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小偷儿
    如果可以,雪驰此刻肯定是想要用翅膀捂住眼睛的。

    此刻它的内心是崩溃的。

    它送个信容易么?为何在在主子那里也是这样,在这里还是这样?

    想到主子写信的时候那咬牙切齿的杀气腾腾的模样,雪驰不由得抖动了一下羽毛。

    好吧,它耐心的等着,否则若是没有带信回去,它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变成烤海东青。

    想到了那恐怖的画面,雪驰再次的抖了抖羽毛,然后认命的继续的站在那里耐心的等着。

    终于,苏小喜写好了,折好了之后塞入了雪驰脚上的竹筒里。

    雪驰咯呵咯呵叫着便飞离了。

    第二日一早,一行人的整装待发。

    那二十辆参差不齐的车换成了更加宽敞的马车,加上苏小喜的马车,一共六辆,其他的人都是骑马,这个队伍,倒也十分的壮观了。

    至于那些财物什么的,此刻也全部都换成了银票,黑虎将那些银票尽数给了苏小喜。

    一行人就这样的浩浩荡荡的出了小城镇,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此刻正悄悄的跟随在苏小喜车队后面。

    侍卫最先发觉,但是见只是一个小乞丐,也就没有在意,更没有禀告给苏小喜,只让一人拿了一些碎银子给了他。

    只不过,拿了银子的小乞丐却并没有离开,依旧非常契而不舍的跟随在这一群人的身后。

    车马行驶的速度很慢,但是却不代表一个小孩能够轻易的跟上,所以很快的就将那小孩给甩开了。

    这一夜,他们并没有赶上新的城镇,依旧是扎营宿着。

    就在苏小喜睡下之后,似乎才刚刚进入梦乡,便被吵杂声给吵醒了。

    似乎,有孩子的声音?苏小喜还有些迷糊。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小孩子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苏小喜干脆的从榻上起身穿衣裳,而流星这个时候也从帐外进来。

    “郡主!”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苏小喜一边穿着鞋一边问。

    “抓到了一个偷儿。”流星回答。

    苏小喜心中一凛,一个小孩子偷东西偷到了这样的一个庞大的队伍?感觉不太对。

    心中如此的想着,苏小喜已然收拾妥当,便朝着外面走去。

    一出去,便见一个侍卫将一个孩子给提在半空,而那个孩子已经停止了挣扎和喧闹,此刻正狠狠的咬在侍卫的手上。

    “呵!”那侍卫吃痛的倒抽一口气,却是并没有将那孩子给扔下。

    这让苏小喜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苏小喜出声询问。

    侍卫听到苏小喜的声音,这才将那孩子放了下来。

    那孩子见自己双脚落地,这才松开了嘴,却是没有想要逃跑,像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一般,只一脸戒备的看着将自己围着的侍卫,最后看向苏小喜。

    因为旁边就是一大堆的篝火的缘故,所以小乞丐能够看得清楚苏小喜的模样。

    当看到苏小喜的脸的时候,他明显的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这里竟会有这么好看的姐姐。

    只是,下一刻,他的眼底又带着几分的戒备了。

    苏小喜此刻也正在打量着小男孩,男孩大概有**岁的模样,虽说穿的破旧了一些,但是身上却很干净,不像是一般的乞丐。

    而那眼神,也带着几分的崛强。

    而他的手中,此刻抓着的是一个油纸包,若是没记错,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他们买的牛肉干。

    “主子,这孩子跟着咱们的车一整日了,早前给了他一些碎银子,却是没有想到他还是个偷儿。”

    有一个侍卫禀告,他便是那个去给这小孩银子的侍卫。

    “我不是偷儿。”男孩听了侍卫的话,当即便反驳。

    “不是偷儿,你手中的是什么?”侍卫反问。

    “我”看着手中的油纸包,男孩的脸通红,抓着油纸包的手却是抓紧了几分。

    还知道脸红和无措,就表示很少做这样的事情。

    苏小喜注意到,这孩子很瘦,可是脸上却微微显得有些浮肿,皮肤泛黄,眼神虽有几分的物无力,但是却带着几分的崛强。

    没有说什么,苏小喜对着侍卫道:“拿些吃的来。”牛肉干难以填饱肚子。

    很快的,侍卫拿来了一些糕点交给苏小喜。

    苏小喜拿着糕点递给那男孩,男孩看了一眼苏小喜,却是没有拿着吃,而是塞入了怀中,那本单薄的身子,瞬间鼓了起来。

    然后,有些不舍的将那油纸包给拿出来,递给苏小喜,一副要还给苏小喜的架势。

    苏小喜见状,只道:“你拿着吧。”

    如今对于孩子,她总是多了几分的耐心。

    “谢谢!”轻声的说了这两个字,男孩便将那油纸包也往怀中塞。

    “你为何不吃?”苏小喜问,她刚才是明显的看到了男孩眼底流露出的那一抹的馋样的。

    男孩没有回答,只摇头。

    苏小喜盯着男孩看,一会儿,才神情有些严肃的开口,“手伸出来。”

    男孩闻言,身子不由得一缩,以为苏小喜是要打他。

    可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缓缓的伸出来他瘦削的手,眼睛紧闭,一副等待被打的模样。

    看着这样一幕,不仅是苏小喜,就算是那些侍卫也不免得有些想笑。

    不过,却是没有人笑出声。

    预感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男孩感觉到了自己的脉搏上被附上了一只柔软的手。

    顿时,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苏小喜。

    那不可思议之后,还带着几分的希冀,不过很快的又转为失落。

    苏小喜专心为他诊脉,所以倒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

    松开手,看了一眼男孩,苏小喜才淡淡的道:“你等会儿。”

    说着,就朝着其中一辆马车走去。

    那马车中放着的是常见的药材。

    药材她系统中也有,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以马车做掩护的好。

    通过把脉,她便知道那孩子为何会那么消瘦了。

    他患了钩虫病,而钩虫病有一个特点便是易饥,而看那孩子的状况,却是长期吃不到东西,所以比起一般的钩虫病的患者,要瘦了很多。

    也难怪他会对对吃的那么宝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