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土匪大疤
    之后,苏小喜指挥着烤野味,香气扑鼻,外酥里嫩,十分惹人馋。

    虽然每个人分到的并不多,但是吃着那额外的宵夜,众人心中还是十分的满足的。

    更何况,还是他们亲自动手做的。

    吃过东西之后,大家都回到了营帐之中睡下了,负责守夜的侍卫此刻也待在那天然的山洞中。

    随着夜的流逝,他们也逐渐变得困乏。

    月亮,也逐渐的被云层遮挡,世界静谧而又昏暗,就连马儿也都安静的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行人在黑暗中穿梭的人,正渐渐地朝着这边靠近。

    “老大,果然与那人说的一般,这里有肥羊。”有人轻声的说着,语气中有着难掩的兴奋。

    “老大,这是不是天上掉馅饼了?竟还有人送银子让咱们来打劫,撞大运了啊?”

    另一个人跟着出声,语气中也带着激动。

    倒是那被叫做老大的人,一身黑色衣裳的他,只有一只独眼,另一只眼睛被眼罩给遮着,多半是瞎了的。

    而在他的左脸到右脸之间,正横着一条长长的疤痕,在这黑暗之中,那疤痕却泛着奇异的光泽,因而仔细看,这群人中,他的目标其实最为明显。

    但是他身上的戾气,却也是让人生寒的。

    此刻,他身上不仅仅是有戾气,他那一只完好的眼睛,此刻犀利而准确的扫向那三个帐篷中的最小的那个。

    那带着掠夺的目光,如同一匹凶狠的野狼,若是在常人的面前,必定会将人吓得胆颤心惊。

    “除了女人,一个不留。”那土匪老大阴沉的说道。

    他此次来的目标,便是那小帐篷内的女人。

    他不缺钱财,缺的只是女人。

    这么多年,他不是没有掳掠女人上山,但是那些个女人最后不是自杀就是被自己的模样给吓死,就算是有的怀了身孕,最后也都没有命生下来。

    兄弟们虽是不知这营帐中的女人是什么身份,但是那前来与他交易的人却是与他交代了。

    呵,敢上军营的女人,配的上他大疤。

    想着,大疤便如同猎豹一边,快速而又无声的朝着那小营帐中去。

    而那些弟兄们则是非常分工明确的兵分四路。

    一些人悄悄的朝着山洞靠近,两伙人分别朝着其他的两个帐篷移动,而最后一拨人则是负责放风。

    大概是这些悄悄摸摸的勾当做的太多了,这些人行动的时候,是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的。

    就算是靠近了山洞,那值夜的侍卫也依旧一动不动。

    而另一边,大疤走进了那个最小的帐篷。

    他是一个很好的夜行者,所以即便帐篷中十分的黑暗,他也还是非常清楚的锁定了那榻上躺着的娇小的身影。

    环顾四周,他并没有看到那人口里说的女侍卫。

    即便如此,他却是没有去多想。

    因为极强的夜视能力,让他看清楚了床上那女子的面容。

    他自认自己之前抢上山的那些良家女子都是漂亮的,却是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个女子,不仅是有胆识,竟然还这般的美丽。

    大疤想着,那原本就犀利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的掠夺,就好像他此刻已经看透了黑暗,看透了苏小喜身上的薄被。

    帐外,传来了打杀声。

    但是大疤却是没有任何的慌张,区区一个三十人的队伍,如何能够对付他的百人?

    曾经山下经过过一队富商,带着一百五十的护院,不照样都被他屠杀殆尽?

    大疤的眼底,闪过一抹的张狂。

    然后,伸手就将自己的衣裳撕开,露出了坚实的胸膛。

    没错,此刻他不愿等,只有一个想法,便是直接将人给办了。

    反正,早晚是他的人。

    反正,无人胆敢进来打扰。

    反正,即便是她叫破了喉咙,今夜也都得承欢在他的身下。

    大疤的动作带着几分的粗暴,没几下他身上的衣裳就全部成了碎片,未着片缕。

    那庞大而坚实的身躯,一步步的朝着苏小喜靠近,腿间那物什早已经昂扬。

    若非是在黑暗中,那势头,必定是让人恐惧的。

    然而,还没有等大疤靠近床边,身后就传来阵阵杀意。

    大疤心惊,身形非常快捷的闪开了。

    一个翻滚,便到了他扔下大刀的地方,一把抡起大刀,身子也快捷的起来。

    而他面前的那旗帜,却并没有消下去,反倒是更加的兴奋。

    当看到那满身杀意的那人是一个女子,且模样还不错的时候,他的眼底精光更甚。

    “清冷的美人,爷喜欢。”说着,就朝着流星袭去,便进攻边道:“等爷降服了你,你便是要承欢爷的身下了。”

    这大疤,不紧紧是只有蛮力而已,而是一个身形异常敏捷的练家子。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捕猎的野兽,对于野兽的反抗异常的兴奋。

    而流星在大疤的手下,竟是讨不到任何好处,只能够堪堪的躲闪,显得有些许的吃力。

    当然,一时间大疤想要在流星身上讨到好处,那也是非常的艰难的。

    此时,与流星对战的大疤,并没有看到床上的苏小喜正缓缓的坐起身来。

    薄被滑落,她身上的衣衫完整,那一张脸上,却没有半点的表情。

    知道有土匪,却是没有料到土匪的功力竟是这样的深厚。

    就算是她,只靠武力,也未必拿得下他。

    这样的土匪,平日里怕是作恶多端惯了的,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鲜血。

    可笑的是,娄林那些人身为将军,不去剿匪,竟还与这些土匪合作。

    苏小喜的眼里,闪过了一抹杀意。

    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银针,找到了准头,直接的施力让银针自手中飞出,直直袭向大疤。

    因为流星早已注意到了苏小喜手中的动作,所以刻意的去避开那银针,因为这样的躲闪,险些让大疤的大刀砍了她的手臂。

    所幸的是,苏小喜的银针及时的扎入了大疤身上。

    因为苏小喜对这大疤有了绝对的杀心,所以用的是快效的毒,大疤瞬间毙命,流星也险险的逃过了一劫,只衣袖被划破。

    而这时,门口传来了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