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海东青送信
    羽十一被苏小喜笑的脸有些发烫,他自然知道苏小喜那笑中的意思了。

    至于余生,被羽十一打了一个爆栗之后,安静了一会儿。

    可是,还是担心人会不会都跑了。

    就在余生担心之际,一支车队缓缓的朝着这边驶来。

    定睛一看,竟是黑虎他们。

    只是那车队

    有马车,有驴车,有马车,参差不齐,若非是那车上堆放着满满当当的箱子粮食之类的,他们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农家车队了。

    这般的想着的时候,黑虎已经到了近前了。

    此刻的黑虎的面上也是带着些许的尴尬,看着苏小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属下将能用上的工具都给用上了,如今值钱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苏小喜倒是没有因为这参差不齐的车队而有什么。

    有五个牛车,五个驴车,十个马车,一共就有二十车。

    有的车上装的箱子,应该是财宝,还有装着家禽和粮食的,一眼便可知他们是真的将整个山寨上能搬的都搬来了。

    “先这样吧,等遇上了城镇,再换马车。”有那些驴车牛车什么的,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至于那些钱财,虽说是抢来的,但是到时候用在军需上,也算是使得其所。

    之后,一行人整顿好了之后,便出发了。

    因为牛车和驴车的速度有限,所以车队走的很慢。

    一直到第三日的早晨,他们才到了一个城镇。

    比起和大军一同,他们百来人更方便了很多,进入城镇,苏小喜便让大家兵分几路。

    换车马的换车马,采买所需的采买所需,订客栈的订客栈。

    城镇不大,只有两家客栈,他们百来人刚好包场,才堪堪能够挤下。

    但是对于苏小喜而言,这也是极好的了。

    所以才进去客栈,苏小喜首先做的便是泡澡。

    许久不曾泡澡,人没入热水中,简直是一身轻松。

    就在苏小喜享受着难得的轻松的时候,窗户那里传来了动静。

    苏小喜眉头一凝,而后快速的起身披上了自己的衣裳。

    这时,等候在外面的流星也听到了动静,一边敲门一边询问:“主子,可有事?”

    “进来!”

    苏小喜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流星推门进来,便见苏小喜穿着里衣裹着外裳朝着窗户走去。

    而此时,窗户外依旧传来拍打的声音。

    流星见此,便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在苏小喜之前到了窗户前,一把将窗户给推开。

    流星手中的长剑也在同一时间出手,可是才拔剑,便愣住了。

    窗外拍打窗户的,竟是一只花白色的大鸟。

    那鸟在窗户打开之后,就直接的停在了窗棱上,犀利的眸子朝着流星看了一眼,小模样有些傲娇。

    流星抿唇,默默的将手中的长剑收回了剑鞘之中。

    “这是海东青。”苏小喜开口。

    海东青是冰岛的国鸟,又名矛隼。

    她曾经为了去冰岛寻找一种生长在极寒天气下的毒材,那个时候曾经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一种鸟类。

    这只漂亮而又威武傲娇的海东青像是听到了苏小喜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便偏头看向苏小喜,那小眼神,似乎是在夸赞苏小喜的识货一般。

    接着,从海东青的嘴里传出‘咯呵咯呵’的叫声,似乎是向苏小喜说些什么。

    苏小喜心下疑惑,视线下移,见海东青正在跺脚。

    仔细一看,在它那白色的腿毛之上,正绑着一个细小的竹筒。

    竟是来送信的?

    苏小喜带着疑惑,解开了竹筒。

    然后,当展开那纸条,看清楚纸条里面的内容之后,苏小喜愣住了。

    这字体,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竟是出自苍澜陌之手。

    他,竟这么快就知晓了么?

    只是,看着那字条上的内容,苏小喜的眼眶有些发红。

    流星看着苏小喜这样也就明白了字条是出自何人之手,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她终究是不擅长安慰人的。

    犹豫了一会儿,流星还是无声的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房门。

    许久,苏小喜的眼底才滑下一颗泪珠。

    想他,很想他!

    “咯呵,咯呵!”就在苏小喜沉浸在对苍澜陌的思念的时候,这只海东青沉不住气了,开口提醒苏小喜这里还有一只鸟。

    苏小喜抬头看向海东青,却见海东青还不停的跺着脚,那模样看起来倒是有些憨态可掬的模样。

    只不过,苏小喜还是不明白海东青想要表明的意思。

    海东青有些焦躁,然后便啄了啄自己脚下的竹筒,意思很明显:回信!

    苏小喜这才明白,环顾房间,见房间中并没有笔墨纸砚,便来到了门口,交代流星去准备。

    送来笔墨纸砚的人是羽十一,当羽十一见到那海东青的时候,眼底带着明显的诧异。

    “雪驰?”

    苏小喜看向羽十一,“你认得?”

    这海东青的名字叫雪驰么?

    羽十一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打量了一番那海东青,而那海东青也在看着羽十一,只不过那眼神却极尽傲娇。

    这下子,羽十一便确定了。

    “嗯,它是主子在鬼谷养的,专门用来传递重要信息。”

    苏小喜点点头,没有多问什么,羽十一也就出去了。

    苏小喜来到了桌前,再次看了看那字条。

    其实,上书只有两个字:等着!

    等着?是让自己等他,还是让自己等着被收拾呢?苏小喜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

    可以想象的是苍澜陌此刻一定非常的抓狂吧。

    脑海中浮现苍澜陌抓狂的模样,苏小喜的面上出现了一抹柔和。

    只不过,雪驰很显然的是不知道苏小喜在做什么,它只知道面前的女人磨磨唧唧的还不准备写回信。

    瞪大了眼睛,犀利的视线直逼苏小喜,“咯呵,咯呵!”快点写回信。

    苏小喜这时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开始磨墨。

    只是,当要下笔的时候,苏小喜就有些迟疑了。

    该写什么呢?

    解释自己此行的目的?让他担心?

    苏小喜有些纠结了,最后写了几个版本,都被揉成一团丢在了地上。

    此刻的苏小喜并没有看到雪驰看着地上的纸团的眼神中,正透着一丝的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