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演技爆棚的炮灰
    苏小喜看着这些将士的反应,便知道自己今日要来的消息,营中的将士们并不知晓。

    昨日,她还曾经特意让人送信过来通知娄林,她今日要来的消息的。

    当然,她可没有指望会有什么欢迎仪式什么,现如今的局面,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很显然的,娄林没有将她要来的消息告知给全军,他如此做,无非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想要她难看罢了。

    但是,她会如他的愿么?

    那还得拭目以待了。

    “还不开营门?”羽十一沉声喝到。

    羽十一的声音让的营门口的那些将士很快的回过神来,接着便是面面相觑。

    这女子,竟然真是乐安郡主?

    “你凭什么证明你是乐安郡主?”就在此时,有人喊道。

    虽然那人很快的就闪到了人群身后,却还是被苏小喜一眼给瞧见了。

    接着,其他的将士也跟着喊了起来。

    毕竟在他们看来,乐安郡主要是要过来,他们不可能没有听到一点的风声才是。

    若这人是假冒的,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苏小喜扫视一眼众人,见多是怀疑和戒备,当即不紧不慢的从袖中掏出了皇上御赐的那一枚金色的令牌。

    “御赐令牌在此,还不开门?”苏小喜手执令牌,语气中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虽然有些距离,但是那雕刻着金龙的令牌却还是让前面的将士看清楚了的。

    金龙,皇帝的专属,见金牌如同见皇帝。

    当即,营门口这一片聚集的将士尽数跪下,高呼万岁。

    苏小喜淡然的收了手中的令牌,放入了袖中,而后淡淡的朝着那跪了一片的人,“现在,本郡主可否能进去?”

    那声音,十分的浅淡,但是却能传入在场大部分将士的耳中。

    离营门更近的那些将士慌忙的起身,将营门打开了。

    开玩笑,若是不开岂不是违抗圣旨了?

    营门大开,其他的将士也都纷纷的起身。

    苏小喜带着一行人往军营中前行,她的马自然是有人帮着牵着的。

    一路上,苏小喜都昂首挺胸,毫不怯场,就好像这个地方她来了千百次一般。

    每一步,都走的非常的沉稳,身上的那种气势,让人忍不住的直接的就折服。

    将士们都非常自觉的给苏小喜让开一条道,让他们这一行人畅通无阻。

    只不过,如果不出点事端,怕是苏小喜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吧。

    果不其然,苏小喜一行人才刚刚全部走进军营之中,就已经有人耐不住了。

    “你虽贵为郡主,且是皇上所钦点的副将,但是你却没有资格进入这军营之中。”

    这话一出,在场的将士全部炸锅了,心中皆是想着,这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既是知晓面前的女子是郡主,又是皇上亲封的副将,那还敢说郡主没有资格进入军营?

    这人,怕是嫌命太长了吧?

    想着,这些人便开始寻找方才那出声的人。

    只是,人何其多,又都是一样的打扮,一时间他们还真是没有将人找出来。

    不过,此刻也有人在心中想着,那人既然是敢说出那样的话来,莫不是另有隐情?

    那些将士没有找到那个喊话的人,但是苏小喜却是在第一时间找到了。

    一双清冷而又犀利的眸子,直直的朝着那人所在的方位望去。

    “为何本郡主都没有资格进入这军营?”苏小喜淡淡开口,声音却是比方才任何一次开口都要骇人,“你若是说得出原因,本郡主倒是可以考虑如你意。”

    这次开口的人和方才开口的是同一个人,想来,是娄林他们提前安排好了的。

    她就要看看,他们要如何来阻止她进入军营中。

    其他的将士顺着苏小喜的视线望去,便看到了一人。

    而那人早在苏小喜看到自己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躲不住了,当即便也就干脆的站了出来。

    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刻的腿脚是多么的虚软。

    竟是不知,这郡主的眼神这么可怕。

    这样的想着,这将士便不再敢对视苏小喜的眼睛,而是将视线微微下移了些许。

    这般,才终于让自己心绪稳定了下来。

    “小的敢问郡主没有随军前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那将士出声询问。

    苏小喜眼底闪过一抹冷芒,而后淡淡的询问,“你当本郡主是为何没有随军前来?”

    那将士没料到苏小喜会不答反问,想了想,才道:“将军为了郡主名声,告知众人郡主是因为身子不适,故而晚来了。”

    说道这里,这个将士顿了顿。

    而其他的将士则是面面相觑,难不成这不是郡主晚到的缘故,还有别的缘由不成?

    众将士不明白,只能竖起了耳朵静听缘由,等候着事情的发展。

    “郡主身子这么好,怎会是会身体不适的人?早前郡主也是同小的们一同行军。”

    那名将士继续说着,“可是后来郡主为何受到了军中众人的排挤,最后脱离军队,郡主莫不是心中没数,还要来残害我们这些身份卑微的士卒么?”

    说道最后,那将士便已经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了。

    看在苏小喜眼底,她都忍不住的想要咋舌,若是放在影视公司里,这人一定是最佳配角。

    为何做不了主角?

    一个被人利用的将死之人,能成主角?

    嗯,或者连配角都做不了,顶多是一个演技爆棚的炮灰罢了。

    苏小喜在心中暗自的评估着那将士的演技,而其他的将士则是在听了那将士的话之后,一个个都不淡定了。

    郡主是因为受到了排挤,这才脱离了军队?

    嗯,这个好像不难理解,毕竟他们也无法接受这位郡主做他们全军的副将就是了。

    可是,什么叫做要来残害他们这些士卒?郡主要害他们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这些人的眼底出现了恐慌和无措,就仿佛苏小喜是真的要对他们不利一般。

    可是,他们又不知道这郡主到底是要怎么对他们不利,要如何对他不利。

    他们看着那个说话的将士,看着乐安郡主,可是一时间,却没有人给他们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