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心服口服
    苏小喜从来没有打算用过肩摔来让乌伦服气,这样只会口服心不服。

    方才那两下子,只不过是想要让乌伦重视起来罢了。

    乌伦大队自己的轻视,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如果要比试,对手不能正视自己,即便是自己赢了,也难以尽兴。

    乌伦看着苏小喜,眼底带着诧异。

    不过,很快的乌伦也是一脸的正色,“好!”

    说着,便去选了一柄大刀。

    这一次,乌伦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再不敢小瞧苏小喜了。

    一刀一剑,一大一小,说开始就开始,即便没有使用轻功内力,但是两人的速度依旧非常的快,兵器碰撞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耳边。

    将士们都看直了眼,许久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真功夫的对决了。

    也是,一般军营中的人也都不过是会一些的拳脚功夫罢了,要有真功夫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也正是因为这样,乌伦一般也就与人比较拳脚功夫了,即便是比起真刀真枪的,那也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实力的。

    像是这样的对决,对于乌伦而言,是十分的难得的,所以他的眼底带着几分的兴奋,此刻心头唯一的想法便是畅快。

    只不过,看得仔细的人便会发现,虽然乌伦一直都是那个攻击的那一方,可是却总是讨不到好处,每当要碰到苏小喜的时候,苏小喜都能够及时的躲开了。

    相比较乌伦,苏小喜的对决经验要少一些,所以一开始的动作难免带着几分的生疏。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动作就越发的灵活起来。

    比起苏小喜,乌伦就显得吃力了很多。

    你来我往,你追我赶,两人打的畅快,底下的人看着痛快。

    随着“哐当”一声响,有兵器落地。

    是乌伦手中的大刀。

    此刻,众人眼中所见的是乌伦和苏小喜两人都站在台中,乌伦手中空空如也,脖子上架着长剑,

    显然的,乌伦输了。

    此刻的乌伦身上全是汗,但是他的眼底却满是激动。

    他输了,但是输的心服口服。

    他知道,苏小喜的实力根本就不止这么一点而已,这样的一个人做自己的头儿,他服气。

    遇刺同时,乌伦的心中又带着几分的惭愧。

    自己之前竟然的小瞧了她,还觉得她那样的人就该待在家中绣绣花什么的。

    要是她都只能绣花了,那他岂不是连拿绣花针的资格都没有了?

    苏小喜缓缓的收了手中的长剑,淡淡的看着乌伦。

    从乌伦的眼神的变化之中,她就知道这乌伦对自己是服气了的,如此,甚好。

    苏小喜心中非常满意,但是脸上却是没表现出来。

    乌伦突然的单膝跪地,朝着苏小喜抱拳,“属下参见郡主!”

    他本就是一个尚武的人,对方是女子又能如何?比自己厉害便是比自己厉害。

    他服气!

    “嗯!”苏小喜点点头,转身将手中的长剑放在了架子上,然后便朝着台下走去。

    当然,其间她也有注意那些将士们看着自己的眼神。

    虽然只是一部分人,但是她想,这不到一日的时间,自己估计已然不再是这些将士眼中出来军营‘玩’的贵族姑娘了。

    让他们有这样的认识,那也是极好的。

    苏小喜这般的想着。

    而苏小喜与乌伦在练武场比武的事情很快的就从军营中传开了,如苏小喜所想,没有人再将苏小喜当成一个来凑热闹的人。

    而这个时候,苏小喜在皇宫大殿中回答文武百官的考题成功,这才让苍帝同意将她封为副将的事情传开了来。

    这样一来,军中的人虽说不上信服苏小喜,但是对苏小喜的看法可谓是好了不止一点点。

    总归,这郡主不是关系户。

    而这些,自然的是传到了一些将军的营帐之中的。

    旁的倒也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娄林,脸色却是非常的难看。

    一掌拍在桌案上,娄林险些就将那桌案给拍垮了。

    可是尤是如此,娄林还是觉得不解气。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苏小喜竟然能够在不到一日的时间就让全军上下的人接受她是一个女子的事情。

    简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好,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娄林笑着,面容有些扭曲。

    此时,庄诚的营帐中,庄诚也是听到了这个消息。

    知道苏小喜赢了乌伦的事情,庄诚心中也算是舒了口气。

    因为庄诚心中非常的清楚,苍爹既然是派了乐安郡主过来,就肯定不会收回旨意。

    乐安郡主既然是他们的上司,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上司是个有能力的人。

    只是,会武功,却也不能说明能力。

    毕竟打仗并非是一人作战,而需得统率底下的士兵。

    所以,庄诚还是决定观望。

    在庄诚做出的这个决定后,很快的便有一件事能够让庄诚做出决定了。

    这件事,就发生在苏小喜与乌伦比武的第二日。

    这一日一大早,军营外有一匹快马十分迅速的朝着军营的方向跑来。

    “有急报,快开门!”

    马还没有近前,骑马的士兵就开始高声呼喊,声音中带着急切,像是有大事发生了。

    守门的将士一听,也不敢多耽搁,便快速的将营门给打开了。

    也就是在营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人一马快速的奔入了营地里,在营门口扬起漫天的灰尘,就消失在了守门的将士的眼前,朝着主帅的营帐而去。

    接着,主帅门口的守卫就赶紧的散开,奔走在其他将军的营帐之中,却是没有一人朝着苏小喜所在的营帐而去。

    很快的,这些营帐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一边穿戴铠甲一边往前走的将领,瞧着那模样,似乎十分的着急,想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事实上,确实是有事情发生了。

    早前那个将士带回来的消息便是,郝月那边有人马准备攻打迂城,正朝着这边行军。

    这么重要的消息,自然是需要诸位将领一同商讨方案,做出决断的。

    只是,身为这军营中的第二把手的苏小喜,却是无人通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