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1章炸毛的苍澜陌
    苏小喜他们并不着急赶路,一连三日,就在破庙中救治着那些人。

    吃穿用度,都有专门的人买回来。

    三日时间过去,这里的状况也基本上得到了稳定。

    就是那个之前已经濒临死亡的二爷,此刻也已经转醒,虽说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但是比起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也是这个时候,苏小喜才知道二爷的名字叫做卫寅,是肖海父亲的结拜兄弟。

    因为苏小喜确实是救了这里的人,所以很受这些人的尊敬,却是无人告知苏小喜他们的身份。

    对此,苏小喜也没有询问。

    觉得人家要是愿意告知,她便听着,若是不愿意告知,她也无所谓,反正救了这些人之后,她也得上路了,未必会与这些人有所交集。

    又忙了一日,到了夜里苏小喜才得空。

    坐在破庙附近的木桩上,苏小喜想起了苍澜陌。

    已经过去了几日了,也不知道雪驰有没有飞到苍澜陌身边,苍澜陌若是看到自己写的信,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想着,苏小喜的唇角止不住溢出一抹笑意来。

    阿陌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才是。苏小喜想着,眼底有着对苍澜陌的思念和一抹甜蜜。

    有时候,想一个人,也是幸福呢。

    而此时,在遥远的西北军营中,苍澜陌手中正拿着一张早已被捏的皱巴巴的纸条,黑沉着一张脸,眼看着就要发作了。

    该死的女人,瞒着他偷偷的自请去西南也就算了,写封信过去,居然只给他回了两个字?胆儿肥了是吧?

    而且,还是两个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字?

    安好?知道他担心她的安危还敢去西南?

    该死的女人,她就不知道多写几个字不,她不知道要多写几张纸的字跟他交代清楚么?

    此刻的苍澜陌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自己千里迢迢的送了一封信过去,里面也就只有两个字而已。

    而且,还是两个意味不明的字。

    苍澜陌此刻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快要爆炸了,快要想苏小喜想到爆炸了。

    他恨不得快点出现在苏小喜的面前,恨不得抡起苏小喜,狠狠地打她的屁股,谁让她那么不听话,谁让她那么的让自己想念,谁让她该死的去西南军营的。

    这下好了,一个西南,一个西北,当真可谓是天南地北了。

    不过此刻的苍澜陌完全没有想苏小喜身为女子不该去军营这件事,要是真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苍澜陌肯定会傲娇的说:为什么不能?

    没错,为什么不能?他的女人没有什么不能做的,就算是她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况且,他的女人可比那些个粗鄙的男人要强得多了,不是他的女人没有资格,而是应该那些男人在他的女人面前自行惭愧。

    可是,尽管苍澜陌对苏小喜有着莫大的自信,可也无法遮掩他的愤怒。

    因为有没有能力是一回事,苏小喜的安全又是一回事。

    本来放在京中他就已经非常的不放心了,如今去了西南,那不是在他的心中扎针么?

    而此时与苍澜陌同一营帐雪驰,此刻正轻轻地无声的跺着脚,这一次的它已经不敢发出咯呵咯呵的叫声了。

    毕竟,吵到了主子,可是要掉羽毛的啊。

    嘤嘤嘤,谁来救鸟啊?

    它进来送信都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可是主子没让自己出去,也没有写新的信,鸟心好难受啊。

    而它实在是不敢自己出去,要是这个时候出去了,那可是得死鸟的。

    如果此刻有人进来,就一定会看到这营帐中奇异的景象,一个冷峻浑身杀气的男人对着一张惨不忍睹的字条咬牙切齿,一只毛色花白好看的海东青正一下子闭眼一下子睁眼,一副生不如死的煎熬的模样。

    “嘭!”的一声,苍澜陌面前的书案碎裂,书案上的东西尽数落地。

    等候在外面的天阳天诀两人的身上一个哆嗦,却是无人动作。

    他们都知道,今日雪驰回来了。

    自从信送出去到现在,主子的心情没有哪一日是平静的,营中的气氛也一日比一日的沉闷,大家处事都是小心了再小心,生怕遭了池鱼之殃。

    而当主子得知郡主自请西南之后,主子差点没有丢下这边的战事的而直接的冲到西南去。

    当时主子那狂怒而又阴沉的模样,看着就让人生畏。

    而主子之所以得知苏小喜去了西南的消息,也是因为主子临离京之前就交代了冥楼的人,每隔三日就一定要将苏小喜的最新消息给送去。

    一开始送的内容倒也没有什么,都是道安好,待在药房之类的。

    后面就开始含糊起来,那般的反常,怎能让主子不起疑。

    经过查探才知道,冥楼的人是得到过郡主的‘指点’,这才不敢将她离京的事情给道出。

    而按照冥楼的属下的交代上说的,就是苏小喜自己也知道不会瞒很久,但是苏小喜是秉着能瞒着就瞒着的原则,实在是被苍澜陌知道了也是不打紧的,只要不要被立即知道就好。

    当时,苍澜陌就被气笑了,嗯,笑着比冷着还要可怕的那种。

    索性,最终苍澜陌还是忍住了去西南军营的冲动。

    天阳正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营帐的帘子就被猛的掀开。

    苍澜陌那修长的身影便从营帐内走了出来。

    “主子,您要去哪里?”询问都没有经过大脑,就直接的从天阳的嘴里蹦了出来。

    然而,话蹦出口,天阳就后悔了。

    主子现在这情形,想必是极怒的,又怎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想着,天阳就绷直了脊背,等待着来自苍澜陌的冷眼。

    然而,让天阳没有料想的是,苍澜陌他开口了,回答了天阳的问题。

    只不过,苍澜陌的回答,让一旁的天诀都不淡定了。

    因为,苍澜陌说:“去西南!”

    去西南?去西南!

    这怎么可以?

    “主子,万万不可!”

    天阳天诀异口同声的劝阻,两人的额间已经出现了细密的冷汗,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来自自家主子身上的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