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2章我乃乐安郡主
    肖海并非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知道苏小喜这样说必定是有自己的考量。

    况且,苏姐姐已经答应会让他去军中历练就一定会办到,这一点他是信的。

    于是那一张素来紧绷着的小脸上,此刻多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多谢苏姐姐!”

    苏小喜看着肖海的笑容,眼底也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之后,便是落寞。

    如果不是那些人恶意陷害,她的孩子此刻也是可以冲着自己甜笑的吧?

    不想孩子孩子,只要一想起来,苏小喜心中便是一阵疼痛。

    那是她身上的肉,她辛苦保下来的孩子,却因为那些人

    未免身边的人看出自己的异样,苏小喜强忍下眼底流泪的冲动。

    而就在这时,王府的丫鬟就送来了吃食。

    “郡主!”

    端着托盘的几个丫鬟朝着苏小喜俯身行礼,训练有素的模样。

    “免了吧!”苏小喜淡淡的道,眼底的伤痛早已散去。

    丫鬟闻言,谢过之后便端着吃食往院子里的小厅走去。

    而后苏小喜便招呼肖海流星他们一同吃。

    这样的事情在行军的路上经历过不少次,一开始余生和肖海是拘谨的,但是在苏小喜的坚持下倒也习惯了。

    只是,这是在王府里面,他们再如何习惯,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造次。

    所以,无论是余生还是肖海,或是流星和羽十一,都没有一个人动作的。

    苏小喜见几人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强自要求,看着桌上十道菜,苏小喜随意的指出了六个菜,对着他们道:“你们将这几个菜拿下去吃吧。”

    苏小喜都这般的说了,他们也是不好继续推诿,也就端着菜下去了。

    这一日,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晚上苏小喜也并没有耽搁,早早的就睡下了。

    毕竟,接下来就得斗智斗勇了,她现在还得养精蓄锐。

    翌日一早,苏小喜她们一行人便出发了。

    不过这一次,苏小喜并没有乘坐马车,而是直接起码而行。

    苏小喜和流星都换了一身的装扮,不再是穿女子惯常穿的裙衫,而是换上了比较中性的衣裳。

    两人的头发都挽成马尾,穿着一身女子穿的劲装,一黑一白,一个冷酷,一个清冷脱俗,骑在马上,英姿飒爽,别有一番的风味。

    加起来百来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骑马出城,扬起了一地的尘土。

    迂城作为幽州十三城之一,是西南边界城池之一。

    另外两个边界城池一个是沅城,一个是临洛城,临洛城与郝月的凉幽隔着层层的山峦,有着天然的屏障,自然不会有战事。

    所以,主要的战场便是大的迂城城下和沅城城下,这是众人都知晓的事情,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其他的车马行人,速度就快了许多。

    但是再如何的快,等一行人快马加鞭到了迂城外驻扎着的军营门口的时候,天色也将要暗了。

    他们是从卯时起赶路,一直到了酉时才到的。

    到的时候,军营中已经有多出燃起了火把,倒也十分的突兀。

    当然,上百人马齐齐朝着军营狂奔而来,对于军中的那些将士而言,也同样十分的突兀。

    巡守的将士看到,有的去通报上级,有的则是开始戒备起来。

    前面有五马,五马中间是一袭白衣的苏小喜,两边分别是羽十一,流星,封凌和余生。

    四黑衬托一白,且从装束上看,那一袭白色还是一名气质不俗的女子,让许多搞不清楚状况的将士都直接的看呆了眼。

    苏小喜原本是可以为了更加方便而穿着男装来军营的,不过她既是苍帝亲封的女副将,便就要以女子的身份出现在军营之中。

    她会凭自己的本事,让军中的众人看到,女子又如何,依旧可以做男子可做的事情。

    她就要以一女子的身份来服众人,赢军心,所以才会选择了这样一眼可见是女子的中性装扮。

    此刻,苏小喜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折服的自信的光彩,让人很难移开视线。

    然而,这的营门口守着的,不仅有乔海的士兵,也有齐国公带来的将士以及娄林所带来的将士。

    齐国公所带来的五万将士,还没能随着齐国公上战场,作为他们的主帅的齐国公便就去了。

    之后更是得知,日后统领他们的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子,他们心中便集聚了不满。

    之前听闻那个乐安郡主是受不住那舟车劳顿,这才在路上没有随军前来,如今赫然瞧见门口出现这么一队的人马,他们心中忍不住多想。

    军营这样的地方,除了军妓也不见旁的女人过来,如今这气势不俗的女子,莫不是就是那个乐安郡主?

    可是很快的,有这些猜想的人就自己推翻了这样的想法,只因为眼前这马背上的女子,根本与娄将军所描述的那个体弱娇贵的郡主不相符合。

    不过,不管那个郡主究竟是怎样的人,他们也都不大愿意屈居女子之下。

    若是这般,营中其他的兄弟不得笑死他们?

    而娄林的那一帮人,因为同苏小喜一同行军过,也曾闹出那样大的动静,总有那么几个将士认出了苏小喜。

    可是,他们只当苏小喜是遭遇了不测或是没有勇气来西南了,所以也就将其抛在脑后,如今这郡主出现在营前是怎么一个回事?

    “来者何人?”

    终于,有将士回过神来,对着苏小喜大声呵斥,“军营重地,岂能乱闯?快快离去!”

    显然的,喊出这话的人是不认得苏小喜的。

    苏小喜并没有被那将士的恐吓唬住,只直接翻身下马,动作行云流水,十分利落,丝毫不输任何一男子。

    而她身后众人,则是训练有素的,齐刷刷的下马,动作整齐划一,比起这些正儿八经的将士都要整齐,看得那些将士眼底带着震惊。

    “我乃乐安郡主,皇上亲封的副将,还不快快开门??”苏小喜沉声开口,声音中自带一股威严气势。

    这样的气势,不输任何男人,那些将士一时间也都没有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明白苏小喜正在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