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流星,回来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小喜早已经收起了在苍澜陌面前才有的灵动,在旁人的面前都是淡定而又淡然的模样。

    虽说苏小喜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配上那身上的气质,却是比那些真正倾国倾城的女人更加的惹人注目。

    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身形娇小的她,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误闯了军营的小姑娘。

    军营之中全是男子,别说是苏小喜这样的气质卓然的女子了,就算是流星这样清秀的女子,也都是受人关注的。

    这不,苏小喜才刚刚走几步,就传来了男子粗鄙不堪的声音。

    “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尝起来滋味如何?”一个满脸横肉的黑脸将士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苏小喜,看着都让人觉得恶心至极。

    这样的眼神,就算是苏小喜没有回头,也会觉得不舒服。

    只是,苏小喜却是没有打算停下脚步,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

    “我觉得味道应该不错,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便知道了,就是有没有开过苞。”

    “有郡主府不住,整日的待在洛王府,你觉得还会是个处?”话越是说着,就越是难听。

    一开始要不是苏小喜拦着,流星早就冲出去教训这些嘴欠的人了。

    可是,话都到了这样的份儿上了,流星怎能忍住?

    这些话即便是搁在那些普通的女子身上也都极为的过分,更何况说的还是郡主?

    想着,流星就一斤拔出了手中的长剑,身形一闪就掠到了那个身形壮硕的将士面前,长剑已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速度快的苏小喜都来不及去阻止了。

    而那将士见自己的脖子上突然的架着一把剑,且见眼前的女人的眼底带着骇人的杀气,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起来。

    跟在苏小喜身边的那些个侍卫也早已是被那些个声音给气的想要动手了,可是他们素来都知道要听命行事,这才忍了下来。

    如今瞧着流星这般,他们只觉得痛快。

    就是有些可惜流星没有直接的将人给杀了。

    “啊,杀人啦,郡主的人杀人啦!”

    就刚才与这个将士一同满嘴污言秽语的将士突然的大声叫了起来,面上带着惊恐。

    苏小喜听到这声音,眸色变得犀利,目光冷冷的直扫向那出声的将士。

    那将士一接触到了苏小喜的眼神,当即吓得脖子缩了缩,况且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流星身上的杀气。

    他不再出声,也不敢出声。

    但是他的话,已然是吸引来了更多的将士围观。

    这些新来的将士们并不知道状况,就只看到了流星将长剑架在他们的同僚的脖子上,又联想到了方才那将士喊得话,难免会有一些误会。

    于是,这些将士的面上都露出了不满之色,甚至是有许多人已经出声指责了。

    此刻的场面,显得有些混乱。

    “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时候,一道带着不满的声音从将士们的身后传来。

    接着众将士便让出了一条路,娄林便出现在在众人的视线中。

    苏小喜看到,那个方才惊呼出声的将士此刻做出松了口气的眼神,眼底却不见真正的惧色。

    当即,苏小喜心中便有了底,面上依旧不动声色,视线这才缓缓的转向娄林那边。

    娄林并非是一个人来的,此时他的身边跟随着两个身穿铠甲的男子。

    一个叫做任源,一个叫做宋义,这两人都是娄林身边的参将。

    娄林扫了一眼流星,眼底露出一抹不屑,这才又看向苏小喜。

    “郡主,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娄林的声音中,透着几分不悦。

    “误会罢了。”苏小喜淡淡的道,并不准备说什么,而后对着流星,“流星,回来吧。”

    若非是怕给苏小喜惹上了事情,此刻的流星最想要做的事情便是直接的抹了这几个人的脖子。

    听苏小喜让自己回去,流星这才有些不太甘愿的收了长剑,冷冷的瞪了一眼那将士,然后便朝着苏小喜的方向走去。

    然而,这事情还没有玩。

    还没等流星走到了苏小喜的身边,那个方才喊出杀人了的将士却是突然的跪在了娄林的面前。

    “将军,小的们不过是耍耍嘴皮子得罪了郡主,郡主竟是要让身边的人对小的们下杀手,将军,这事情,还请将军为我等做主。”

    这将士的话,却是让那些围观的将士面上更实际不满了。

    在他们看来,这便是苏小喜的任性了。

    在他们心中,这些高贵的小姐都是刁蛮任性,根本就不将他们放在眼底。

    “耍耍嘴皮子?”苏小喜身后终于有看不下去的侍卫出声了,“你们对郡主的那些污言秽语,就算是搁在皇上面前,你们的头也不够砍的!”

    他们未来的主母,又是堂堂郡主,哪里是他们能够用那些个污言秽语来玷污的?

    这一次,苏小喜却是没有阻止那侍卫,目光依旧沉静的看向娄林。

    而其他的围观的士卒们,此刻即便不知道那几个人说了什么话,但是也多少的猜到了些许。

    于是乎,这些人便不吭声了。

    而跪在地上的三人,脸色则是有些白,更是垂下了脑袋,不敢多说。

    毕竟,那王府的侍卫说的也是真的,若是让皇上知道了,他们确实是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娄林闻言,面上当即动怒,上前就直接一脚踢在其中一人的身上,只见那人噗的一声吐下了一口血,滚到了一旁。

    即便如此,娄林还是不够解气的怒骂看向地上三人,“郡主是什么人?怎样该做怎样不该做,莫不是本将不曾告诉过你们?”

    三个人,无一人吭声,就是围观的那些将士,也沉默的可怕。

    娄林这才抱拳,看向苏小喜,“这些将士本该听命于郡主,如今这般不知轻重,今日本将军便交给的郡主处置了,要杀要刮全听苏小喜的。”

    所有的人都看着苏小喜,想要看看苏小喜究竟如何处理这件事。  而苏小喜都知道,现在这么多只眼睛看着,自己若是一个处置不当,怕是在这些人面前,就更加无法在这军营中立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