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杀人灭口
    那三人虽说有对苏小喜不敬,可是毕竟是他们一个营帐里的兄弟。

    况且,三人中还有一人是这将士的同村兄弟。

    如今仗还没有打,兄弟就没了,让他怎么不愤怒?

    王二狗被吓着了,一脸的冷汗,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段培。

    段培一瞧,心中暗叫不好。

    而苏小喜显然的也看到了王二狗的目光所看之处,当看到段培的时候,眼眸微眯。

    段培心中一凛,眼底闪过心虚,躲开了苏小喜投来的视线。

    苏小喜看着,便看向王二狗,“说出幕后的主使的话,相信娄将军会给你一条生路。”

    说着,苏小喜看向娄林,唇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娄将军应该会给他生路的吧?”

    段培是娄林的人,从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便知道。

    看来,这娄林对于自己待在军营中这一点,是相当的不满意的啊。

    娄林闻言,眼底划过一抹阴霾之色,却还是沉声道:“自然!”

    苏小喜一笑,看向王二狗。

    而那个抓住王二狗的将士也放开了他,但是一双眼睛却还是愤愤的瞪着他。

    王二狗眼看着所有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神色就更加的慌张了。

    “这,这事是”

    “王二狗!”段培突然出声,打断了王二狗的话,“你这次可别再胡乱的攀咬人,可得为你家人着想。”

    苏小喜明显的看到了王二狗的脖子一缩,脸上出现了恐惧和绝望。

    眼神冰寒的朝着段培看去,苏小喜冷冷开口,“段守备这是话中有话?”

    段培闻言,却是一副谦恭的模样朝着苏小喜行礼,“末将只是怕这王二狗再胡说,岂不是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怕也只是那些个将士才会听,苏小喜又怎会不知段培的话,其实是对王二狗的要挟,以王二狗的家人要挟。

    想来,这段培应该是认得王二狗的家人的。

    就在苏小喜思索之际,王二狗突然的像是发狂了一般的朝着苏小喜扑去。

    “都是你这女人,全部都是因为你,你就不该到这军营中来。”

    王二狗一边扑着,一边嚷嚷着。

    余生见状,赶紧的挡在苏小喜的面前。

    而与此同时,段培高呼一声“保护郡主”之后,便拔起了腰间的大刀,直接的朝着王二狗刺去。

    鲜血喷溅,王二狗的动作停下,瞪大了眼睛看着向自己捅刀子的段培。

    “你”王二狗一句话没有说完,人便直挺挺的倒下了。

    地上,一片殷红,王二狗就倒在血泊中,四周一片的寂静。

    “你这是做什么?杀人灭口不成?”一身血的余生对着段培怒声道。

    那血,他是可以躲过的,但是因为怕血溅到了郡主,所以他就没有躲了。

    只是,段培那明显的灭口行为,却是让他愤怒。

    段培一听余生这话,脸便沉了。

    “这事,哪有你一个侍卫插嘴的份?”段培怒。

    余生闻言,正要说些什么,但是苏小喜却是开口了,“余生,退下。”

    余生闻言,心中纵是不愿,却还是退下了。

    这时,便是苏小喜直面段培。

    此刻苏小喜看着段培的眼神带着几分的深幽,让人看不真切。

    段培被苏小喜看的险些破工了,但是终究还是忍住,“不知郡主可有受伤?”

    苏小喜没有回答段培的话,视线也从段培的身上移开了,落在了娄林身上。

    “还希望娄将军查明此事。”

    说着,便朝着娄林点了点头,而后就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那些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苏小喜一个都没有理会。

    进了营帐之后,苏小喜便听到了娄林吩咐底下的人待处理营外的尸体。

    接着,外面的人慢慢的散去,营帐内恢复了安静。

    “郡主,那明显的是杀人灭口,你怎么不追究?”余生等外面的声音散去,才终于忍不住开口。

    其他几个跟进来侍卫却是没有吭声,但是都一个个的看向苏小喜。

    苏小喜抬头扫视了一眼几个人,随即淡淡的开口道:“无凭无据,指出又能如何?”

    说着,扫了一眼众人,道:“这件事,安排下去,让人查查。”

    她总有预感,这事情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而王二狗最后的话,必定如同惊雷在整个军营中炸开。

    即便他们不再相信自己是这件事的凶手,但是却依旧会觉得这就是自己的责任。

    从那些将士的眼神之中,便可看得出来。

    自己若是不来军营,就不会发生这些么?

    苏小喜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这件事,她并没有要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意思,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不是明智之举。

    之后,苏小喜便让其他的人出去了,而她,则是陷入了沉思。

    第二日,如同苏小喜料想的那样,军中的将士对她有了抵触的心理。

    基本上她所在的地方二十米内都不见将士。

    而之所以这般,便是因为王二狗死前的话。

    他们都觉得,之所以会死人,都是因为苏小喜的缘故,觉得谁靠她太近,必死无疑。

    这样的传言,是越传越开了。

    侍卫来禀的时候,脸色是十分的难看的。

    “谁做的?”苏小喜听完了侍卫的叙述,却是没有一点的意外,甚至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的在乎。

    也是,那些人对自己的看法怎样,并不重要。

    而这些舆论,也不是几句话便能够反转过来的。

    苏小喜并不是一个怕人说的人,时间能够证明许多的事情。

    “段培!”侍卫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根据他们暗中的调查,这话的源头便是在段培那里。

    苏小喜闻言,眼底尽是了然,但那眼眸深处却是划过一抹冷芒。

    “郡主,此事该怎么办?”侍卫出声询问。

    苏小喜闻言,只淡淡的道:“准备出发吧。”

    昨儿个因为发生那样的事情,所以他们这些人耽搁了行程,今日必定是要多赶些路的。

    侍卫闻言,只得照办。

    而接下来的几日时间,苏小喜一行人基本上就被大军给隔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