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庄诚和乌伦
    被这样的一打,段培哪里还能动弹?

    另一个侍卫一撒手,段培整个人就直接的栽倒在地上,那跟猪头有的一拼的脸直接的砸在了地上,看着都觉得疼。

    此刻的段培,真真是狼狈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可就算是那样,也没有人同情他。

    之后,娄林终于出面发落了段培,直接判了一个杖毙。

    娄林的眼底满是绝望,满是泪水,可是他却是无法再开口。

    很快的,段培被拉了下去。

    营门口一时间一片寂静,一时间没有人先说话。

    不知道怎么的,气氛莫名的就尴尬了起来。

    “郡主”娄林开口想要告辞。

    然而,娄林才一开口,苏小喜便笑看娄林,“娄将军,不知道本将的营帐有没有准备好。”

    此刻的苏小喜,一脸的和善,可是那眼神却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气势。

    娄林:

    他还真没有准备好。

    他哪里知道苏小喜会成功进来军营?

    既是没有这样的打算过,那又怎会为苏小喜准备营帐?

    “除了本将的营帐,还有本将底下的勇军的。”苏小喜看着娄林的表情,哪里不知根本就无人准备?

    不过,不管之前准备没有准备,现在就必须得准备起来。

    故而,苏小喜顿了顿之后,便淡淡的道:“就都老发娄将军帮着准备了。”

    娄林能说不么?

    娄林扫视众人,看着众人也都看着自己,很显然的,这情形,他不能说不。

    况且,段培的事情,此刻或多或少的还是会影响到自己。

    段培是为自己做事的,他做的事情,军中的将士真的会觉得与自己无关么?

    这一点,娄林心中非常清楚。

    于是,收敛了神色,对着底下的人吩咐道:“去为乐安郡主准备营帐。”

    底下的人当下应下就去办了。

    之后,乔海等人都散去,也并没有与苏小喜有多少的寒暄或者接触。

    对此,苏小喜也并不介意,只带着自己的人朝着营地深处走去。

    营门口的那些将士也很快的都散去了,只剩下值守的人,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常态。

    但是今日营门口所发生的一切,大概是会被传开。

    大概是人多的缘故,所以几个营帐很快的就准备妥当了。

    苏小喜让众人回到自己的营帐,便带着羽十一几人进了自己的营帐。

    苏小喜的营帐一共分为两个部分,与平常的将军的营帐并没有两样。

    外面是办公用的,里头则是休息用的。

    不过那些准备营帐的将士却是按照苏小喜的吩咐,在外帐里放了一个软榻。

    随着苏小喜进来的,一共有三人。

    羽十一、流星还有封凌。

    封凌之前一直都没有吭声,在众人面前隐藏了自己的踪迹,所以即便是乔海也都没有见到他。

    “对乌伦和庄诚,你有几分的了解?”这话,苏小喜自然是问封凌的。

    封凌并未思索,只道:“庄诚为人比较稳重,乌伦较为直言直语,崇尚拳脚功夫,谁打的赢他,便对谁服气。”

    苏小喜闻言,什么都没有说,只又问了一下乔海相关的问题,便让人出去了。

    帐内,就只剩苏小喜和流星两人。

    “郡主,我先去给你弄点热水过来?”流星开口。

    苏小喜点头,流星便出去了。

    苏小喜一个人坐在桌案后,心中思索着翁封凌说的话。

    对于乔海,她倒是不担心。

    乌伦和庄诚是她直系的手下,对于这两个人,她不得不上点心。

    况且,今日军营门口发生那样的事情,动静那样的大,两人却是都没有出现,这就表示两人并不想出现。

    想来,两人对于自己这个郡主上司是不满的。

    乌伦还比较好解决,倒是庄诚

    苏小喜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而这个时候,在庄诚的营帐之中,乌伦正有些焦躁的来回的踱步,时不时的看向帐外。

    “庄诚,你说那劳什子的乐安郡主今晚会找咱们么?”

    两人虽说官阶不同,可是两人一直都是一起处事多年,早已熟捻,私下的时候自是不必管那些官阶了。

    按理来说,身为乐安郡主的下属,乐安郡主既然是来了,他们就应该前去拜见。

    可是,偏生他们两个都不想那么做,所以外面传来动静的时候,他便过来找庄诚了。

    只是这么久了,庄诚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反倒是自己,急的跟什么似的。

    这人啊,区别就是这么大。

    可偏偏庄诚向来是一个有主意的,自己又只是一介武夫,这个时候不问庄诚能问谁?

    很显然,乌伦对自己还是非常的了解的。

    “不知。”庄诚抬眼看了一眼乌伦,只说了两个字,就继续看书。

    如果乌伦仔细观察,便能知道其实庄诚到目前为止,那书都没有翻页。

    而庄诚的眉头,其实都是微微皱起的,想来,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的淡定。

    对于苏小喜会不会找他们过去,过去了又会对自己说些什么这些,他心中也没底。

    对于这个郡主到来,他也说不出怎样的感觉。

    只是对于一个女人统率自己的事情,身为男人,多少心中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庄诚看着一本书出神,乌伦来回踱步有些焦躁,时间便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乌伦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转眼看了看庄诚,见庄诚还是在看书,便一咬牙走了出去。

    在营帐门口,乌伦叫住了一个小兵。

    “去看看乐安郡主在做什么,有没有歇息。”

    这么晚了还没有叫他们过去,莫不是是歇下了?若是歇下了,他便也能够安心的回营帐休息了。

    而此刻,苏小喜也确实是歇下了。

    权衡了一番之后,苏小喜还是决定不急着今晚就找庄诚和乌伦两人。

    这两人,她必须一个个的击破才行,今晚,她要做的便是好好的休息。

    夜,渐渐远去。

    苏小喜醒来的时候,也算不得早,却也不算太晚。

    营外已经能够听到阵阵的脚步声,应该是将士们要去操练了。

    流星听到了内帐的动静,便出声询问,“郡主可是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