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四两拨千斤
    “你这是不敢?”

    苏小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提出自己的质疑。

    乌伦闻言,脸色当即是臭了当然,胡子挡住了,看不太出来,但是那眼神却是一点都没有隐藏他此刻不满的情绪。

    纵是如此,乌伦还是存留一丝的理智。

    他不跟娘们儿计较!乌伦安慰自己。

    想着,乌伦便道:“郡主请回吧!”

    说着,就准备从另一边走下台去。

    此刻的乌伦心中别提多么的憋闷了,自己这样下去,真心有一种不敢的既视感。

    他打仗都不怕,哪能怕一个女人了?可偏偏这女人是郡主,又是皇上封的副将,并且还是带了金牌的人。

    他,惹不得,也不能惹。

    越是想着,越是郁闷,乌伦觉得他每走一步都显得沉重了。

    狗娘的,他想仰天长啸怎么办?实在是憋屈啊!

    一个娘们,好端端的来什么军营啊?

    “你还真是不敢啊!”

    苏小喜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淡淡的,陈述事实的那一种。

    原本就忍得极为辛苦的乌伦,此刻听到苏小喜用那样的语气说出那样的话,本就有些急脾气的他那里还能忍得了?

    再忍,他就真特么成了缩头乌龟了。

    故而,带着满腔的怒火,乌伦转身,“谁不敢谁孙子!”敢说他不敢?不敢他能上的了战场么?

    虽说他从京中来的,可是想当年也是参加过征战的人啊,不然又如何能够坐上参将的职位的?

    只是,这话说完之后,全场一片寂静。

    将士:乌参将,你确定你方才是与郡主说话的态度么?你确定敢郡主的爷爷么?

    中将士心中满是的疑惑。

    而乌伦,显然的也是想到了什么,一张脸都绿了。

    他方才都说了什么?他反悔好不好?他不不比了可不可行?

    很显然的不行!

    说出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没有收回去的可能了。

    此刻谁能体会得了肠子都要悔青了的乌伦的感受呢?

    众人表示,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尽竟敬乌伦是一条好汉。

    苏小喜看着乌伦,乌伦的神色变化她都全部看在眼中,但是面上却不显露出来,只道:

    “如何比试?”

    苏小喜这个问题,倒是有些彻底的将乌伦给问到了。

    还能怎么比?难道真的要自己跟一个女人缠着一起打啊?

    就算是赢了,众将士还不得取笑自己了?

    想到这里,乌伦就更加的郁闷了,心中再次吐槽苏小喜一个女人不应该出现在军营中。

    “郡主若是能将末将打倒,便算是郡主赢了。”

    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乌伦开口。

    左右自己人高马大,乐安郡主那么娇小,想要将自己打趴下也是极不容易的事情。

    谁让他是男人呢?让一让也是可以的。

    至少这样赢了,将士们也不会背后说什么,乌伦如此的想着。

    “你确定?”苏小喜问。

    “确定!”哪还能不确定?不确定您老人家下去成么?乌伦心中诽腹。

    苏小喜点点头,再问:“那开始了没有?”

    乌伦:“开始了!”

    下一刻,众人便见的苏小喜一步步的朝着乌伦走去,动作很慢,看得众人都是一脸的索然无味,心中更是想着:娘们儿就是娘们儿。

    然而,下一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只见苏小喜走到了乌伦的跟前嗯,此刻的苏小喜,显得极为的娇小。

    苏小喜表示,她现在怎么说都应该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了吧,站在乌伦的面前,真的跟站在一堵墙的面前没有区别啊。

    总之,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大小’的差距的情况下,苏小喜动了。

    速度非常快的手脚并用,抓着乌伦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嘭!”的一声巨响,世界安静了。

    台上,就只有苏小喜的依旧淡定自若的站在那里。

    台下,除了流星面无表情,其他的人都是呆若木鸡,嘴巴大张,不可思议。

    他们,眼睛没有花吧?

    刚才,,他们没有看错吧?

    这乐安郡主竟然将乌参将给摔飞了,这,这这这,这是神力护体不成?

    至于被摔懵了的乌伦,此刻依旧是懵逼望天,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被摔倒的。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但是,旁人的时间静止了,苏小喜的时间可没有静止。

    垂眸看向乌伦,淡淡的开口,“你可是输了?”

    这句话,很轻,但是在这寂静的环境中,却是让乌伦听得真切。

    腾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无论瞪着眼睛看着苏小喜。

    可是,这个时候,乌伦是不敢小瞧她了,看着苏小喜那淡定自若的脸,乌伦脸胀得通红。

    自己,竟然被一个这么小个儿的女人给摔倒了

    “刚才不算!”许久,乌伦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这话一出,他就觉得脸上发烫,“方才我并没有准备好。”

    苏小喜大概是早就猜到了乌伦会这样说,便点了点头,“也行!”

    乌伦闻言,心中松了口气。

    这一次不敢小瞧苏小喜了,于是双膝微曲,稳住下盘,一副严正以待的看着苏小喜。

    他就不相信,这一次他还能被摔倒。

    然而,事实证明,他不信也没有用。

    哪怕是他做好了准备,也根本就改变不了会被摔倒的事实。

    乌伦再次被摔到了,即便他很努力的稳住了下盘,还是被摔到了。

    并且,发出了比方才还要大的声响。

    世界嗯,这次没有安静,而是变得吵杂。

    “这郡主怕是真的有神力的吧?”

    “一定有神力,否则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儿都没办法将人举起来,更何况是将乌参将摔倒?”

    “乌参将这回是栽了。”

    你一言我一语,乌伦此刻就只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是,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的身子就那么不由自主的就被郡主掌控了?

    乌伦这个只会使用蛮力的人,哪里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做四两拨千斤?

    乌伦从地上爬起来,脸上满满的都是纠结。

    他不愿承认自己输了,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他更加不好意思开口说要重来。

    苏小喜自然是看出了乌伦的窘迫,只朝着那摆放着武器的架子走去,从中选择了一把软剑。

    “乌参将有没有兴趣好好的比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