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郡主心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娄林说出那些话,根本就是想要苏小喜处置了这些人。

    “将军好生整顿这营中的风气便可,至于这人的处置,我便不过问了。”苏小喜淡淡的道。

    她并不准备如了娄林的意,毕竟只要她处置了这些人,本就不被众将士接受的自己便更加不能在这军中立足了。

    况且,就算是她处置了这几个人,之后难不成有人出口伤人,她都要处置不成?

    若是这样,就真的失了军心了。

    人口好堵,人心却是难测。

    至于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小喜这话,便是暗指娄林没有顾好这军中的风气了,让娄林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怎地。

    反观苏小喜,此刻通体大气,眼神淡淡,看似完全不在乎这件事。

    事实上,这些人,还真的激不起苏小喜心中的诸多波澜。

    只是这样一来,却是显得娄林有些小题大做了,那些将士看着苏小喜的眼神也和善了不少。

    苏小喜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带着流星往自己的营帐走去,其他的侍卫尾随在苏小喜的身后。

    娄林看着苏小喜,眼底带着一丝隐忍,一双手更是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他绝对不允许一个臭丫头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有皇上的金牌又能如何?也得看她有没有机会使用出来。

    想着,便冷眼看向那地上的三人,沉声道:“拖下去打十军棍!”

    说着,就带人离开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明明苏小喜并没有惩治那三个人,可是到了夜里,一些不好的传言还是在军中传开了。

    而这些传言的内容,并非旁的,只说苏小喜一介女流留在军中,容易祸乱军心,让士气不振。

    就是傍晚发生的事情的过错,也全部都怪在了苏小喜的身上,只道若是没有苏小喜,那些个事情也不会发生。

    总之,一时间,军中将士对苏小喜的不满再次被挑了起来。

    这些,都是侍卫禀告给苏小喜的,侍卫禀告的时候,面上神色还十分的气愤。

    反观苏小喜,依旧是一派的淡然。

    “行了,我知道了。”苏小喜只这么一句话,让那侍卫心中的怒气也瞬间如同被淋了水一般,熄灭了。

    主子都不着急,他们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这侍卫便告退了。

    而苏小喜身边的留心,此刻的脸色有些僵硬。

    “早点休息吧!”苏小喜对着流星说着,便和衣躺下了。

    流星面上露出几许的纠结,终究还是熄灭了烛火。

    第二日,天才刚刚亮,帐外就传来了一阵的骚动。

    苏小喜从榻上起身,眉头微蹙,朝着一旁看去,却并不见流星。

    穿上鞋子整理好自己之后,流星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是此刻的流星面色有些不对,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般。

    “怎么回事?”苏小喜出声询问。

    流星有些犹豫,在苏小喜的眼神的注视下还是开口了,“昨日那几人,死了。”

    苏小喜闻言,眉头微蹙。

    流星见此,继续道:“是中毒死的。”

    军中谁都知道郡主是毒师,昨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旁人只要一想便会将事情怪在郡主的头上。

    而此刻,营帐之外,也确实是这样的状况。

    此时的流星,眼底隐隐有些担心。

    然而,苏小喜听流星说是中毒死的之后,眼神有一瞬的凌厉,面上依旧平静。

    “出去看看吧!”

    说着,苏小喜就朝着营帐外走去。

    然而,苏小喜才刚刚走出营帐,便瞧着一人带着几个将士正朝着这边走来。

    仔细想了想,苏小喜才想出来领头的人是什么人。

    那是这军中的一个正五品的守备,叫做段培。

    看到苏小喜,段培的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可是还是被他很快就给隐去了。

    来到苏小喜的跟前,段培便朝着苏小喜抱拳行了一礼。

    “郡主,将军有请。”段培道。

    苏小喜淡淡的瞥了一眼段培,然后看着自己营帐周围那些对着自己投来异样眼光的将士们,面上淡淡,“带路吧!”

    之后,苏小喜便随着段培到了传来骚动的地方。

    将士们都是几十人一个营帐的,而那三个昨日对苏小喜不敬的将士是一个营帐的。

    此刻,这三人的尸体都被抬出了营帐,正被齐齐的摆在他们的营帐门口。

    走近的时候,苏小喜可以看到这几具尸体身上明显的中毒症状。

    嘴角的黑血,泛紫的唇,微微发黑的脸。

    而苏小喜才一靠近,便感觉到了几道愤怒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一抬头,见只是几个普通的将士而已。

    瞧着他们那般愤怒的模样,应该是与这三个人是一个营帐的才是。

    “乐安郡主,这是怎么回事?”娄林这个时候沉声开口。

    这话,虽然只是的询问而已,而并非有所觉断了。

    可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就好像是娄林直接的给苏小喜扣上了一个罪名。

    苏小喜冷冷的看向娄林,“娄将军这是何意?”

    娄林并没有说话,只沉着脸盯着苏小喜。

    苏小喜却并不躲闪,直直的看向娄林,就仿若是要将娄林看透一般,那眼神,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躲开。

    此刻的娄林,就很像移开视线,但是他却是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你根本就是一个狠心的女人,昨日还装的大度的放过他们,转眼便对他们下毒。”

    “是啊,可怜他们还没有上战场,就直接的死于自己的人的手中,郡主的心怎么这么狠?”

    “你不配担当我们的副将,一个女人,本该在家相夫教子,跟我们去军营作甚?这还没有开始我们就折了三个兄弟了,郡主难不成是要将我们一行人赶尽杀绝不成?”

    不等娄林开口,人群中就传来了将士们的愤怒的讨伐声。

    在他们看来,整个军营中会毒术的人只有一个,而死的三个人又恰好是昨日得罪了苏小喜的人,所以这三人必定是被苏小喜杀的。  这个时候,之前还愤愤的看向苏小喜的人,此刻也开口了,“他们纵然是冲撞了郡主,郡主罚也罚了,为何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