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传令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离京之前,她必须将该处理的事情给处理完了。

    此时,书房中,苏小喜的身影总觉得有几分的萧瑟。

    第二日,苏小喜去醉香楼,但是却并没有见到周锦书,只有杨一过来传话,说周锦书今日遇到了突发事件,不能过来了。

    对此苏小喜却不甚在意,只将自己昨夜写的规划书交给了杨一,让杨一给周锦书。

    反正该注意的地方,规划书中都有写清楚。

    杨一接过规划书后便出去了,苏小喜同流星吃过火锅之后,也离开了醉香楼。

    因为之前打算与周锦书面谈的,所以苏小喜让王府的马车回去了,所以出了醉香楼的时候,并无马车等在外头。

    送苏小喜出来的店小二见状,忙上前道:“郡主,要不要小的给你雇一辆马车过来?”

    苏小喜看了看熙熙攘攘的大街,随即摇了摇头,“不用了,我随便逛逛!”

    店小二闻言,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流星便默默随在苏小喜的身后,走出了醉香楼。

    只不过,一路走来,苏小喜却并没有在哪个摊贩或者店铺面前停下。

    流星也不是一个好动的人,所以也只默默的跟随在苏小喜的身后,一言不发。

    此刻的苏小喜,看起来更像是形单影只,瞧着她现在的模样,倒是有些出神。

    而流星则是紧紧跟随在苏小喜的身后,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人们的惊呼声,一片的凌乱。

    接着,就是阵阵马蹄声传来。

    流星听到了惊呼声,听到了马蹄声逐渐的靠近,然而,此刻苏小喜却是突然的停了下来,此刻不知道看着哪里,眼神有些恍惚。

    流星见此,动作十分的迅速,直接上前将苏小喜拉到了一旁。

    就在流星将苏小喜拉开的同一时刻,一匹载着一个将士的快马极速的跑过。

    从那马的速度上看,那个骑马的将士应该是传令兵,怕是有什么急报传入了京城。

    所以即便百姓们有所怨言,却是没有听到骂声。

    然而,苏小喜才刚刚站稳,就听到了一个妇人着急的呼喊声。

    “我的孩子!”

    流星听到声音的时候,并没有去注意,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一直盯着某个方向的苏小喜却突然的动了。

    此刻的苏小喜的动作非常的快速,让普通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便看着路中央那个本来极有可能丧生在马蹄下的孩子,突然的就被一个姑娘给抱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旁滚去。

    那疾驰的马儿,似乎也因此受惊,此刻正扬着马蹄发出嘶鸣。

    若非是那一个将士对马十分的了解,此刻怕是得被马给甩下马背了。

    好不容易将马控制好了,马鼻子里发出哼哧声,瞧着应该十分的烦躁。

    而那个坐在战马上的传令兵,则是更加的暴躁。

    直接冲着苏小喜的方向吼道:“不要命啦?耽搁了军报你能耽搁么?”

    然而,苏小喜却是没有理会那传令兵,而是轻声的安慰着那个从马蹄底下救下小女孩。

    那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堪堪学会走路,此时因为受到了惊吓,所以哭的一抽一抽的。

    传令兵见自己的话没有人理睬,正要的发作。

    而流星此刻已经到了苏小喜的身边,冷冷的眸光直射传令兵身上。

    那传令兵接触到了流星的视线,便觉通体发寒,只觉得不敢直视。

    又见苏小喜身上穿着虽染上尘土,可是从布料上看也不似寻常人家,便无发脾气的心思了。

    且,今日他是带着急报回京的,并无时间在此停留,想着便朝着前面挡着的人群高呼:“我乃传令兵,带回急报,还不速速让开?”

    在动乱的时候,传令兵意味着什么,众人都清楚。

    于是乎,无人阻拦。

    那传令兵便疾驰着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而此时,苏小喜则是抬头往传令兵的方向看去,眉头轻蹙,眼底隐隐带着担忧。

    不知道这传令兵带回来的,是哪一边的消息,竟是这样急匆匆的。

    只是,阿陌和齐国公的队伍才离京十多日,此刻应该还没有到达边关才是,这个时候,传令兵这么着急的究竟带回来什么消息呢?

    想着的时候,苏小喜的眼底出现了几抹凝重。

    就在苏小喜走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之前的妇人的声音。

    “茵茵,我的茵茵。”

    那声音中,带着哭腔以及惊惧。

    在她的怀里,还有一个跟苏小喜怀中小女孩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此刻也默默的流着泪。

    从两个孩子的模样和大小来看,应该是一对龙凤胎。

    刚才,让苏小喜失神的,便是这两个孩子。

    那一瞬间,她想起了自己生产的时候,似乎曾经梦到了两个这样大小的孩子。

    当时,两个孩子正软软糯糯的叫着自己娘亲,说不想离开。

    想到这里,苏小喜的眼眶不由得红了几分。

    她的两个孩子......

    一想到了两个孩子,苏小喜心中除了悲伤便是仇恨。

    当初,若非是墨云依,若非是北辰芊芊他们,若非是郝月的宇文豪他们,她的孩子就不会离开。

    还有,圣天阁。

    公道,她会一点点的为自己的孩子讨回来。

    “这位姑娘,真的谢谢你了,若非是你,我家茵茵就可能......”说到了这里,妇人便微微啜泣起来。

    苏小喜瞧着妇人的打扮,便知道虽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但也是家境殷实的。

    只是,那小男孩却是一直被妇人抱在怀中,即便是此刻也都没有松开。

    而小男孩虽然在哭,可是却显得没有什么力气,脸色和唇色都有些发白。

    “这孩子怎么......”苏小喜询问。

    妇人闻言,便擦了擦眼泪,看着怀中抱着的孩子,一脸的心疼。

    “这孩子生下来身子便不好,我同夫君一同入京为的就是寻访名医,方才夫君去找大夫去了,我一人......”

    妇人说着,便满脸自责的看着那个叫做茵茵的小女孩,“茵茵,都是娘的错。”

    苏小喜这样听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来是这一个人照看不过来,这才让孩子不小心的跑到了路中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