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传染病
    在众人或诧异或戒备或担心的目光之中,苏小喜在那中年男人的面前蹲下,手直接的放在了那人的脉搏上面。

    只是,很快的,苏小喜的眉头便是紧紧地蹙起。

    不仅中毒,还伴有鼠疫。

    鼠疫是传染的,如此一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得了鼠疫的。

    这样的一群人待在一起,其中的风险可想而知。

    不过,较之鼠疫,中毒才是让这个中年男人亏空的根本。

    并非是什么厉害的毒,可偏偏却是让人不易察觉的慢性毒药,在身体里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即便已经许久没有继续服毒,却已经对身体造成了创伤。

    如今,便是毒发的时候。

    “流星!”苏小喜出声。

    流星本就一直跟随在苏小喜的身后,听苏小喜叫她,当即将苏小喜率先准备好的药箱拿到了苏小喜的面前。

    这是苏小喜用来掩饰用的。

    拿过药箱,苏小喜直接的从里面拿出了一卷崭新的银针。

    “把衣裳脱了。”苏小喜一边给银针消毒,一边吩咐。

    这次,余生不等流星动手,率先上前去帮忙。

    在余生看来,这样的事情不该女子来做。

    然而,才碰到那中年男人,旁边就传来了虚弱的怒斥声,“你们想要对我们二爷做什么?”

    是一个本就无力的躺着的中年男子,此刻正虚弱的支撑着身子,一脸戒备的看着苏小喜他们。

    二爷?余生看着手中的中年男人,是指这人?

    “继续!”余生愣神之际,苏小喜淡淡的开口。

    那出声的中年男人见状,正要再说些什么,肖海这个时候跑了过来。

    “曹叔,我相信苏姐姐。”

    那男人瞧见肖海过来,当下便急了,“小少爷,您别过来这边,会染病的。”

    此刻的余生已经将那个没有知觉的中年上身的衣裳扒完了,听到了那被肖海称为曹叔的中年男人对肖海的称呼,有些微愣。

    而其他的是侍卫显然的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发现这里虽然拥挤,但是却是有严格的分区的。

    只是,若是能够染上的病,这样的分区怕是也无法阻隔开病气的吧。

    苏小喜像是没有听到外界的动静一般,此刻正非常快速的进行着手中的施针的动作。

    不一会儿,那个被称作二爷的男子的身上便就插满了银针。

    之后,苏小喜用药箱做掩护,从系统中调取了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了一颗药交给余生,让余生帮着塞入二爷的口中。

    接着,众人便见那针下,黑血正一点点的往外冒。

    二爷周围的一些人看到那些黑血,眼底满满的都是震惊,应该是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

    接着,苏小喜便起身,对着羽十一吩咐道:“去将食物药材还有营帐统统运过来。”

    顿了顿,又道:“另外看看有谁愿意过来帮忙,他们”苏小喜扫视这破庙中的那些人,“他们的病会传染。”

    羽十一微怔,然后环顾这破庙中众人,心中震惊,却还是转身去办了。

    肖海此刻看着苏小喜的眼神比之之前,更带着几分的无措。

    “苏姐姐,我”肖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是知道他们这些人的病是会感染的。

    可是他没有说,知道这是不对的,可又怕说了苏姐姐不愿意过来医治。

    而且,他甚至连银子都没有。

    苏小喜只给了肖海一个眼神,让他不必多说。

    之后,苏小喜先给那些看起来还是好的人诊脉,然后确定身上确实是没病之后,便让那些人先出去。

    一开始那些人对苏小喜还是报以怀疑的姿态,所以并不愿出去。

    之后还是陈妈出面,才让那些人乖乖的出去了。

    只是,等这些人出去,陈妈就一下子跪倒在苏小喜的跟前,“老身知道小姐并非常人,若是小姐能够救治我们这些人,我们的性命便是小姐的了。”

    说着,重重的朝着苏小喜磕了三个响头,就算是苏小喜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之后,苏小喜一边诊脉,一边给确定那些病人的病症,严重的和不严重的让侍卫归类。

    只是,让苏小喜意外的是,这些人之中,除了鼠疫之外,竟还有霍乱。

    没多久就有几个霍乱病人吐了,里面的空气就更加的不流通了。

    苏小喜给侍卫吃了一些药丸,这些药丸可以提升侍卫的抵抗力。

    之后,将霍乱的病人还有鼠疫的病人都给分开了,且全部都移到了更为通风的外面。

    做完这些,时间便过去了大半日,可见光是给这些人把脉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索性,羽十一将苏小喜需要的物质给弄来的时候,带来了黑虎等二十余个愿意帮忙的人。

    熬药的熬药,做饭的做饭,烧水的烧水,总之,各司其职。

    基本上到了晚上,这些人就都喝到了药汁。

    而医治的工作,才刚刚告了一段落。

    等苏小喜准备歇息的时候,肖海过来了。

    “苏姐姐”肖海看着苏小喜的眼神非常的复杂,小脸上依旧带着愧疚的神色。

    “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么?”苏小喜淡淡开口。

    区区百来人,就有两种传染病,且这些人的身份看起来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说是不疑惑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若是肖海不想说,她也不会强求,她的好奇心还没有那么重。

    肖海闻言,眼底闪过一抹恨意,眼眶瞬间通红,垂在身侧的手更是紧紧地握成拳头,身子也在颤抖,似乎小小的身体里面正藏着莫大的仇恨。

    苏小喜看着,却是没有吭声。

    “是他们,那些人杀了我爹娘,烧了我们的家,还在我们用的水里泡了那些衣裳。”

    这些话,肖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那些衣裳,不用想,苏小喜也知道应该是带着传染源的衣裳。

    只是,是怎样的人,才会对这一群人赶尽杀绝到了这样的地步?

    苏小喜没有多问,这个时候也不适合问。

    毕竟肖海还小,从他的眼睛里,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小小的年纪,背负了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