。

    天诀却是愣住了,有些不明白苍澜敏话里的意思。

    “我为什么后悔?”然后,会错意,天诀当即就将苍澜敏紧紧地抱在怀中,“你是我的女人了,休想再去想和亲的事情。”

    这一次,苍澜敏却是愣住了。

    方才天诀说什么?说她是他的女人?

    苍澜敏转身看向天诀,瞧着天诀眼底的那一抹的占有欲,当即心随之安定下来了。

    “跟我在一起,你不后悔么?”她需要确定,她不要半点的同情。

    天诀的回答,却是将苍澜敏搂紧了几分。

    他不善表达,不知如何说,思考了许久,在脑海中反复琢磨,才对着苍澜敏,非常郑重的道:“早在你成亲前,我就想这么做。”

    只是,说出口后,天诀又觉得有些不妥,脸上微红,当即不自在的解释,“我指的不是......”

    天诀话没有说完,就被苍澜敏给捂住了唇,“不需要解释了。”

    只要,他不会后悔,只要,他对自己不是同情,就都好。

    至少,证明她这几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真的,这些年,她从未曾觉得哪一刻比现在还开心。

    两个人,相互抱着,就好像漂浮许久的心,终于得到了安定。

    之后,天诀还是再次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而苍澜敏沉默半晌,才终于给了天诀答案。

    当年的驸马,是新科状元郎,苍帝见状元郎文采出众,一表人才,且上无二老需要服侍,下无弟妹需要照顾,家世清白,赐给性子和善心思单纯的大公主苍澜敏正合适。

    本来,这算是一桩的良缘,奈何那个时候的苍澜敏却是已经心有所属,爱上了苍澜陌身边的一个侍卫。

    只不过,因为苍澜敏向天诀表明心意却是得到了天诀的转身,这才让苍澜敏没有为自己争取,在十六岁生日那日,便住进了公主府,招了驸马。

    本该洞房花烛之夜,驸马像是感觉到了苍澜敏的排斥,所以并没有强求,两人安然的度过了一夜。

    之后,驸马一直住在侧屋,与苍澜敏之间也是相敬如宾。

    只不过,两年的相处,驸马却是对苍澜敏愈加的倾心,而苍澜敏的心始终都在天诀的身上。

    那一年,驸马出行,却是摔落下马。

    本卧床数月便可痊愈,但是驸马却是郁结于心,最后竟是抑郁而终了。

    对于驸马,苍澜敏心中一直存留愧疚,但是感情的事情,却是很难的说服自己去将就。

    所以哪怕是让苍澜敏重来,苍澜敏或许还是不会因为那一份的愧疚而让自己移心驸马。

    毕竟,有时候,爱了,便是爱了,找不到充足的理由说服自己不去爱,那便会一直的爱下去。

    天诀听着苍澜敏说着曾经的过往,心中更为复杂。

    他竟是不知,她曾为了自己,这般的坚持。

    而自己,却是一直都在逃避。

    忽然间,他的脑海中闪现出郡主说过的话。

    郡主说,年龄不是问题,身份不是距离。

    若是他早能体会这句话,她,是否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对不起!”这三个字,从天诀口中出来。

    苍澜敏只笑了笑,诚然接受了天诀的道歉,她,不会说没关系。

    只是,两人之间虽是说开了,但是摆在两人面前的问题却是已然存在的。

    所以两人商议,等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请求皇上赐婚。

    而这个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让皇帝不要送苍澜敏去和亲。

    苍澜敏犹豫了许久,才对着天诀道:“这件事,或许可以去求求三哥。”

    当初,这个主意是小喜出的,只是后续该当如何,苍澜敏却是不知。

    她只知道,当时小喜告诉自己,只要她不愿意去和亲,就一定不会去。  她,是信小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