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为了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木盒很小,只有两个男子的巴掌那么大,盒身非常精致,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德公公将木盒抱在手中,就站在苍帝的身前。

    苍帝这个时候才开口,道:“想来,朕现在封乐安为副将,褚卿是不会反对的吧?”

    百官默,他们还有什么话能反对?

    苍帝见状,似很满意,可是,苍帝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群臣震惊了。

    苍帝道:“朕今日便赐乐安一道金牌,必要时刻,可以此金牌行驶主将职权。”

    苍帝这话一出,群臣愕然,随之一脸同情的看向娄林。

    而此时,娄林的脸色也有些许的难看。

    苍帝此举,跟让苏小喜当主将又有什么区别?

    苍帝似乎是看出了娄林的心思,当即沉声询问道:“娄将军有异议?”

    娄林闻言,当即便说不敢。

    此刻,他如何敢有异议?

    之后,苍帝便吩咐了接下来的事宜,让娄林领着他的七万兵马前往西南,而之前齐国公带去的五万的人,等苏小喜到了西南之后,便直接接手。

    而行军的时间,便是定在了两日之后。

    之后,便无事可议,便直接的退朝了,但是苍帝却是在起身之后叫住了苏小喜,让苏小喜前往御书房。

    群臣退去,苍帝离开,苏小喜静静的往御书房走去。

    到了御书房门口,便见德公公正站在那里,见到苏小喜,只道:“皇上正在里头等着郡主呢!”

    苏小喜朝着德公公点头谢过之后,便往御书房内走去。

    此刻,苍帝正忙着批改送上来的奏章,并没有抬头看向苏小喜。

    而苏小喜也是站在原地不动,面上从容,并没有任何被晾着的紧张和害怕。

    直到,苍帝抬起头来,苏小喜才从容的朝着苍帝施以一礼。

    这般的从容的模样,让苍帝想要对苏小喜发脾气倒是不知道如何的发出来了。

    “你这是觉得朕不会惩治你?”苍帝问道,不过脸上却不见怒气。

    苏小喜闻言,却不亢不卑的道:“乐安不敢!”

    看着苏小喜这般模样,苍帝不由得扶额,“行了,正常点。”

    这话,从一个的皇帝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点怪怪的,可是苍帝却是不想见苏小喜这样太过一本正经的模样。

    苏小喜抿唇,不语。

    苍帝见状,只得跳过这个话题。

    “你为何要去西南?”苍帝问。

    苍帝从一开始就有猜到,苏小喜并非是一个会安分的待在京城里的。

    可是,他却只以为苏小喜会去找三儿,却是没有想到竟是会请命去西南。

    怕是三儿知道了,也会不淡定了吧?

    苏小喜听着苍帝的问话,眼里微微有些湿润,“为了......孩子!”

    苍帝闻言一怔,随后想起了苏小喜和苍澜陌从帝国回来的时候说过的话,面色沉了沉。

    他的皇孙,皇孙女......

    “军中环境复杂,诸事小心。”说罢,便也不等苏小喜回答,摆手便让苏小喜出去了。

    离了御书房往宫门口走去的时候,苏小喜便看到苍澜愈正在那里站着,此刻正垂首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而抬起头来。

    “三嫂!”苍澜愈朝着苏小喜唤道,而这个时候,苏小喜也已经朝着苍澜愈走近了。

    “三嫂,三哥可知道此事?”苍澜愈问,眼底带着关切的神色。

    “他不知道。”苏小喜唇角微扯。

    苍澜愈闻言,眼底的担心更甚。

    苏小喜见状,便安抚道:“无碍的,我心中自有分寸。”

    虽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对她而言也是意料之外,可是她却是无所畏惧。

    兵书,她也是看过的。

    打仗,比的不过是谁更能棋高一着罢了。

    苍澜愈还想要说什么,而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宫门口驶入。

    当经过两人旁边的时候,马车停下,苍澜诀的脑袋从里头探了出来。

    原本,皇子封为王爷之后,便该与诸位臣子一同上朝的。

    但是因为苍澜诀太过荒唐的缘故,苍帝便不让苍澜诀上朝了,苍澜诀如今是最闲散的一个王爷。

    如今入宫,应当也只是去淑妃那里而已,毕竟,以他对苍帝的畏惧程度,此刻也不会去找苍帝才是。

    苍澜诀就在马车内,带着几分的痞气的打量着两人,那眼神,让苏小喜瞧着便极为不舒服,眼神不禁愈加的淡漠了几分。

    “唷,这不是乐安郡主么?”苍澜诀声音带着几分的阴阳怪气,“怎么,三皇兄如今打仗去了,乐安郡主这么快就耐不住寂寞了?”

    说着,那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苍澜愈,眼神中更是带着几分的幸灾乐祸和看好戏的模样。

    苏小喜还没有因为苍澜诀的话有所反应,苍澜愈便沉下了脸,“五皇兄可知祸从口出?”

    苍澜诀闻言,却是一脸讥讽的看着苍澜愈,“怎么?敢做就不敢被说了?”

    “你!”苍澜愈气的脸都有些红了,“简直荒唐,五皇兄休得满口胡言,污了我的名声不打紧,可别污了乐安郡主的名声。”

    苍澜愈是读书人,之前在宫中又常被苍澜诀压榨,如今被这样说,反驳的话都说不太顺口。

    然而,苍澜诀却似乎非常喜欢看着苍澜愈这个模样,就好像看着苍澜愈这般,他才终于有了一些的优越感。

    “她还能有什么名声?一个女人还妄想去军营中,军营是什么地方?那都是男人,要是进去,谁知道会不会被吃的连渣滓都不剩......”

    “够了!”见苍澜诀越说越是离谱,苍澜愈怒声呵斥。

    这声音,让守宫门的侍卫都受了惊,便要过来看情况,见是几个主子在争吵,便又默默的退开了。

    而苍澜诀明显的是没有想到苍澜愈会突然的发作,便是愣住了。

    而苏小喜,此刻看着苍澜诀的眼神,则是更冷了几分。

    “翼王是否要同乐安去皇上跟前说这些话?乐安倒是想要皇上为我评这个理,看翼王是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小喜的语气淡淡,可是眸光冷冽摄人,身上更是带着的一种就算是苍澜诀都无法比拟的气势,让苍澜诀的眼底闪过惊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