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矛盾
    娄林的脸色虽然不好看,但是此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敌军偷袭在即,他总不能与苏小喜这样僵持着吧?

    做的太过明显了,最后自己也讨不到好处。

    于是,清了清嗓子,便直接进入了正题。

    对着那沙盘,娄林讲的倒也非常的专业。

    迂城外是群山,虽说那些山峦挡住了与曲泽和迂城,但是从曲泽到迂城之间,却并不需要翻过那些大山。

    只因为,曲泽和迂城之间的山峦都比较稀松,善于山之间都有路可走。

    也正是这般,这些山便就像是郝月和苍冥的大门一般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山都是这般,就像郝月的凉幽和苍冥的临洛之间,那山可都是密不可分的,想要翻过去,那是难上加难。

    且不说凉幽和临洛,只单单说曲泽和迂城。

    发现郝月的军队的时候,郝月的军队还没有出现在苍冥的国界之内,却是往这边前行。

    初步统计,这次郝月带了八万的人马过来。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估计郝月早已经越界了。

    这样一来,打肯定是要打的,要怎么打,之后是如何的布局,才是要商议的内容。

    娄林觉得,迂城现在有十七万的人马,要打郝月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在迂城外的两座山之间,有一峡谷,大概是因为那两座山远看像极了蹲坐着的麒麟的缘故,所以那一处的峡谷被称之为麒麟谷。

    麒麟谷前有一出口袋型的场地,那场地颇大,且在口袋口处适合隐藏,娄林主张在那一处拦截郝月的军队,然后趁机截胡郝月的后路。

    对于此主张,众人觉得还算可行。

    毕竟根据地形考虑,这一处确实是最适合拦截。

    只是,这个口袋型的场地是有着两个入口的,一个是通往苍冥,一个则是前往麒麟谷。

    想要堵住麒麟谷的入口,谈何容易?

    如果将兵力分散为的就是堵住两个大大的入口,只会让苍冥的兵力分散开,对苍冥并无益处。

    这想法,自然不是一人想到。

    但是却是苏小喜一人提及。

    那些同样想到了这个的将领,不由得诧异的多看了苏小喜一眼,苏小喜却并没有回给他们任何眼神,只看着娄林。

    “娄将军觉得如何?”提出自己的疑问之后,苏小喜征询娄林的意见。

    “郡主多心了。”娄林心中不满,脸上却是不好表现,可是脸色却依旧不太好的模样。

    “便是我用两三万的人马去堵那出入口,那对付郝月的兵力还是十分的充足的。”

    此刻的娄林根本就是一副有兵在手,万事都足的模样。

    不说实力,单只论人数是郝月两倍这一点,他便觉得这次的对战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当然,总要留人守城,断然是不会将所有的兵全部带出的。

    “却是是充足,但是娄将军是准备将郝月的人马在那里一网打尽?”苏小喜问。

    “不然?”娄林一脸不屑的看着苏小喜,就好似苏小喜问了多么可笑的事情一般。

    苏小喜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沙盘,而乔海此刻也看着沙盘。

    两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麒麟谷那一处,皆是蹙起了眉头。

    两人抬头,便对上了对方的眼神,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担忧。

    “若是郝月发觉我军意图,从麒麟谷逃出,娄将军预备如何?”

    这一次开口的是乔海。

    乔海身为苍澜景身边的将领,对战场自然是更为熟悉一些。

    对于娄林想要将人包围的那种意图,他也觉得可行性并不大,毕竟敌军又不是傻子。

    “自然是乘胜追击。”娄林想都没有想。

    这么多人马的还怕那八万的人马不成?不乘胜追击莫不是留着攻打他们?

    娄林此刻是有些不解了,不解这些人为何竟是问这些理所当然的问题。

    兵书他可也没有少读,实战经验他曾也是有过的。

    “穷寇莫追!”苏小喜悠悠的说了这四个字。

    乔海也赞同的点点头。

    且不说这曲泽和迂城之间隔着许多的山谷,单单只论那狭长的麒麟谷,就极容易遇到埋伏,这样的情况下,对他们是极为不利的。

    然而,娄林并没有看到乔海点头,他只听到了苏小喜说的穷寇莫追四个字。

    顿时,心中的怒气腾的一下子就给冒了出来。

    “郡主知道些什么?”一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对他指手画脚?

    娄林这火气来的非常的迅猛,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

    可是,那神态中对苏小喜的不屑和不满,都非常的直接的落入了其他众人的眼中。

    想到之前营门口发生的事情,众将领心中暂时有了一个底了。

    想来,娄将军是从一开始就对乐安郡主不满了,这才会不带着乐安郡主一同前行的啊。

    众将领觉得,他们真相了。

    苏小喜的脸色,这一刻是真的沉了下来。

    在这军中,娄林是自己最大的阻碍,这一点她知道。

    而这些将领,大多都因为娄林是主帅的缘故,而唯娄林马首是瞻。

    今日,她若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便是让自己的形象在这些的将领的面前定格了。

    而她,又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

    想着,苏小喜便面无表情的看向娄林,“娄将军可是瞧不起本将是女子?”

    众人惊,并没有想到苏小喜竟然会在这情况下将这话直接的给说出口了。

    而苏小喜这话一出,娄林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方才说了什么,心中不禁觉得懊恼。

    暗骂自己沉不住气,心中更是对自己的反应多了些许的疑惑。

    可是尽管如此,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这个时候收口也无人会信,倒是不如将话给说开了。

    “本将便是瞧不起郡主是女人?郡主莫不是以为看了几本兵书,就能够对战场上的事情运筹帷幄了不成?”

    “呵,倒是没有想到将军对本将这么大的意见。”苏小喜沉声开口,

    “本将虽为女子,但是指出的却也是实情,莫不是娄将军觉得本将即便说的是实情,只要本将是女子是既定的事实,便可不将本将的话给听进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