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与京中贵人有所联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这样的一幕,县太爷先是呆若木鸡,随即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后怕。

    此刻,他算是清醒了,要是再这么下去,估计自己的小命也得玩完了啊,这趟浑水,当真是淌不得。

    县太爷这样想着,那些的官兵也是这样的想着。

    自从上次来了之后,他们便已经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什么肥差,瞧着这情景,果真不是肥差。

    所以,这一群的官府来的人准备撤退了。

    但是,他们能够这么轻易的撤退么?大难当然是......不可能了。

    正当他们要撤退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伙人。

    这些人,不是旁人,正是匪兵。

    虽然这些匪兵功夫也就是三脚猫,但是三脚猫对付三脚猫那也是足够了的。

    而且,这些小地方的官兵,平日里狐假虎威的比较多,哪里有匪兵那样的实战经验?

    当然,他们没有机会打起来。

    因为,他们看到匪兵,就直接的怂了,不敢打了,就怕这些匪兵跟那些人一样一个个的都是武功高手。

    打了,没准死得快些。

    而他们,还不想死。

    所以,本是在官府办差的这些人,竟一个个个的都跪下求饶,贪生怕死的模样简直让人咋舌。

    至于县太爷,如今围着他的官兵都跪下了,他便暴露在了所有的人的视线中。

    慌张的回头一望,见那假的官兵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些身上带血的人此刻正站在那里,用那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至少,在县太爷看来,他们的眼神是奇怪的。

    可是,那种眼神,却是让他心慌。

    “你们......我警告你们,本官是朝廷命官,你们若是敢将本官怎样,朝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虽然底气不足,可是县太爷还是说完了这句话。

    “为官不仁,朝廷要你何用?”苏小喜冷声,而后,对着身边的人吩咐,“杀了!”

    “你敢!”

    县太爷尖叫,声音有些歇斯底里的。

    然而,两个字才落下,便见一个深色的身影飞身掠起,踩着地上跪着的官兵,直朝县太爷而去。

    瞬间,一个头颅落地。

    鲜血喷溅当场,洒在不少官兵的身上,那些官兵浑身颤抖,却是不敢吭一声,甚至擦掉身上的血都不敢。

    对于这些,苏小喜也只冷冷的看着。

    站在苏小喜不远处的卫寅,看着苏小喜的眼神中带着几许的复杂。

    而就在这时候,那个斩下县太爷的首级的侍卫返回来了,手中提着那个官兵的头儿。

    完全不客气的,直接的将他摔在了苏小喜的跟前。

    此刻的他早已吓得浑身发抖,面色惨白,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杀害朝廷命官。

    “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他直接的起身,朝着苏小喜既是磕头求饶,完全一副小人的模样。

    苏小喜看着他,眸中不带任何的感情。

    见久久求饶而无人应答,官兵的头儿心中惧怕不已,脑袋一转,便道:“姑奶奶,我们都是无辜的,是有人的让我们老爷办事,我们只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

    “是谁!”苏小喜没有开口,卫寅便率先上前,高声质问。

    虽然,他心中已然有数了,可是有数是一回事,但是亲自确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我不知道。”像是想到了什么,官兵的头儿没有说出答案。

    “是广盛镖局对不对?”一道声音突然的插入。

    “你怎么知道?”官兵的头儿脱口便是这句话,说完之后便后悔了。

    而出声的人是余生,余生便是负责去查广盛镖局的,此番回来,想来是有了结果了。

    “你们走吧!”苏小喜淡淡的对着地上那些吓蒙了的官兵道。

    官兵们如遭大赦,兵器也顾不得捡起来,直接的跑了。

    官兵的头儿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苏小喜,而后悄悄的爬起来,拔腿就跑。

    然而,一根银针,直接的没入了他的身体里,顿时便倒地丧命了。

    动手的人是羽十一,银针是苏小喜之前给的。

    苏小喜并没有过问,只觉得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倒是不如杀了干脆。

    只不过,这里少了一个县令,必然会让朝廷注意,毕竟这里离京城也没有很远。

    而县令是直接对吏部负责的,想了想,苏小喜转身朝着马车走去。

    等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封书信。

    将书信递给其中一个侍卫,道:“将这个直接送给吏部的袁大人。”

    侍卫领命,拿着书信就离开了。

    而此刻,卫寅看着苏小喜的眼神更是多了一抹的深思,很显然的,此刻他对苏小喜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苏小喜自然是察觉到了卫寅的视线,不过她却是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余生。

    余生知道苏小喜是想要问广盛镖局的事情,便道:“还请主子借歩说话。”

    之后,苏小喜便进了营帐之中。

    “主子,广盛镖局确实有后台,只是属下却查不出来。”

    进入营帐之后,不等苏小喜开口,余生便直接的道出了结果。

    查不出来?苏小喜蹙眉,“怎么回事?”

    “楼内兄弟查探得知,广盛镖局应该与京中的某位贵人有所联系,因为广盛镖局的大部分进项都会送入京中......”

    余生将自己所知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原来,广盛镖局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并不少,但是却从不曾出过事,因为那些事情的痕迹全部都被抹去了。

    就算还留有痕迹,等人一去官府中告,总是不了了之,而接手这些案子的官员在不久后都会因为各种原因丧命。

    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了,那钱财自然不会少。

    据查,广盛镖局确实许多的钱银都运往了京城,可是一接近京城之后,便失去了线索。

    那些钱财去了哪里,给了谁,根本查不出来,这件事就如同迷雾一般,只要找到一样线索,就必定会从中中断,到最后查无所查。  这也是冥楼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诡异的情况,所以还不等事情查明白,余生就直接的回来禀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