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另一件事想问段守备
    “敢问,为何昨日本郡主到达幽州城后,便让人送信来营中告知将军本郡主今日前来,而这些将士”

    苏小喜轻飘飘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诸位将士,才继续开口,“似乎并不知道本郡主会来呢?”

    苏小喜这话一出,在场的将士都有点懵逼。

    郡主通知过会来么?不过,通知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最后的结果都还是一个样,郡主是会害他们性命的人。

    想着,一个个的又都死死的瞪着苏小喜。

    嗯,他们眼珠子瞪坏了也都没有用的,这一点他们似乎还看不透。

    而乔海,在听了苏小喜的话之后,则是意味深长的看向娄林。

    “娄将军,真有此事么?”乔海问道,声音中听不出情绪来。

    娄林的文言,手中拳头暗自握紧,而后对着乔海道,“哪里的事?”

    说着,娄林看向苏小喜,眼底带着困惑,“郡主是不是记错了??”

    看着娄林装傻充愣的模样,苏小喜挑挑眉,没有多言。

    但是那眼神却已然可以说明一切,那就是她没有记错。

    许多的将士没有注意到这些,娄林心中清楚,可是将士们注意没有又有什么用呢?

    如今的他在意的是,乔海在意与否。

    以及庄诚和乌伦,若是他们知道自己故意隐瞒了苏小喜今日前来的消息,那会如何看自己?

    正这样的想着的时候,苏小喜开口了,“据说,口信是传到了段守那里的,莫不是段守备没有将消息传给将军不成?”

    段培自然是不敢私自扣下消息的,也就是他得到了第一手消息,这才传给了娄林,才有今日这样的一出。

    “段培,可有此事?”娄林沉声呵斥。

    比起他自己担起这个责任,推段培出去背锅要简单的多了。

    段培闻言,心中一颤,心知将军这是要推自己出来,今儿个这锅他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他别无选择。

    这一刻,段培是将苏小喜恨透了。

    那个女人特么的真是长命,大疤那样的凶悍的土匪都没能耐她如何,还真是晦气。

    心中这样的想着,段培还是一脸认罪的模样朝着苏小喜跪下,“昨日事务繁忙,加上郡主的消息深夜才到,小的这才忘记将此事与娄将军说,还请郡主责罚。”

    段培这话,说的倒也十分的漂亮,一来诚心认错,二来将苏小喜是深夜才送信来一事说明。

    这意味着什么?这不就是暗指苏小喜早不送信晚不送信,偏偏要半夜事物繁忙的时候送信么?

    这不就是在暗指这错处是出在苏小喜的身上么?

    这样一来,就将没有将苏小喜要来的事情告知全军上下这件事轻轻的放下了,苏小喜要是继续的计较,反而是觉得苏小喜斤斤计较了。

    原本苏小喜这个时候就已经惹了众怒,这个时候若是再继续的斤斤计较,那还能在军中待下去么?

    许多人都看向了苏小喜。

    然而,苏小喜却只轻轻地瞥了一眼段培,就好像他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土一般。

    之后,苏小喜看向娄林,面上笑容十分得体。

    “段守备既然是将军的人,本郡主如何好处罚,将军若是觉得段守备有错,将军便酌情处理吧。”

    苏小喜这话,差点让余生和羽十一为她喝彩了。

    人家是娄将军的人,他们郡主肯定是不方便动手的。

    将处置权交给了娄将军,娄将军怎样处罚就与他们郡主无关了。

    况且,郡主也说了,要是‘有错’便‘酌情’处理。

    娄将军若是觉得没错,那肯定是包庇,所以为了不让人觉得他在包庇,那他肯定是要处理的。

    段培是个聪明人,此刻他也是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的。

    只是如此一来,段培愤恨的险些将自己的舌头咬破了。

    虽然此刻的段培是微微的垂眸的,看不出他眼底的愤怒,但是若是细看,还是能够从他脸上僵硬的肌肉中看出端倪的。

    苏小喜瞥到了,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这就受不了了?才刚刚开始呢?

    娄林她此刻不能对付,但是这个段培,她就不得不对付了。

    况且,若是能够借由此事,从惹众怒而让这些将士对自己的印象稍有改观,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着,苏小喜的唇角才终于掠起了一抹的最真的浅浅的弧度。

    而这弧度看在娄林的眼底,却似是嘲讽。

    乔海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上透着一股子的沉稳气质,此刻看着苏小喜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的打量。

    对于乔海的打量,苏小喜大大方方的与乔海对视,还微微朝着乔海点了个头。

    乔海瞧着,心中对苏小喜不禁多了几分的赞扬。

    如此女子,有胆识,莫怪会自请上战场。

    “娄将军觉得如何?”乔海问娄林,原本只准备静观其变的他决定帮苏小喜一把。

    娄林见乔海发话,这个时候要是不处置段培,定然是说不过去的。

    当即,娄林便沉声吩咐,“拉下去,杖责十板子。”

    十板子,在军中不算是什么大的惩戒了,但是也是会痛个十天半个月的。

    虽然处置比较轻了,但是苏小喜不会计较。

    可是,在有将士准备将段培带出去的时候,苏小喜却开口了。

    “慢着。”

    经由段培这一茬,众将士的怒气也沉淀了些许,此刻能够安静的静看事情的发展了。

    可是如今郡主突然喊停又是怎么回事?是觉得十板子太轻了不曾?

    这郡主,也忒狠毒了吧?众人齐刷刷的想着。

    别说那些将士,就算是娄林他们,也都是觉得苏小喜嫌弃十板子太少了。

    娄林更是直接开口,询问道:“郡主觉得十板子的惩罚太轻?若是如此”

    娄林想着,若是如此可以再加,反正若是真的加了,苏小喜赶尽杀绝的名声就出来了。

    对他又没有一点的损失不是?

    然而,苏小喜却是摇了摇头,“将军怕是会错意了,本郡主只是有另一件事要问问段守备罢了。”

    苏小喜的语气淡淡的,可是不知道为何,娄林听着就只觉得心中微颤,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心中,不禁暗道了几句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