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要算账了
    众将士那边有了短暂的稍动,而后便有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士走了出来。

    这人模样看起来十分忠厚,面色黝黑,只是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是带着愤怒。

    苏小喜明显的注意到了,段培在听到‘柱子哥’三个字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的惧意。

    此人的出现出乎于她的意外,但是却也出现的恰到好处。

    因为让人查过段培,所以她知道,段培在家的小名便是柱子,与王二狗是表亲关系,两人的母亲是嫡亲的姐妹。

    看着那将士愤怒的模样,想来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你是何人?”一道透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

    这人,是乔海。

    那将士闻言,朝着乔海便单膝跪地,“启禀将军,小的与王二狗是军中好友,王二狗曾救过小的。”

    “那你为何如此愤怒?”乔海继续问。

    这件事听到现在,他心中多少有了了解。

    至于乐安郡主对将士下毒这件事,就是他对乐安郡主不甚了解,那也是不信的。

    乐安郡主何许人?会对将士下毒?光说动机都没有。

    且,鹤顶红?

    简直是笑话!

    你见过顶级的毒师用初级的毒药去害人么?

    “启禀将军,小的一直知晓二狗兄弟的表兄也在军中当值,因为他表兄不许他透露,故而小的一直不知道二狗兄弟的表兄是何人,只知道他称之为柱子哥。”

    说着,那将士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原来,在王二狗被杀之前的那个晚上,也就是那三名将士被毒死的晚上,王二狗曾经与他说过,他表哥让他去办一件事,这件事如果不成,可能就回不来了。

    王二狗其实是一个孝子,讲那些话告诉给他,便是让他帮着照顾家中老母。

    等第二日王二狗被杀,他才知道让做的事情是什么。

    当时,他就知道毒杀那三人的人不是郡主,而是王二狗,并且还是王二狗的表哥给指使的。

    因为不知道王二狗的表哥是谁,所以一直没有生长。

    他也觉得,若是王二狗在天有灵,应该也是不会让自己告发他的表哥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王二狗的表哥正是那个杀他的人。

    就算是王二狗自己,也应该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表哥杀死吧?

    初听到这个消息,他震惊,愤怒,所以就站了出来。

    此刻的他,为王二狗感到不值。

    王二狗分明为他而死,可是他却是那个杀害王二狗的人。

    “你胡说。”段培愤怒,惊慌。

    “人在做,天在看!”那将士沉声道,“那日的事情看到的弟兄也不少,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证据说明毒就是郡主下的。”

    这将士的话,很快的就收到了其他的将士的附和。

    虽然一开始这些将士很是不喜欢苏小喜成为他们的将领,而且事情起因也确实是苏小喜,他们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苏小喜被赶走,也没有什么。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下毒的人竟然就是段培段守备。

    这一下,他们就不准备沉默了。

    一时间,讨伐段培的声音此起彼伏,段培想要逃离,但是却是被余生与另外一个侍卫给拦住了。

    想逃,没有这么容易。

    段培噗通一声朝着娄林跪下,声泪俱下,“将军救命,小的不知这些人为何诬赖小的,小的是无辜的。”

    段培此刻自然是不敢捅出娄林的,但是朝着娄林求助还是敢的。

    娄林在那个侍卫站出来的时候,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此刻更是恨不得杀了段培,以免让段培跟自己有牵扯而害了自己。

    如今段培这般的求到了自己的面前,让娄林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好你个段培,本将军还当你是个好的,却是不知你竟然做出此等事情来!”

    娄林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该当何罪?”

    “将军,这些都是片面之词,小的是被冤枉的。”段培磕头,“将军,虽然守备不止小的一个,可是只有小的能够为将军分担近忧,还请将军酌情。”

    话,旁观者不知何意,当局者却是清楚至极。

    娄林的近忧,不就是苏小喜么?

    而娄林,也确实是将段培的话听进了耳中,也正在思考段培的话。

    段培说的没错,他手下的人确实不少,但是会帮着对付苏小喜的人不多。

    这一次怕是不能阻止苏小喜进来军营了,若是这般,日后少不得还得对付苏小喜。

    少了段培,找到一个合心意的人,似乎真的挺难的。

    娄林在思考,乔海也在看着娄林一脸的深思。

    苏小喜唇角的笑意依旧还在,眼底的冷意更是深浓。

    当着她的面,明目张胆的说出那些话来呵,她怎会轻易的放过段培?

    留着他对自己不利么?

    今日来军营没有碰到这些事倒也就罢了,既是碰到了,又如何不趁着这机会做一个了结?

    “娄将军,下毒的事情,先不忙解决。”苏小喜开口,直接的打断了娄林的思绪。

    看着娄林那要便秘了的脸色苏小喜也能知道,这娄林方才必定是想到了主意了的。

    苏小喜猜的没错,娄林确实是想到了主意。

    他是准备先将段培压下去,然后寻找证据。

    谁指认的段培,他就能够制造证据证明那个人才是真凶。

    损失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比起损失一个段培,孰轻孰重他心中也清楚了。

    可是,苏小喜不仅是打断了他的思路,还跟他说下毒的事情不忙解决?

    这个时候不忙解决,那方才是做什么去了?

    方才她什么都不说,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么?娄林心中想着。

    如果苏小喜知道娄林此刻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娄林的脑袋秀逗了。

    若是她方才真的什么都不说,还不得让众人以为下毒的事情真就是她做的了?她又不傻。

    看着娄林脸色不好,苏小喜的脸色却是好了很多。

    “娄将军,接下来,咱们应该讨论一下,为何大军离去,却是将本郡主给扔下了。”

    ‘扔下了’三个字,苏小喜咬的极重。

    而正是这三个字,让众将士哗然。

    郡主是被扔下的?不是说身体不适么?

    娄林瞪着苏小喜,脸上更是难看,敢情这苏小喜是要一笔一笔的算之前的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