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得县太爷亲自来
    只是,当他们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的时候,他们愣住了。

    他们是被打傻了么?否则怎么看到仙女了呢?

    这些官兵平时就待在这小地方,连真正意义上的有钱人都没有见过,更何况是苏小喜好看的女子呢?

    就是这些官兵中的头儿,此刻也是看苏小喜看得直愣愣了。

    “看什么看,再看戳瞎你们的眼。”余生对着官兵们恐吓道。

    大概是被打怕了的缘故,被这样的一吼,大多数的人还真移开了视线。

    只会那个头儿,此刻因为余生的一嗓子而回过神来,也连带着意识到了他们方才遭遇了什么。

    都说民不与官斗,他们虽说算不上什么官,但是普通老百姓见了他们也是要喊上一声的官爷,或者军爷的。

    如今,他们竟是被这些小民给打了?最重要的是,还是在美人儿面前被打的?

    简直让人生气。

    这样的想着,官兵的头儿的脸色都青了,指着余生等人,怒声斥责道:“你们,你们竟敢阻碍公务,袭击官兵?”

    “袭击?”余生怒极反笑,“你看看他们”

    余生指向那些老幼妇孺,此刻的他们如同惊弓之鸟。

    “对那些人,你们竟是能下得去手?你们莫不是不该打?”余生质问,声音比那官兵的头儿的还要大上几分,吓得那官兵的头儿一个趔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若非是方才发生的事情太过沉重了些,他这样一摔肯定会让人笑出声来的。

    而如今,众人的脸上只有痛快之色。

    倒是那些被打惨了的官兵中,有人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顿时,那头儿脸色更难看了,冲着那些官兵就吼道:“笑什么笑,谁给我笑,出来!”

    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反正笑也笑了,他又不知道是谁在笑。

    见没有人出来,那头儿脸上有些尴尬,更多的则是恼怒。

    “扶我起来!”他大声的命令。

    有两人上前扶起了他,却是被他打了脑门儿,连带着将人啐了几句。

    两个官兵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们只好退到了后面,心中开始祈祷着他们的头儿也能吃瘪。

    很快的,他们的愿望就实现了。

    苏小喜看着那官兵的头儿,冷声道:“你知不知道,他们身上的病都好了?”

    那声音,冷的让人头皮发麻。

    就算是觉得苏小喜长得美,官兵的头儿有些贪念,可是被苏小喜用那样的眼神,用那样的语气质问,他还是觉得冷飕飕的。

    “瘟、瘟疫怎么可能好?”官兵的头儿说话的语气有些磕巴。

    苏小喜闻言,面上的冷意却并没有散去,“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瘟疫?”

    这是重点。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官兵的头儿的眼神一时间有些闪躲,像是心虚了。

    可是很快的,官兵的头儿像是抓住了重点一般的止住卫寅,“他,他方才说的。”

    此刻官兵的头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苏小喜身上散发出的气势给震慑住,正不由自主的顺着苏小喜的话回答。

    他忘记了,自己此刻才是‘官’,而苏小喜不过是‘民’而已。

    “他方才说痊愈了,你怎么没有听到?”苏小喜冷冷的逼问,眼神犀利了几分。

    这官兵的头儿越是如此,就越是表明他知道一些什么。

    “我我”头儿一时间我不出什么名堂来。

    “在此之前,是谁说他们有瘟疫的?放火之前不用先确定别人是否有病么?”

    苏小喜趁着官兵的头儿一时间没有回过味儿的时候,继续套问。

    而她因为当年被当成试验品的时候见证了太多同伴死亡了,所以她非常痛恨那种视人命为草芥的人。

    苏小喜每每问一个问题,就往前半步,而官兵的头儿就往后退一步。

    直到退无可退,撞到了身后的其他的下属,他才猛然的回过神来。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又是谁?”

    这一刻,他看不到苏小喜的美了,他只记得自己被一个小姑娘给踩在头上了,实在是丢人。

    没了怜香惜玉的心思之后,语气自然就恶劣了,凶狠了。

    苏小喜心中暗道可惜,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将实情问出来。

    倒是对于官兵的头儿的凶狠,那是毫无反应的。

    此刻那官兵的头儿在苏小喜的眼底,大概也就指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的角色吧。

    但是,即便是如此,苏小喜还是非常好心的回答了官兵的头儿的问题。

    “我是救治他们的大夫!”苏小喜淡淡的道,身上凌厉的气势毫无踪影,仿佛方才那冷气袭人咄咄逼人的人并非他一般。

    此刻的她,就如同脱尘的仙子一般,淡定自若。

    “大夫?”官兵的头儿像是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般,“蒙谁呢?”

    想当然耳,又是因为苏小喜的年龄和性别,对苏小喜表示怀疑的人。

    苏小喜是习惯了,可是苏小喜身边的人却是觉得阵阵心累。

    他们的郡主不仅是会医术,还会毒术,且都杠杠的,怎么一个两个的就喜欢怀疑他们郡主呢?一个个的,简直都太没有眼力劲了。

    这般,官兵的头儿被几个侍卫瞪了好几眼。

    官兵的头儿被瞪的莫名其妙,正想狠狠地瞪回去的时候,苏小喜开口了。

    “回去告诉你们县太爷,想要烧了这里,得他亲自来。”苏小喜淡淡的说。

    见官兵的头儿一副生气不服的模样,余生上前,抡起了拳头,“不服?不服来战!”

    官兵的头儿:“”他想打也打不过啊。

    而苏小喜看着余生,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

    突然觉得,余生这性格也是挺可爱的嘛,这种恃强凌弱的感觉,似乎也不赖。

    毕竟,这次的‘弱’实在是欠收拾了。

    官兵的头儿被余生的话憋的不行,嘴巴张张合合,一副要说什么的模样。

    终于,狠狠的甩下了一句:“你们等着,有种别走,看我下次来不收拾你们。”

    说着,便带着那些狼狈不看的下属逃一般的离去。

    苏小喜他们会怕一个小喽啰的警告么?当然不!

    至于下次他们再来会是怎样,只能说,拭目以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