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 皇上,臣有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娄将军不必介怀,本王不过是举个例子罢了!”苍澜陌淡淡的开口,面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众人:......

    王爷,有这样举例的么?

    这举例是小,万一丧命了是大啊!众人心中滴汗,但是与此同时却非常庆幸,洛王不是拿他们举例。

    娄林更是憋的一脸通红,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人家王爷都说了,只是拿他举例子,他还能说什么?

    苍澜陌却是没有继续理会娄林的意思,也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将人牵扯进来了,而是看向陈越。

    “陈大人,本王还等着你答案呢!”苍澜陌淡淡的提醒。

    陈越:“......不,不能!”边说着,便擦了擦额际的汗水。

    苍澜陌看着陈越这般,面上却依旧不见表情,眼底的冷芒却更深了几分。

    “既是不能,你又怎么以为将大公主许给区区一个将军,郝月就不会攻打苍冥?”

    “我......下官......”

    “还是陈大人以为,将军确实有那么大的作用?”

    “下官不敢!”虽然现在还只是春季,可是陈越额间却满满的都是汗珠。

    只不过,在这个情况下,陈越却是不敢去擦。

    此刻,陈越才终于想通透。

    洛王说的没错,一个将军根本无法决定一个皇帝的决定。

    更何况,那个钟鼎还只是一区区守关将军,即便是公主嫁过去,又能够也只能够被羞辱的罢了。

    如此,和亲确实的是非常的不妥的。

    “还是说,陈大人以为,大公主去和亲,可以缓和局势,让月帝暂时不发动对苍冥的攻击?”

    陈越闻言,正想要点头,可是抬头看到苍澜陌那冷到了极点的眼神,陈越终究是不敢将动作进行到底。

    “那依陈大人所断,这局势缓和之期,国库是否就能够充盈?”

    陈越闻言,再次难住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题,如何回答?

    先不说国库充盈起来需要多长的时间,就论月帝的心思,他也是难测的啊。

    谁知道月帝会在什么时候决定对苍冥发动攻击?这个时间,谁又能够保证国库的充盈?

    或者说,国库,难以充盈吧。

    毕竟西北还有战事,国库要如何充盈起来呢?

    只是,想到了这一点,陈越就更是汗颜了。

    而那些赞同和亲的官员们,额间也都冒出细密的冷汗。

    他们,似乎错了。

    按照如今的局势,无论是和亲还是不和亲,郝月和云启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放弃分一杯羹。

    送公主过去和亲,只不过空被羞辱罢了。

    而他们,方才的时候,竟是无人想到。

    再往上位看去,却见苍帝此刻正沉着一张脸,他们全部都不敢做声了。

    苍澜陌冷冷的扫向众臣子,冷声道:“既是西南战事是早晚的事情,你们一个个的想着让大公主前往和亲,是想要苍冥蒙羞?想要不战,士气就下滑么?”

    苍澜陌的声音,冷冷的穿透整个大殿,让诸位臣子一个个的都没有一句反驳的话。

    苍澜陌见此,也不再多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定,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

    而地上,此刻跪着的六个人,依旧跪着。

    “臣,臣等知错。”

    五个赞同和亲,提出异议的臣子沉默良久之后,终究是认错了。

    而只有娄林一人尴尬的跪在那里。

    说起来,这件事从讨论开始,娄林就没有参与,无论是支持的还是不支持那边都没有娄林,他不过是苍澜陌举例给牵扯进来的而已,此刻独自跪在一处,倒是显得十分的尴尬。

    只可惜,始作俑者此刻却是完全的置身事外的。

    苍帝看向地上那五人,看着陈越,冷冷的道:“既是知错,几位大人就好好的回去反思半月吧。”

    说到这里,便顿了顿,继续道:“至于户部尚书的职责,这半个月就暂时由户部侍郎万泽代为执行,陈卿可还有异议?”

    闻言,陈卿面色一白。

    可是转念一想倒也释然,自己只不过是回去修养半月,并非是被革职或者降职,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想着,陈越便同另外四个官员谢恩,然后表明无异议,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站定。

    大殿中,就只有娄林一人跪着了,那样子,颇为尴尬。

    本来,逼宫事件之后,娄林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了,这一次又这般,多少官员的视线都落在了娄林的身上。

    有同情,有幸灾乐祸,就是无人想着要上前帮忙的。

    苍帝看着娄林,面上淡淡的,“娄将军这是作何?”

    娄林闻言,面色顿时垮了下来,他倒是也想知道自己这是作何啊。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跪着作何啊。

    想了想,娄林才硬着头皮道:“皇上明鉴,臣,对皇上绝无二心。”

    这话,旁人说出来倒也没什么,娄林说出,倒是徒增了几分的尴尬来。

    “娄将军日前救驾有功,朕,自是不会不信娄将军。”苍帝淡淡的道,“行了,娄将军也无需再跪了,起吧。”

    娄林闻言,当即便道:“谢皇上恩典!”

    谢恩过后,便要起身。

    可是,大概是跪的久了,也或许是跪下的时候太过着急,此刻膝盖非常的不适,刚要起身膝盖便是一软,就又跪了下去。

    “娄将军这是?”苍帝出声询问,眼底带着几分的疑惑。

    反观娄林,此刻的他当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时候他总不能说自己是腿软了,这才再次的跪下的吧?

    殿前失了仪态,也是要被定罪的。若是因此被问罪,岂不是冤枉?

    心中焦急不已,脸色更是一阵红一阵白,似乎过去了良久,也似乎只是一会儿。

    但瞧苍帝面上要有不悦之色,娄林不敢让苍帝继续等待下去,还是咬咬牙,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这才出声道:“皇上,臣有罪。”

    娄林此话一出,百官疑惑。

    这娄将军好端端的,因何请罪?

    苍帝面上呢显然也是带着几分的疑惑,不明白娄林这是要做什么。  而苍澜陌,此刻看向娄林的眼神中,正带着几分的高深莫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