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鹤顶红,王二狗
    惩罚那三个人的人明明就是娄林,但是此刻却是直接的怪在了苏小喜的身上了。

    这一句句的话,让跟在苏小喜身后的侍卫愤怒的上前。

    “你们凭什么将这些事情都赖在我们郡主身上?”侍卫怒声责问。

    “就是,无凭无据的,凭什么?”又有侍卫附和。

    然而,这个时候,那些个将士指着地上的尸体道:“难道他们就不是证据了?谁都知道郡主是毒师”

    “那是不是天下间只要有人中毒,都能够赖在我们郡主的头上?”侍卫沉声。

    “昨日这些人便是冲撞了郡主,今日他们就中毒去了,难不成还能不是郡主所为?”有将士呛声。

    “哼,我们郡主若是真的要处置他们,何须用毒?”侍卫继续怼。

    眼看着两边要吵了起来,苏小喜开口了,“余生,回来。”

    这名叫做余生的侍卫,今年不过才十六岁,是这三十几个侍卫之中最沉不住气的。

    也是因为如此,苏小喜才能记住他的名字。

    余生闻言,眼底不甘,但是还是听令退到了苏小喜的身后。

    苏小喜这才看向娄林,淡淡出声,“娄将军也以为这是我做的?”

    苏小喜用的是我,而非是‘本郡主’。

    娄林没有想到苏小喜会这样直接的吻自己,脸上神色微微一变,却是道:“事情摆在眼前,郡主可有证据脱身?”

    苏小喜闻言,缓缓的朝着那三具尸体走近,然后在那三具尸体面前蹲下,却是没有触碰,只观察了一会儿便起身了。

    “死于鹤顶红。”

    说着,就转身走到了方才站着的地方。

    旁人瞧着蹙眉,不知道苏小喜这是什么意思。

    苏小喜站定,这才扫向众人,淡淡的道:“毒,不是我下的。”

    语气淡淡,就仿若不是在说有关自己的事情一样。

    所有的人朝着苏小喜投来疑问的目光,难不成乐安郡主以为自己说不是自己下的毒,他们就会信了她?

    流星见那些目光中带着的怀疑,当即冷冷的扫向众人。

    “我们郡主从来不用这些市面上的毒药。”

    众人闻言,一个个都若有所思。

    他们也曾听说过乐安郡主的厉害,如今乐安郡主下的毒,放眼整个云海四国,都不一定有人可解。

    如此这般,确实是不需要用上鹤顶红。

    说白了,鹤顶红若是放在苏小喜的手中,那简直就是拉低了档次。

    可是,万一,郡主就是故意的呢?

    不然的话,又为何死的就只是那三个人,而不是旁人呢?

    围观的将士的眼底,此刻满满的都是纠结。

    娄林眼看情形不对,便朝着一旁宋义使了眼色。

    宋义会意,当即便出声,“郡主说此事不是你所为,可是敢让我们搜一搜郡主的营帐?”

    苏小喜没有看向宋义,而是一直盯着娄林。

    她看到了娄林脸上那一闪而过自信,眼眸便是一暗。

    “这是娄将军的意思?”苏小喜问。

    娄林闻言,却是没有回答苏小喜的问题,反倒是问道:“郡主可是愿意让人搜查?”

    “既是娄将军有这个意思,便随我来吧。”说着,苏小喜就转身,朝着自己营帐的方向走去。

    后面自然是有人相随,这个见证真相的时候,大家又如何会错过?

    即便是在军营中,那也是不会缺少想要看热闹的人的。

    只不过,还不等苏小喜一行人走到苏小喜的营帐之内,只堪堪看到苏小喜的营帐的时候,便瞧见一个黑衣男子提着一个身穿普通铠甲的将士从营帐内走了出来。

    那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是羽九。

    对于这个情景,众人皆是微愣,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而娄林和的宋义两人,却是在这个时候变了变脸色。

    一直沉默的随在一旁的任源正好看到,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唇便已经紧抿着了。

    苏小喜看着羽九手中提着的那个满脸苍白的将士,心中已经有了底了。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走到了营帐前,而羽九则是直接的将那人给仍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声音,让不少人心中都一阵哆嗦。

    听着,就觉得好疼。

    “怎么回事?”苏小喜明知故问,面上依旧淡淡的,一派从容。

    “禀郡主,此人鬼鬼祟祟的进了营帐,不知道想做什么。”羽九面无表情的回答。

    “你是谁?”看着羽九,娄林出声,面上带着几分的不满。

    很显然的,他并没有见过羽九。

    苏小喜瞥向娄林,语气平淡,“他是我侍卫之一,我让他看着营帐的。”算是解释了。

    之后,苏小喜的视线落在了地上那将士的身上,出声道:“余生,搜!”

    余生闻言,当即上前搜身了,而那将士对于搜身似乎非常的排斥,就好像生怕在他身上找出什么似的。

    如此行为,让围观的其他的将士都忍不住的要起疑了。

    这郡主为何搜身?而那个将士为何那么怕?

    将士在如何挣扎,也都不是余生的对手。

    没多久,余生就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个褐色的纸包。

    纸包很小,但是从那大小和里面剩下的东西来判断,这纸包内的东西,至少是被人用去了一半的。

    苏小喜将纸包打开,看着上面的白色粉末,便是一眼能够判断出那是什么了。

    “是鹤顶红!”苏小喜给了众人一个答案。

    余生闻言,脸色变了变,直接的揪起了那将士的衣领,怒声道,“你敢嫁祸郡主?”

    那将士闻言,连忙摇头,一脸的惊恐,“没有,我没有。”

    说着,便激动的看向苏小喜,“郡主救命啊!”

    这将士的话,让众人一下子就产生了怀疑。

    这将士怎么怎么都这个时候了,竟是像苏小喜求救?

    莫不是这将士与苏小喜是相识的?

    所有的人的怀疑的目光,再次朝着苏小喜看去。

    苏小喜却是不理会这些人,而是看向那正一脸的乞求的看着自己的将士,“你叫什么名字?”

    将士闻言。虽然不知道苏小喜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在愣了愣之后,如实的回答了,“小的叫王二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