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惹众怒,狐狸会露出尾巴
    “本郡主想要残害你们,本郡主怎么不知道?”苏小喜面上毫无表情,只冷冷的出声。

    “郡主莫不是不承认?”那将士一脸的义愤填膺,“难道郡主忘了对军中兄弟下毒的事情了么?”

    最后一句话,这将士说的声音非常的大,在场大多数的人都能够听到。

    然而,一听到苏小喜对将士下毒,在场几乎所有的将士都是一脸的怒容,一个个的用谴责的眼神看向苏小喜。

    他们竟然不知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难不成他们这些士卒的命就不是命了不成?

    此刻,这些将士们心中的想法与之前那些将士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们可以冲锋陷阵为国捐躯,却是不能因为无缘无故的被自己的人暗害。

    然而,面对这样的眼神,苏小喜却完全没有一点的惧意,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将士,仿若其他的那些用眼神讨伐她的将士并不存在似的。

    而那个说话的将士,即便是没有看苏小喜的眼睛,可是却是能够感受到苏小喜的眼神。

    苏小喜的眼神,让他畏惧,可一旦想到自己这样做会有的利益,他的心便稍微稳了一些。

    “哦!”苏小喜轻飘飘的‘哦’了一声,“你说的鹤顶红的事情啊?”

    语气淡淡的如同讨论今天的天气怎么这么好一般,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然而,在其他的将士看来,苏小喜这是承认了自己给将士们下毒的事情。

    不是说了鹤顶红么?郡主竟然真的对他们下毒,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众人看着苏小喜的眼神更加的愤怒了。

    当然,苏小喜自然是不会看他们的。

    说话的将士听苏小喜这样说,虽然觉得苏小喜说话的语气似乎不太对劲,但是这话不正是说明她已经承认了么?

    看其他将士的表情也知道,他的目的也是达到了的吧。

    想着,说话的将士心中就松了口气。

    “正是鹤顶红,若非是郡主下毒毒害了几位弟兄,郡主又怎会今日才来?”

    这名将士准备添加点火候,只有火烧得旺了,才能真正的引起众怒。

    “王彪,你说的可是事实?”又将士冲着那说话的将士问道,却原来此人名作王彪。

    王彪闻言,当即痛心疾首的回答,“此事不止我一人知晓,营中还有诸多同行的兄弟都是知晓此事的。”

    之后,有人问的同样是随着娄林而来的将士。

    只是那些将士对这些事情却并不清楚,只能含糊不清的回答。

    这样一来,就似乎更是确定了苏小喜的罪行了。

    这下好了,营门口这一片空地上的将士们的怒火全部都被挑起了。

    “滚出去,我们不欢迎你。”

    “你这样的人不配进军营。”

    “我们不会承认你是我们的副将的。”

    “”

    一声声,一句句,都是对苏小喜的讨伐。

    若是此刻他们的手中有烂菜叶的话,一定会朝着苏小喜扔去。

    在他们看来,苏小喜这样的不将他们这些将士的生命当命的将军最是要不得的。

    要是跟着这样的将军上了战场,他们岂有活路?

    上战场的人,即便如何的英勇,可是每一次他们的心中多少都是会有畏惧的。

    何人不怕死亡,何人不怕去了战场就再也回不来?

    此刻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失去了理智。

    没有菜叶是吧?但是他们手中有武器,所以一个个的,全部朝着苏小喜靠拢,将苏小喜包围。

    勇军不是吃素的,苏小喜带来的侍卫不是吃素的,流星不是吃素的。

    不等那些将士靠近苏小喜,就将苏小喜很好的保护起来。

    而勇军与其他的将士之间的,自然是有了冲突。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苏小喜则是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喊停。

    此刻这般,岂是他喊停便能够喊停的?

    “住手!”

    苏小喜不喊停,却有人喊停了。

    这声音洪亮有力,是娄林的声音。

    众将士住手了,勇军自然是不会扒着人家打,一时间,场面得到了控制。

    然后,将士们让开了一条道,娄林与几个人出现在苏小喜的面前。

    苏小喜看着,娄林的身边不仅有参将任源和宋义,以及那小小的守备段培,还有一个穿着棕红色铠甲的将军。

    从那铠甲的材质上看,苏小喜猜测此人可能便是信王的下属乔海。

    所以这样说来,身为自己直系下属的乌伦和庄诚两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了。

    苏小喜心中暗自分析着,而后才将视线落在了娄林的身上。

    此刻的娄林正眸光深幽的看着苏小喜,就只有苏小喜看得出来娄林的眼底的那一抹流转的杀意。

    “这是发生什么了?”娄林沉声开口,作为营中的主将,他必须开这个头。

    但是其实,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心中清楚,方才也都看到了。

    若非是乔海与自己一同,他绝对不会出面阻止这件事的进展。

    虽说自己才是西南军营的主将,但是说到底如今西南是信王做主,乔海又是信王的人,即便是信王如今不在,他也不能不给乔海几分的薄面。

    况且,虽为主帅,但是在西南的兵力,他没有优势,要是在乔海的面前冷眼看着事情的发展,那么事情的发展绝对会出乎自己的预料之外,让自己得不偿失。

    他是想要赶走苏小喜,但是不代表自己可以为了赶走他而伤了自己的根本。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娄林的话,自然是没有人回答。

    苏小喜看向娄林,唇角微扬,眼神却依旧很冷。

    “娄将军,不知道本郡主可否问将军几个问题?”苏小喜问。

    娄林闻言,心底有些戒备,面上却还是客气的朝着苏小喜拱手。

    “郡主何事不解?尽管问便是。”如此客气,加上方才将士所听,不知道的人还当真以为娄林是一个十分谦和友善的人了。

    对此,苏小喜不齿。

    是狐狸,就终究是会露出尾巴的。

    她不着急,一点点的来才比较好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