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还有问题没问
    “郡主有什么要问段培的?”

    虽说此刻娄林不该问,可是此刻他那七上八下的心却是让他不得不问。

    心中,隐隐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苏小喜却是没有回答娄林的问题,而是看向段培,“不知道待会段守备是否会如实的回答。”

    段培此刻心中的感觉绝对不会比娄林更好,此刻他的心中隐隐有些慌乱。

    难道,之前在做的事情都被乐安郡主知道了?

    不,不可能的。

    郡主又怎么可能知道?

    心中这般的想着,可是众人都在看着,他也不能不回答。

    于是抬头看向苏小喜:“郡主有问题便问,小的若是知晓,必定回答。”

    苏小喜闻言,面露满意之色。

    所有的人都以为苏小喜会直接问段培问题的时候,苏小喜却是突然的想起来一般看向娄林。

    “对了,娄将军,本郡主还有问题没有问完。”

    众人:郡主,您老人家怎么这么多的问题?还有,您老人家的跳跃性能不能不要这么大?

    方才还是要问段守备,怎么就又要问将军了呢?

    苏小喜钥匙知道这些人心中所想,必定会有朝天翻白眼的冲动。

    什么叫做她这么多问题?她问题很多么?

    方才不是说了要问娄林几个问题么?这不是只问了一个问题么?

    问题不就是得一个个的来的么?这事情能够急得来么?

    当然,苏小喜并不知道这些人心中的想法,但是看着那些人那一副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也能够多少猜到些许。

    最终,苏小喜只朝着众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眼神,就那么轻轻地瞟了一眼而已。

    之后,苏小喜便直接看向娄林,一脸的询问。

    娄林心中更加的不安,最张了张,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总感觉此刻的苏小喜的眼神有些让人畏惧,就好像要将自己全部看穿了一般。

    而苏小喜,虽说是一脸询问的看着娄林,可是到底也不是真的要真征询娄林的意见。

    开玩笑,莫不是娄林不开口让自己询问,她的问题就不问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娄将军,为何军中竟还有人说是本郡主对人下毒?”苏小喜淡淡的问出声,手缓缓的指向一旁以为没他什么事情的王彪。

    在娄林出现后,大家就似乎没有关注下毒的事情了,只苏小喜询问娄将军为何没有告底下的人自己要来的事情。

    所以,这问题的跳跃性,让许多人都有点懵,王彪身为‘当事人’之一,就更加的懵了,没有想到这事情发展着发展着就回到了他的身上。

    可是,懵了一会儿之后,他的腿肚儿就开始发颤了。

    其他的众人闻言,却觉得苏小喜这话中的意思有些不太对。

    什么都叫做‘竟还有人’说她下毒?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什么隐情吗?

    再看王彪一脸的怂样,众人心中就更加的疑惑了。

    怎么方才还和他们一样一脸愤懑的王彪,此刻就这样怂了?

    “这”娄林没有想到苏小喜一下子将问题跳到了这里来,一时间这了半晌,却是没有后文。

    可是感觉到所有的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不说点什么似乎不行。

    可是,若是他说这是误会,那岂不是为苏小喜澄清了?

    这样便宜苏小喜的事情,他并不愿做,不然他前面的事情岂不是白做了?

    可是,若是说苏小喜本就做了那样的狠毒的事情

    嗯,他很想这样说,可是当时都没有将脏水泼到她的身上,准备的证据也都被推翻,如今自己这样一说,知情的将士又会怎样说自己?

    娄林犯难了,抬眼便见王彪正有些求助的看着段培,心中便是一凛。

    废物,莫不是以为旁人是瞎子不成?

    段培此刻也是这般的想着,看着王彪的眼神带着几分的威胁。

    王彪瞧着段培那般,背脊不由得阵阵发凉,而后目光对上娄林的视线,心中更是一阵发颤。

    完了!

    王彪心中只有这两个字。

    这些人之间的眼神互动,怎会逃过苏小喜的眼睛?

    只是苏小喜还是当作不知道,看向娄林,“娄将军可有何解释?”

    “郡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道理三岁小儿都知道,郡主想赖么?”

    王彪终究还是硬气的开口了,这事情他若是办不好,上头绝对不会轻饶了自己,而郡主更加不可能轻饶了自己。

    与其两边都不讨好,倒是不如干脆一点,拼一下,万一自己成功了呢?

    总之,思来想去,他没有别的退路,唯一能做的便是硬着头皮去办。

    下毒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扣在郡主的身上。

    对于王彪的识时务,娄林自然是高兴的。

    自己不开口,能不高兴么?

    没有自己的话,王彪再一施力,将士们还能不往更深的去误会?

    反正若是误会不成,他出来打圆场也是不晚的,若是误会成了,岂不也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到时候,看苏小喜还如何在军营中待下去。

    反正,不管成是不成,都对他没有害处。

    而此刻的他,丝毫没有去想过王彪的死活,反正死了一了百了了,若是活了,他也会将人弄死,。

    毕竟只有死人的口风才是最严的不是?

    反正,他什么都没做,只是一个看热闹的。

    身为当事人,还是主要的当事人,竟是将自己放在了看热闹的行列之中了,要是被苏小喜知道了他的想法,少不得又是一阵的鄙夷了。

    苏小喜眼角余光瞥向王彪,“不想赖。”

    很淡的说出这句话,就在众将士以为苏小喜这是承认了下毒的事情的时候,苏小喜才又开口,“毕竟本郡主没有做过,如何会赖?”

    正所谓赖账赖账,只有有账的时候才能赖,她没帐赖个什么鬼?

    “你分明”王彪有些着急,想要继续往苏小喜身上泼脏水。

    苏小喜岂会这样简单的让王彪继续的攀咬自己?所以不等王彪说完,苏小喜就直接的打断了王彪的话。

    “段守备,这件事你不是最清楚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