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镖局
    官兵们都走了,破庙被烧得噼里啪啦,而那燃烧的大火前,则是一片的死寂,偶尔能听到孩子的抽噎声。

    苏小喜转身的时候,便见卫寅一脸复杂的站在自己的身后,正看着自己。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卫寅对着苏小喜抱拳:“如今麻烦缠身,小姐还是快快离去吧,若是他日有缘,卫某定将结草衔环以报答小姐。”

    显然的,卫寅虽是不想连累苏小喜他们。

    而苏小喜也从卫寅的表情中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似乎,他们怕的并非是官府,而是另有其人。

    肖海之前说的话,再次的浮现在苏小喜的脑海中。

    莫不是,与那些人有关不成?

    苏小喜环顾四周,便见那些人在听到了卫寅的话之后,一个个的神色颓丧,有的一些一看就没有功夫底子的人眼底更是带着几分的惊惧。

    可是,更多的人眼底是愤恨难平。

    这样的情景落入苏小喜的眼中,让苏小喜更加的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故而,苏小喜又转向卫寅,“我们若是离开,他们怎么办?”

    即便这些人中多数大有不错的功夫底子,可是如今他们的身子皆没有好全,想要保护这些妇孺怕是不容易。

    卫寅闻言,眼底带着些许的挣扎。

    官府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他们麻烦,他选择这个破庙的时候便是看上了他的无人烟,昏迷之前他也定了几条规矩,绝对不让他们的让带着病出去。

    所以,官府能够找到这里来,只会是一个可能,那便是那边的人找到了他们,并且开始对付他们了。

    若是这小姐和她的侍卫离开了,他们这些人怕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

    可是,若是没有面前这位小姐,他们早就丧命,又何来的自保之说?

    命本就是这位小姐救的,他们怎能再拖累她?

    纵然知道这小姐出生不凡,可是那些人做事的狠绝和毒辣,绝非是这位年纪轻轻地小姐能够抗衡的。

    若是害了她,他们便是死了,也会心中难安。

    况且,这也绝对不是他们处事的原则。

    想着,卫寅的眼底闪过一抹坚决,像是下了决心,又带着一丝的痛楚。

    “我会想办法保住他们的,小姐还是走吧。”

    若是保不住,那便是他们的命了。

    苏小喜看出了卫寅的心思,可是这些人都是她辛苦救治的人,她又怎会这样的撒手不管?那绝对不是她的作风。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觉得你能保得住他们?”说着,苏小喜指向那些孩子,“还是说,你要让他们与你一同去送死?”

    孩子何其无辜?

    卫寅闻言,只是一脸的愧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难道说出实情,就那么困难?”苏小喜非常干脆的问道。

    卫寅闻言,微愣,“你”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而很显然的,苏小喜的眼神已经告知了卫寅,她对此事已有判断。

    而就在这个时候,肖海走到了卫寅身旁,仰着头对卫寅道:“卫叔叔,告诉苏姐姐吧。”

    肖海的眼底,背负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沉重。

    而此时,肖海看着苏小喜的眼神中带着信赖,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苏姐姐或许可以帮助他们。

    卫寅见肖海如此的说,犹豫了一阵,才终于叹息一声。

    “罢了!”说着,便对着苏小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事情,还需慢慢的道来。

    之后,卫寅没有隐瞒的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知了苏小喜。

    在苍冥国有两大镖局,一个是玉永镖局,而另一个则是广盛镖局。

    这两个镖局多只帮助大商人或者贵人押送贵重的物品。

    玉永镖局是在几十年前才创立的,但是玉永镖局三个当家的为人和善,武功高强,押送的货物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渐渐的就有了口碑,风头一再胜过拥有百年历史的广盛镖局,从而成为苍冥的第一镖局。

    树大招风,玉永镖局越做越大,并且盖过了广盛镖局,广盛镖局的主子自然是不乐意。

    肖海的父亲肖成旭和卫寅以及三当家聂远,便是玉永镖局的创始人。

    从大约三年前开始,广盛镖局就一直的找玉永镖局的麻烦。

    肖成旭本就是一个和善的人,对此也只是以在不触及他们玉永镖局的原则和道义的前提下,任由广盛镖局的人瞎折腾,不去理会便是。

    可是没有想到,广盛镖局的人竟是买通了玉永镖局的人,直接在玉永镖局内的井水中下毒。

    那一夜,一群黑衣杀手直接的冲入了玉永镖局,将肖海的父亲和两个哥哥以及三当家全部屠杀。

    而肖海还有其他几个镖局内的几个孩子和妇孺,是被藏了起来才幸免于难。

    至于卫寅,当时正同一帮的兄弟们出去走镖了,回来的时候,整个玉永镖局全部成了废墟,包括一些钱财以及雇主的货物。

    玉永镖局,在一场精心策划的火灾里彻底的毁了。

    那个时候的卫寅还一心想要复仇,可是一大帮子的兄弟还有妇孺要养活。

    正所谓人走茶凉,当初与玉永镖局关系不错的家族或者商户,却是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冷漠。

    别说是有人伸出援手,要是谁不趁机踩上一脚都算是好的了。

    几番的碰壁之后,卫寅便不去求助那些曾经的人,用最后一次押镖回来的银子准备东山再起。

    可是,因为有广盛镖局从中作梗的缘故,没有商贾与他们做生意。

    他新开的镖局很快的就维系不下去了。

    之后,卫寅他们就出去做打手,做护院,做搬运工人,怎样的事情赚钱,就去做什么。

    可是,这样的日子也不长久,卫寅病倒了,一群人便是没有了主心骨。

    之后,他们的人一个个的病倒,查探下去才发现他们的井水里有着瘟疫病人穿的衣裳,他们全部都是得了瘟疫。

    知道广盛镖局是要对他们赶尽杀绝,于是他们便带着病连夜离开了。

    只不过,卫寅没有想到,自己病倒,竟然不是因为瘟疫,而是因为中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