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攻关城
    可是,尽管如此,天阳天诀还是硬着头皮,纵身上前将苍澜陌拦住。

    “主子”

    “滚开!”

    不等天阳将劝说的话说出口,苍澜陌直接的道出这两个字,让天阳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

    主子好可怕,怎么破?

    天阳很想滚开啊,可是这里是西北军营,主子若是乱来,那可是要被天下人诟病的啊。

    虽说来的这些时间也都只是一些小战事,今天北海来叫一下战,明天北海就来虚张一下声势,无关痛痒的根本就不需要主子出面。

    可是主子如今毕竟是西北的主将,万一有了重大的战事,主子可是要担当全责的。

    天阳和天诀可谓是为苍澜陌操碎了心,可是呢?苍澜陌面上神情却是丝毫不动。

    “闪开!”换了一个字,表情不变,身上的气势更是骇人。

    此刻的苍澜陌,根本就是失去了理智,被一个叫做苏小喜的小妖精给折腾的失去了理智。

    思她若狂,只想要快点到她的身边好好的教训她,只想快点的见到她。

    已经好久好久都不曾见到她了,想她想的心都碎了成片儿了。

    这种感觉,根本就让他难以忍受,无法忍受,不能忍受,也不愿忍受。

    天阳和天诀,眼底同时出现了一抹纠结之色。

    让,还是不让行,他们不能不让。

    只见天阳天诀两人,动作非常缓慢的从苍澜陌的面前挪开,给苍澜陌让开了路。

    只是,苍澜陌冷冷的睨了他们一眼,然后,足尖一点,身子一跃而起。

    与此同时,天阳天诀非常吃力的咽下了喉间的一抹腥甜。

    主子身上的威压,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正这样的想着的时候,急促的战鼓声响起。

    这鼓声,便表明了军中有了紧急的状况。

    而此时的苍澜陌,才刚刚到了军营的外围,听到了急促的鼓声。

    他顿住了脚步,脑袋也清醒了几分,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心中暗骂了一声该死,便朝着主营帐而去。

    等苍澜陌回到了主营帐的时候,副将李靖和庄鹤两人早已经焦急的等候在营帐之中了。

    见苍澜陌走进来,两人赶忙的迎上来。

    “王爷!”

    两人异口同声朝着苍澜陌抱拳,虽然此刻的苍澜陌看起来似乎有些可怕,但是如今状况也容不得他们害怕了。

    苍澜陌只淡淡的朝着两人看了一眼,便朝着已经换好了的新的桌案走去。

    “怎么回事?”苍澜陌一边坐定,一边沉声询问。

    李靖和庄鹤两人相视一眼,而后由李靖上前,对着苍澜陌道:“王爷,下面来报,十里开外有动静,人约十万。”

    十万人,不是小的数目,想来,北海是准备偷袭了。

    因为之前苍澜昊与北辰烈合作而罔顾了西北敌情的缘故,所以关城在不久之后便失守。

    而北辰烈大概也知道扶风城内没有将士的缘故,所以将扶风城也拿下了。

    西北边关只有四座比较大的城池,如今就被北辰烈拿下了两座。

    而苍冥的将士大多驻扎在天水城,天水城是苍澜陌的封地,城里的一切都是苍澜陌让人布置的,易守难攻,且距离关城较远,所以北海攻打天水城的几率不大。

    就算是真的攻打天水城,北海也是讨不得好的。

    所以,此刻的苍澜陌和主力军都在琳城。

    琳城便是北海的军队首先想要攻下的地方了。

    苍澜陌一听琳城城外有十万的兵马,眸色微沉,带着某种嗜杀之气,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李靖和庄鹤有心询问苍澜陌该如何办才好,却是被苍澜陌眼底的嗜杀之气给震慑住,所以不敢轻易的开口。

    “进来!”

    苍澜陌出声喊了一声,李靖和庄鹤眼底震惊,一时间不明白苍澜陌这是要叫谁进来。

    而后,他们便瞧见一个穿着黑衣,蒙着黑面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人,是羽卫,但是李靖和庄鹤却是不认得。

    而且,他们还根本就不知道洛王是怎么知道那人站在了营帐外的。

    “如何?”苍澜陌再次说了两个字,让两个副将依旧是一脸的懵逼。

    看了看苍澜陌,又看了看对方。

    洛王他不是跟他们说话吧?

    别怪他们这样的不在状态,只因为苍澜陌从出声到现在,连眼都没有抬。

    不过很快的,他们便清楚了状况。

    因为,羽卫开口了。

    “关城留有三万兵马,扶风城有七万兵马,宣城兵马数量不明。”

    羽卫的话,让李靖和庄鹤都愣住了。

    三万加七万加十万不就是等于二十万了么?如果是这样,宣城怎会还有兵马?

    难道北海不只有二十万人?还是说如今琳城外根本就没有十万人马?

    苍澜陌抬眼的时候,就见李靖和庄鹤两人蹙眉思考,却是并没有要为两人解惑的意思。

    只看向羽卫,“传令下去,攻关城!”

    苍澜陌的话,让李靖和庄鹤两人回过神来,却是一脸的震惊。

    攻关城?那琳城怎么办?

    然后,两人心中才有这个想法,就发现,苍澜陌的话根本就是对着羽卫说的,这里,似乎根本就没他们的事情,他们仿佛就是多余的了。

    此刻,两个年龄加起来都七老八十的耿直的老将,竟是一脸的苦逼。

    羽卫没有询问缘由,当即领命离去了。

    等羽卫走了之后,李靖才小心的开口,询问:“王爷,用哪里的兵力攻关城?”

    苍澜陌的视线再次的落在李靖他们的身上,眼神依旧有些冷,让李靖和庄鹤都有些颤巍巍的。

    以前是谁说这个洛王爷最没有能耐的?谁能告诉他们,这个一来到西北就让他们吓得全身都是鸡皮疙瘩汗毛直竖的王爷是谁?是谁?石头里蹦出来的么?

    这样的心思才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他们就又是一个哆嗦。

    王爷可是皇家的人,他们怎么可以说王爷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呢?

    实在是不该!

    “天水城!”苍澜陌说了三个字。

    李靖和庄鹤闻言,略一思索,庄鹤有些不确定的道:“为何王爷不攻扶风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