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紧急军情,没有通知到
    此刻,主营帐中,一个大大的长桌上摆着一个大大的沙盘,上面是迂城附近的地形。

    在其中一个峡谷之外,插着代表郝月的旗子,而那一处,便是郝月的将士的所在之处。

    长桌四周,或是站着或是坐着一些将领。

    但是会议却是没有开始。

    只因为,副将的那个位置上,缺了一人。

    那缺了的人自然是苏小喜了。

    众人脸色各异。

    “这郡主怎么没来?”

    终于有人出声了,语气中明显的带着不满。

    而这个出声的人却是宋义。

    娄林此刻也是蹙着眉头看着营帐门口,似乎也在想着为何苏小喜没有出现一般。

    “太不像话了,第一次会议就迟到。”

    “该不会还是在睡觉吧?这样紧急的军情要是耽搁了可不得了。”

    “就是,女人果真不适合到这军营中来,简直是延误军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无一不诉说着对苏小喜的不满。

    昨日的事情他们虽然是听说了,可是对于苏小喜,他们依旧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会武功的人不少,莫不是会武功就能够当军营中的第二把手不成?

    会武功了不起啊?要是会上阵杀敌那才是真的厉害了。

    乌伦本就在昨日对苏小喜刮目相看了,听人这样说苏小喜,他直觉的就想要为苏小喜出头。

    然而,不等他出声,就被庄诚给捉住了。

    乔海此刻视线正好落在了乌伦和庄诚那边,也恰好看到了两人的动作。

    只不过,在那两人要发现自己的视线的时候,又不经意的挪开,又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娄林,于是便不再说话了。

    在乔海的地下也有几名副将和参将,不过这些人因为见乔海没有开口,所以也就没有吭声。

    也就是说,讨伐苏小喜的人,其实大多是娄林地下的人。

    当然,其他没有吭声的人,也不代表这些人就对苏小喜没有意见。

    毕竟那些说话的人说的话也是没有错的,这样的时刻,本就不该迟到,要是延误了敌情,那么就意味着得多损失一些的将士。

    “将军,不能再等了。”宋义出声。

    娄林闻言,似乎十分沉重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既然郡主没来,我们也不好继续等”

    娄林话都没有说完,主帐的门帘便被人掀了起来。

    众人抬头看去,便见苏小喜走了进来,跟随在苏小喜身后的自然是流星。

    看到主帐中的众人,苏小喜的面上露出诧异之色,“诸位将军怎么会在此处?”

    苏小喜的出现,本就让许多人变了脸色。

    而苏小喜这话,却是让在场众人感到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郡主这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有人面面相觑,却是无法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苏小喜的目光扫过那些人,而后便看向娄林,道:“我来找将军是想同将军报备一声,想让将军给我那勇军拨一些军需。”

    顿了顿,又道,“当然,我可以付银钱。”

    按理说,勇军是苏小喜带来的一只属于自己的军队,到了这军营中,也是能够按照人数得到一匹战甲和日常需用之类的。

    但是这几日,苏小喜底下的人却是只被安排了营帐,其余的都没有人过问。

    当然,苏小喜今日并不是想要过来要战甲,毕竟她已经让人去赶制了。

    她的兵,自然得与众不同,即便是身上的战甲,也必须是上等的,能够真真正正的起到保护作用的才行。

    而要其他日常需用,也是一个借口而已。

    想着,苏小喜不动声色的朝着乔海的方向望了一眼,也多亏了乔海让人过去通知了自己,不然就今日迟到这件事,怕是也在其他的将领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了。

    只一眼,苏小喜便移开了视线,继续看着娄林。

    而其他的将士听了苏小喜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更是变了又变。

    这样的危机的时刻,真是讨论军需的时候么?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怎么郡主好像是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人心中狐疑着,疑惑的目光缓缓的朝着娄林看去。

    娄林的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愤恨不已。

    这个苏小喜,她究竟是怎么想着要过来的?军需什么时候要不行,偏生要这个时候来。

    若非是苏小喜当真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他都要怀疑苏小喜这是故意的了。

    瞧着众人投来的狐疑的目光,娄林勉强让自己的心神稳定下来。

    “郡主先请坐,现在有紧急的军情,商议军情要紧。”娄林出声。

    岂料,娄林这话一出,苏小喜却是蹙起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娄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紧急的军情要商议,却没有人通知本郡主?”苏小喜脸色不佳,语气也不佳。

    而苏小喜的话,就像是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狐疑。

    原来,郡主是不知道啊。

    并非是郡主不来或是迟到,而是没有人通知郡主。

    可是,他们都被通知了,为何郡主却是没有通知到?

    想着,众人便想到了前日晚上军营门口发生的事情,心中便多了几分的猜想。

    看着娄林的脸色不太好看的样子,这些猜想就更是得到了几分的证实。

    娄林之前还怀疑苏小喜是不是故意的,现在基本上就是肯定了。

    他确实没有让人去通知苏小喜,就是想要苏小喜在众将领的面前犯错。

    这样一来,她即便是被将士接受,也难以真正的在军中立足。

    如今看来,他这法子又是失败了。

    见识过苏小喜的诡辩的功力,他知道再说下去自己肯定是讨不到好的。

    故而便道:“大概是负责通知下去小兵偷了懒,故而没有通知到位,本将待会便寻那小兵去。”

    完全没有负担的,娄林可以轻易的推出一个人出来挡刀。

    苏小喜不动声色的坐在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上,淡淡开口,“既是没有通知到那便是算了,左右本郡主也到了,人齐了便直入主题吧。”

    不是说了有紧急军情要商议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