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不曾想过和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等闲见问题问到了自己说身上,却是一脸的从容的朝着同僚拱拱手,道:“此事,定有皇上定夺。”

    几个将问题抛向莫等闲的官员闻言,当即面上露出几许的尴尬来。

    他们对这件事越是上心,就越是能够称托出莫等闲的从容,两相比较,只得汗颜一阵。

    而莫等闲也说的非常正确,这事情还真只得皇上定夺,毕竟大公主再如何都是皇女,并非是他们这些臣子能够摆布的。

    这般的想着,众臣子心中便是一紧,悄然的看了一眼高位上坐着的苍帝,便各归各位,不敢继续多话。

    苍帝瞧着众人这般,眼神带着几分的威严和淡漠。

    “褚卿这可是讨论清楚了?”苍帝威严出声。

    众臣子心中一颤,当即躬身,齐声道:“还请皇上定夺!”

    苍帝看向众人,一声冷哼,“朕若是定夺,褚卿可会心服?”

    苍帝这话一出,众臣子心中当即暗叫不好,而后齐齐下跪,齐声道:“微臣不敢!”

    “哼!”

    苍帝未做声,只冷哼一声。

    众臣子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许久,大殿内都是一片寂静,苍帝不语,众臣子也不敢抬头。

    越是寂静,他们的心越是发颤。

    “起来吧!”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苍帝才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声。

    “谢皇上!”众臣子起身,谢恩。

    “苍冥,绝不臣服与人。”苍帝开口,声音前所未有的坚决,坚决中带着威严,以及帝王之气。

    众臣子闻言,心下不解。

    良久,才有一臣子站出来,朝着苍帝躬身,才小心的询问道:“微臣愚钝,不知圣上是何意。”

    这臣子出来后,其他的臣子也纷纷走出,附和询问苍帝意思。

    这些人,显然的都是方才争论的比较厉害的,对这件事也是最为上心的人。

    苍帝扫向这几个臣子,又看向其他众人,见众人也是一副等待的模样,心下了然,面上却依旧是一派的威严。

    “朕,从不曾想过要让大公主和亲。”说着,苍帝的目光淡淡的瞥向一副似乎完全置身事外的苍澜陌。

    若非是三儿这小子搞出来的这一招,怎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一个比他年纪还大的鳏夫,哪配的上他的敏儿?

    且,那鳏夫还是郝月的一个不怎样的将军而已,如此羞辱人的行为,也就郝月这般的没底线的能够做的出来了。

    想着郝月的态度,苍帝心中就有气。

    若非是便郝月月北海当初就有勾结,且又同云启有合作,在上次,他也不会轻饶了郝月。

    倒是不知郝月这一次竟是要变本加厉了。

    心中虽诸多气结,但是也与三儿所言,通过这件事,也是极能考验诸臣子的。

    从这件事上,哪些人贪生怕死,哪些人能够担当大任,都是一目了然。

    心中想着,苍帝的视线轻轻的扫过莫等闲,若非是三儿提及,他倒是没有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

    莫等闲,倒是一个沉得住气的。

    一句话间,苍帝思绪万千,而诸位臣子则是脸色大变。

    那些不支持和亲的心中倒是松了口气,而那些支持和亲的臣子,则是有些慌了。

    这不和亲,那不就得打仗了?

    苍冥再如何的厉害,又如何能够打得过三国?

    当即,便有五个臣子跪下,对着苍帝道:“皇上,请三思啊!”

    苍帝的眼中冒着寒光,心中颇为不悦,但是脸上还是平静的对着底下那五人,道:“几位爱卿觉得不妥?”

    五人心中虽然有些发颤,但是还是有一人朝着苍帝拜了拜,道:“皇上,微臣以为,此时还需从长计议。”

    “陈卿觉得该如何从长计议?”苍帝问。

    这个被称为陈卿的臣子,是如今的户部尚书陈越,此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才能,只不过是运气好,这才在赵茹涵的父亲的尚书的职位被卸下之后,得以继任尚书一职。

    倒也不是说他真的是没有半点的才能,只不过这陈越,没太大的存在感罢了。

    这一次,他能够带头站出来,倒也是让不少人心下讶异。

    陈越见苍帝将问题抛向了自己,当即便道:“启禀皇上,在赵大人掌管户部之时,既有灾情,又有亏空,各地收支也并不平衡......如今西北战事,若是西南再起战火,怕是国库无力支撑。”

    陈越身为户部尚书,管理的便是各项收支和报销,考虑事情,自然便是往钱财方面考虑了。

    一大堆的言辞,不过就是一个中心思想,那便是国家穷,不宜开战。

    然而,陈越的话一出,都不等苍帝反应,苍澜陌便冷冷的开口。

    “依陈大人的意思,只要把大公主配给钟将军,郝月就不会向苍冥开战,苍冥的国库就不会紧张?”

    陈越没有想到苍澜陌会突然的开口,心下微颤。

    毕竟洛王面容太冷,而日前还平了陵王逼宫的事宜,且洛王颇受盛宠,日后成为新君的可能性最大。

    被洛王问及,会害怕也属正常。

    头皮微微发麻之际,陈越嗫诺了一下,才硬着头皮道:“该......该是如此。”

    “依陈大人意思,那便是娄将军若是有事,那也能左右国事的判断?”苍澜陌继续问。

    娄林没有想到话题突然的就被扔到了自己身上,心下一惊,脸色一白,迅速从不自己的位置站出来,噗通一声跪下。

    “洛......洛王这是何意?”

    苍澜陌这话,都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了。

    然而,苍帝也许不惩罚洛王,但是却不会不惩罚被牵扯的娄林。

    此刻娄林心中怕的就是这个,他一个小小的武将,又如何能够左右圣上的意思?这岂不是大逆不道?

    还是说,因为陵王逼宫,洛王心中一直惦记着自己?

    娄林越是想着,心中越是颤抖不已。

    而其他的人,心中也是惊讶,竟是没有想到洛王竟会在大殿上说出这样的话。

    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其余的人此刻与娄林心中想法无异。  只不过当他们抬头小心的看上位的苍帝之时,却是不见苍帝面上有不悦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