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是否过于巧合?
    “这”

    娄林本想说是因为苏小喜当时要与军中众人分开而行,这才不知不觉的将距离拉远了,因为西南的战事紧张,这才不能耽搁之类的。

    然而,苏小喜却不给娄林解释的机会,只道:“为什么在娄将军率大军离去的当时,本郡主就遭受土匪伏击呢?”

    顿了顿,苏小喜继续道,“为何娄将军恰好是在本郡主被伏击的时候率大军离开?这是否过于巧合了一些?”

    加上之前的问题,一共三个问题。

    一连三个问题抛向娄林,一时间让娄林有些语塞。

    此刻的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军营中各处早已经燃起了火把,这营门口的这一群将士中,更是不乏举着火把的人。

    橘红色的火光映照在苏小喜的眼中,带着璀璨的光辉,让苏小喜身上的气势更甚,而娄林,竟是不敢看向苏小喜那眼神。

    所有的人,包括乔海在内,都蹙起了眉头。

    乐安郡主说出的话,是真的么?

    若是真的?那真有那样的巧合么?

    很显然的,有了下毒陷害这件事之后,绝大数的人都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巧合的。

    而娄林身边的两个参将,一个任源,一个宋义,两人脸色也大有不同。

    宋义的脸隐没在黑暗之中,眼底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看着被制服住的段培。

    别以为他不知道那段培做了多少事,别以为他不知道,那段培总是盯着他参将的位置,妄想着要取代。

    他一个五品的守备,还想要坐到他正三品的参将的位置上,简直是痴人说梦。

    就是方才那等的事情都捅了出来,将军竟然还想着要保住他。

    他倒是要看看,这下子将军要怎么去保他。

    至于站在一旁的同为参将的任源,此刻却是蹙起了眉头。

    那日夜里将军嘱咐要连夜启程,他当时心中还觉得奇怪,之后又听闻乐安郡主身子不适,得耽搁几日。

    如今看来,事情,全然不是这般。

    此刻的任源心中十分的复杂,虽说跟在娄林麾下许久,可是对于娄林近年来的所为,他越发是看不透了。

    这件事,莫不是也跟将军有关不成?

    乔海觉得,娄林这一次忒过分了。

    再怎么说这乐安也是一个小女娃儿,有了那勇气来边关已经是不容易了,竟是还要在半途被抛下。

    皇上都下了圣旨了,身为大老爷们的人,竟然与深宅大院里的娘们儿一样的算计,实在是折损了武将的名声。

    想着,乔海的视线便落在娄林的身上,那眼神十分的不对味,看得娄林都是心头一阵发虚。

    “实在是误会!”娄林出声解释,“当日本将行军恰到那山脚,听闻再往前有水源,便朝着前方去了,并未曾多想。”

    说着,朝着苏小喜拱手,“不知那山头竟有土匪,还请郡主见谅,是本将考虑不周了。”

    苏小喜闻言,却是扬唇。

    “既是如此,那还真是不能怪在将军头上了。”

    苏小喜此言,让娄林心中松了口气。

    只要不扒着他不放便好,他如今是主帅,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有了污名,若是这般,那如何号令众人?

    想到涵儿跟自己说的话,娄林就觉得自己更加的得挺住,并且必须将苏小喜给赶出去。

    不是今日,便是他日。

    总之不能让苏小喜坏了他的计划。

    想到儿媳妇的那妙曼的身子,娄林就仿佛有了些许的冲动,一时间,娄林想着要不要找一些军妓到这营中来。

    因为娄林想偏了,所以渐渐的有些出神。

    所以,娄林并没有看到苏小喜眼底的冷意。

    “只是,段守备是将军手下的得力干将吧?”苏小喜问。

    “嗯,没错。”确实应该找点军妓过来了,不然老是上火不是好事。

    很显然的,娄林没有听到苏小喜的问题,还在自己那不该有的思绪之中。

    娄林原本不是那种好色之徒,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那方面的需求大了。

    对于娄林这么轻易的承认,就算是苏小喜都有些意外。

    不过当促及到了娄林那没有焦距的眸子的时候,她心中倒也了然,只是却也有些许的疑惑。

    再怎么说,那娄林也是正二品的武将,又带兵多年,怎会在这个时候轻易的就走神了?

    心中虽是疑惑,但是苏小喜也没有多想,反正这也正合了她的意,旁的,她也无需多过问了。

    “那么,段守备所做的事情,与娄将军也是有关的?”苏小喜继续问。

    她倒是好奇这娄林会不会直接点头。

    然而,这一次,娄林还没有出声,意识到娄林有些失神的宋义扯了一把娄林,让娄林瞬间回过神来。

    娄林见众人的视线都在自己身上,又见苏小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心中却是懊恼自己不该想些不该想的事情。

    而此刻,他也不好询问方才发生了什么,只得沉着一张脸看着苏小喜,不语。

    苏小喜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宋义,心中有了数。

    也不指望娄林继续往自己的陷阱中跳了,毕竟今日她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扳倒娄林的。

    因为,无论如何,娄林都不会缺少替罪的羔羊。

    能做的,也只是让在场的将士对娄林的人品有些许的怀疑,如此,也算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故而,苏小喜话锋一转,对着娄林,“可是,娄将军,为何本郡主却是发现,土匪的事情,与段守备也是有关的呢?”

    娄林闻言,脸色一沉,看向段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的杀意。

    这段培,竟越来越不会办事了,这都能够留下把柄,那他留他还有什么用处?

    段培闻言,心中也是一紧。

    可是很快的,他又是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这件事苏小喜不可能知道的。

    之前的时候他让人回去打探了一下,确定了那日见过自己的人都是死了的。

    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曾经去山寨中找大疤商议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对,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