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何须假借你之手?
    “王二狗名字还不错。”苏小喜淡淡的评价。

    王二狗闻言一怔,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毕竟,王二狗这个名字,真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名字,根本和不错挨不上边。

    因为村里觉得,名字越是粗糙,孩子越是好养活。

    “你为何向我求救?”苏小喜淡淡的问。

    王二狗闻言,脸上便变作悲戚之色,“郡主,小的虽然没有成功办妥郡主的事情,可是郡主也千万不要放弃小的,给小的一点的活路吧。”

    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遐想。

    换成了旁人,此刻必定会惊慌,但是苏小喜此刻却依旧是一脸的平淡,根本就不在乎旁人的指指点点。

    娄林见此,当即上前,有些痛心的看着苏小喜。

    “皇上封你为副将,你却是这样对待底下的士卒,实在是让人寒心。”真就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接着,娄林看向那地上的王二狗,一脸正气的道:“说吧,有什么都说出来,本将定是为你做主。”

    王二狗一听,十分为难的看着苏小喜,眼底带着几分的忠诚,几分的犹豫。

    这模样看在苏小喜的眼底,不得不佩服这人的演技,若是到了现代,最佳配角都是他的了吧?苏小喜心中想着。

    而旁的将士见苏小喜事到临头了依旧这般的淡定,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怒火。

    只觉得,这郡主,忒嚣张了一些。

    “郡主,你不要怪小的。”终于,地上王二狗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的对着苏小喜磕头,“小的只想活命,还请郡主理解。”

    接着,就对着娄林道:“将军,不知小的交代清楚,将军可否保小的一条命?”

    娄林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沉吟片刻,才对着那将士道:“只要你保证所说属实,本将定会给你一条活路。”

    那王二狗一听,当即便松了口气,然后对着娄林也磕了一个响头。

    “启禀将军,小的是昨夜奉了郡主的令,给那三位兄弟下毒,这些都是郡主指使小的的,还请将军明鉴。”

    “既是奉命下毒,方才又是何故在郡主的营帐之中?”娄林顺势询问。

    “启禀将军,小的之所以出现在郡主的营帐之中,只是想着来禀告郡主事情办成了,只是没有想到郡主不在营帐之中。”

    顿了顿,王二狗又继续的道,“且这鹤顶红的毒药,小的实在是藏着不便,便想着让郡主帮着处理了。”

    这些话,看着倒是没有什么破绽。

    让在场的人几乎都相信了王二狗的话,觉得是苏小喜唆使了王二狗做出了杀人的事情。

    本来,他们作为普通的将士,生命随时都可能命丧沙场。

    可是却没有人想要死的这样的冤枉,那三具尸体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映照了他们,映照了他们生命的卑微,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让他们丧命。

    “这里不欢迎你。”

    “什么副将?我们不要你这个毒妇做副将。”

    “你太恶毒了。”

    将士们一个个的全部都义愤填膺,面色激动。

    娄林看着这样的情景,唇角露出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可是却还是举起了手,对着那些起哄的将士们安抚道。

    “大家先安静!”

    身为这支队伍的总将,又将是西南边关的主将,娄林的话众人自然是会听从的。

    声音,在娄林话落之后嘎然而止。

    所有的人全部看向娄林,想要看娄林究竟会如何的处置这件事情。

    “郡主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娄林看向苏小喜,面色微沉,像是要等待苏小喜最后的辩解。

    但是娄林却是觉得,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苏小喜想要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辩解,怕是不行了。

    苏小喜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娄林,然后朝着王二狗看去。

    “你说本郡主让你下毒?”苏小喜问,这一次,苏小喜自称变了,身上带着属于郡主该有的威仪。

    “是!”王二狗被苏小喜身上的气势给镇住了,一时间说话都少了几分的底气。

    而此时的王二狗的眼底,更是带着几分的心虚。

    “那么,本郡主问你。”苏小喜顿了顿,让那些拉长耳朵听的人更是拉长了耳朵,深怕错过一句。

    这郡主,究竟想要说些什么为自己辩解呢?众人猜想这。

    “本郡主身边的侍卫没有一个比你差,本郡主因何要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才知道名字的你去做?”

    苏小喜这话,倒是提醒了一些人。

    方才,苏小喜是确实是不知道那王二狗的名字的,还夸了王二狗名字不错。

    而当时,王二狗也并没有反驳,这事情,似乎确实有些不太对。

    于是,众将士怀疑的目光落在了王二狗的身上。

    一时间被这么多的目光给盯着,王二狗的脸上神色明显的有些慌张了。

    “郡主郡主是因为小的更方便”

    “方便?”不等王二狗说完,苏小喜抓住了这个字眼,随即带着几分的疑惑的视线看着王二狗,“难不成你与那三人是一个营帐的?”

    “他不与我们同营帐。”就在此时,有一个将士出声。

    苏小喜看了一眼那出声的将士,随即看向王二狗,“既然不是同营帐,何来的方便之说?”

    “且,本郡主既是要杀人,何须假借你之手?”苏小喜的目光愈加的凌厉,语气也变得犀利起来。

    “我”王二狗额间冷汗直冒,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

    而王二狗这副心虚的模样,看在众人的眼中是又极大的问题的。

    而且,经由苏小喜的问题,他们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苏小喜既是郡主,又是他们军中的副将,如果要对付人,怎会让一个普通的将士去做?

    如果是她的那些侍卫去做,应该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的才是。

    况且,怎样的杀人方式不行,为何会用下毒的方式呢?这样,岂不是太明显了?

    那些围观的将士们看着苏小喜的眼神少了一些的敌意,而娄林面上的不悦之色却是更浓了。

    就在这时,方才回答苏小喜的话的那个将士冲了上来,直接的揪起了王二狗的衣领。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那将士一脸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