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郡主这是什么话?
    娄林没有应答,只是面色却是变了变。

    很显然的,从娄林的神态上便可得知,娄林心中却是是这样的想着的。

    苏小喜再看向旁的那些将领,从这些人的眼中,或多或少的都能够看到同样的讯息,苏小喜心中了然。

    缓缓的从袖中掏出苍帝钦赐的金牌,苏小喜站起身来,身上散发着一种凌厉的气势。

    看到那金牌,众将领心中一个咯噔,连忙起身跪地。

    见金牌如同见苍帝本人,他们不敢造次。

    “这是皇上钦赐的金牌,相信这金牌有什么作用不需要本将与你们多说你们也该知道。”

    这金牌有何用?必要的时候苏小喜是可以拿着这金牌,行驶主帅的权利的。

    也就是说,这里虽说娄林才是主帅,但是实际上,只要苏小喜愿意,苏小喜才是这里的人的老大。

    也就是这一点,众人心中才十分的不服气。

    当然,苏小喜也知道因为这样直接的拿出金牌他们会不服气,故而她才不会轻易的将金牌拿出。

    可是,这个时候不亮出金牌,这会议还能继续下去么?

    苏小喜看着众人神色变化,知道众人心中所想,便道:“皇上既是封我为副将,便希望大家能够将本将当成你们中的一员,而不要因为本将是女的而不将本将或者本将的话放在心中。”

    说着,视线再次触及到了娄林,眼中尽显冷意。

    “若是大家再是这态度,本将便会以为诸位是对皇上的话有所异议,或者对开国皇后的功绩有所怀疑。”

    苏小喜这话说出,让在场绝大部分的将领都是冷汗涔涔。

    这郡主,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啊?

    这样大的罪名,他们怎敢担的起?

    无论是对苍帝的话有异议,还是对开国皇后的功绩有所怀疑,他们都是不敢的啊。

    这可都是杀头的大罪啊。

    包括娄林在内的所有的将领,无人吭声。

    话已说到,意思也已经非常明显,苏小喜也不愿继续拿乔,便收起了金牌,让会议继续开始。

    只是,有了金牌的威慑,气氛明显的变了,也没有人再敢不将苏小喜的话当话。

    可是,苏小喜和娄林的意见依旧相左,一时间有些僵持。

    娄林心中早已气极了苏小喜,可是人家有金牌,自己又能怎样?

    心中愤恨,面上却带着笑意,故作爽朗的对着众人道:“不如这样,既然本将与郡主的想法相违背,不如大家举手表决。”

    说着,就看向苏小喜,“郡主觉得如何?”

    看着娄林那眼底的得意,苏小喜便知道娄林的心思。

    可是尽管如此,苏小喜还是点头了。

    之后的举手表决,大多数的人保持中立,而站在娄林那边的人毫无悬念的要比站在苏小喜那边的要多了很多。

    苏小喜瞧见庄诚和任源两人是保持中立的,宋义站在娄林那边,而乌伦则是支持的自己。

    支持自己的就只有两人,一个乌伦一个乔海。

    而支持娄林的有五人,其余的人都并没有表态。

    之后,娄林也没有在主帐中多留,而是直接的带着人离开,开始准备出兵。

    乔海出去之前,面带担忧的看了一眼苏小喜,但是在看到苏小喜的眼神的时候,眸色微微一怔。

    良久,才走了出去。

    大军离去,一共去了十万。

    除了留下五万的人守着军营之外,还有的乌伦以及手下的二万人留下了。

    对此乌伦气愤不已,要知道来边关杀敌可是乌伦最想做的事情,可偏偏那劳什子的娄林竟然让他守在这军营中。

    有了五万人守着,留他作甚?难不成那五万人还守不住那军中的那点的粮草不成?

    乌伦不知道自己为何被留下来,但是苏小喜却是知道的。

    无非就是因为乌伦支持了自己罢了。

    至于为何乔海没有被留下?那自然是因为乔海手中的兵力并不少,根本留不下。

    娄林怕是怕乌伦给他添堵,这才留下的吧。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合了苏小喜的意了。

    若娄林的判断没错倒也就罢了,可是若是判断有误,这一次必定会损兵折将。

    也没有理会走来走去的乌伦,苏小喜直接的拿出了一短笛吹响。

    乌伦听到那绵长又有些怪异的笛声,不由得有些纳闷的看向苏小喜,不解苏小喜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心情吹笛子,还吹的那么的难听?

    苏小喜自然是感觉到了乌伦那带着几分嫌弃的视线的,不过苏小喜却是当作没有看到。

    苏小喜知道,今日乌伦既是站在了自己这边,就表示乌伦是真正的信任自己的,所以她不用急着这个时候与他解释。

    乌伦见苏小喜吹了一下便没有吹了,也就没有多想,准备继续来回踱步,就仿佛来回踱步这样的动作做了之后,一切问题就能够解决了一样。

    然而就在乌伦这样的想着的时候,有一队人正朝着这边跑来,这些人身上穿着暗色的统一的衣裳,并没有穿盔甲,却比普通的将士更有精神。

    在军营中,这样的穿着且有这样的精气神儿的人,除了苏小喜的勇军之外,便再无旁人了。

    这是,要做啥?

    乌伦看看正在列队的勇军,又看了看苏小喜,那乌溜溜的大眼睛中满满的全是疑惑。

    苏小喜这才看向乌伦,那神情在乌伦的眼中看起来是那种高深莫测的,让乌伦忍不住的就正色起来,浑身紧绷的看着苏小喜,感觉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了。

    苏小喜看着乌伦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忍住心中的笑意,一脸正色的看着乌伦:“你可信我?”

    乌伦闻言一怔,蹙眉,却是很肯定的点头,“信!”

    方才营帐中分析的似乎挺有道理的,虽然他已经忘了她说的什么了。

    毕竟他可对那些兵书兵法什么的不太感兴趣。

    “我让你做什么,你可愿意去做?”苏小喜继续问,有些事情做之前得问清楚,免得生了事端,毕竟这关系甚大。

    然而,苏小喜这话却是让乌伦蹙起了眉头,眼底带着不悦,那身上的紧绷感也迅速的消失。

    “郡主这是什么话?不信我老乌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