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救治伤员
    原来,在黑虎他们解决了山上的郝月兵之后,便用鸟鸣声通知了苏小喜。

    苏小喜便以笛声发令,通知了乌伦的兵马。

    乌伦带着人与乔海的人迅速会和,一群人便朝着麒麟谷冲杀而来。

    谷外的他们知晓谷内发生的事情,带着愤恨的心情,士气大振,这才有了盖明他们看到的一幕。

    就因为盖明的一个走神,郝月兵损失的分外严重。

    看着底下的将士倒在血泊中,盖明双目通红。

    “撤!”

    喊出这个字之后,盖明便扬马而去。

    郝月的将士便赶忙都往回撤去,乌伦他们却是杀红了眼,紧紧的追随在后。

    娄林这个时候终于是回过神来了,见乌伦等人要去追郝月的兵马,当即大喊:“穷寇莫追,小心有诈。”

    娄林如今这表现,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然而,无论是乌伦还是跟随在乌伦身后的将士,却没有一人听娄林的话,依旧士气十足的往前追去。

    在后面的乔海,却是看了一眼娄林,那眼神中责怪和鄙夷的意味没有丝毫的掩藏。

    不等娄林有什么反应,乔海等人就从娄林眼前呼啸而去,追郝月的将士去了。

    娄林的面色僵硬,眼底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生气,总之,此刻的娄林脸色非常的难看。

    “看,是乐安郡主!”

    有人出声喊道,寻声望去,却见苏小喜正带着一队的将士正在清理现场,寻找受伤的将士。

    只是,留在那麒麟谷下的,大多都直接被砸死了的,生还的人并不多。

    一眼望去,起码也得有几百上千的人。

    在不见有生还者之后,苏小喜便不再继续停留在那处,而是朝着娄林的方向走来。

    只不过,苏小喜并没有看向娄林,依旧只是带着人清理现场,寻找伤员。

    可是,被苏小喜忽视了的娄林心中就不满了。

    在娄林看来,苏小喜这样是对看不起自己。

    毕竟在主帐的时候,苏小喜最不赞同自己的方案。

    可是,娄林真的是想多了,苏小喜根本就没有空闲的时间去管娄林。

    她的眼底,此刻就只有那些伤患。

    情况并不严重的,苏小喜会直接的留给身后的那些将士帮着处理,情况严重的,苏小喜就直接的做了紧急处理。

    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救治,她一个人也一下子救治不上来,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保他们的性命。

    “郡主不愧是郡主,做起后勤竟然这般的得心应手。”娄林心中不痛快,就想要嘲讽嘲讽苏小喜,就好像嘲讽了苏小喜他就能更好受一些一般。

    然而,苏小喜却根本懒得理会娄林,此刻她的面前真有一个肚子划破的伤员。

    情况紧急,就连那肠子都流了下来。

    “药箱。”苏小喜开口。

    一直跟随在苏小喜身边的流星闻言,立即将药箱递给了苏小喜。

    “火把!”

    瞬间有两个侍卫将火把拿了过来,给苏小喜照明。

    苏小喜的面色非常的凝重,快速的在医药箱中翻找着什么。

    事实上,苏小喜是从自己的系统中找到了她之前让人准备好了的羊肠线还有缝伤口用的针。

    这些东西可能在四国并没有出现过,但是在帝国却是有人如此的使用。

    据闻,这些还是帝国的开国皇后开创的先例。

    苏小喜觉得,开国皇后,那绝对是跟她一样来自现代的存在。

    嗯,话题扯远了。

    总之苏小喜虽说之前并没有学习过西医,可是在决定学医之后,对这缝纫伤口这一点是非常上心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特别的在动物的身上试验过,所以此刻她的动作也不生疏。

    只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的众人,心中却是大骇。

    这,郡主怎么了?

    怎么对一个尸体这样缝缝补补的?

    第一次瞧见这样的情景,难免会有写不适。

    但是这些人都是经历过战争的,所以也不是没有见过血腥的场面,如若不是如此,此刻怕是早就吐了出来。

    也不怪众人以为苏小喜缝的是一尸体,毕竟一般伤成这个模样,是很难存活下来的。

    且人,在苏小喜发现的时候也早已深度昏迷,苏小喜救治的时候也率先用了麻药,所以此刻这人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的。

    可是,娄林他们不知道啊。

    娄林看着苏小喜对着一个尸体瞎折腾也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自尊心再次受创了。

    要不然怎么说,越是自卑的人,就越是在意别人的想法呢?

    “郡主这是做什么?死者为大,郡主就是这样对待死者的么?”

    “闭嘴!”

    娄林话落,不等苏小喜开口,侍卫就出声斥责了。

    被一个侍卫如此的呵斥,娄林怎能受的住。

    可是,正当娄林想要出声驳斥的时候,一旁随着苏小喜过来清理现场的几个将士却是不干了。

    “娄将军,若是没有郡主带着勇军解决了山顶投石的郝月军,且带着乌将军过来,今日苍冥损失必定比现在还更加严重。”

    “娄将军现在不想着救治伤员,如今凭什么指责郡主?”

    “就是,要是没有郡主,今日大家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去?今日的败仗,又如何和皇上交代,如何苍冥百姓交代?”

    讨伐娄林的并不只有一个将士,而是那些不满娄林一下都静不下来,打扰他们郡主救治伤员的所有的将士。

    这些将士虽然是留下来做后勤工作的,可是他们都清楚,若非是郡主,他们这里会损失更多的兄弟。

    听这些将士的话,很多从麒麟谷下死里逃生的将士这才恍然大悟,明白原来是郡主救了他们。

    再看看此刻依旧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主帅娄将军,他们的眼底有着失望,也有着释然。

    女子又能如何?能够带着他们打胜仗,能让他们活命,那便是他们的好将领。

    比起郡主女子的身份,娄将军虽是男子,却是让他们陷入绝境,弃他们于不顾的人。

    这一刻,苏小喜的形象在他们的心中一点点的增长,而娄林的形象,可谓是跌入了谷底。

    对于苏小喜,这些将士心中多了愧疚和敬意。

    这些,苏小喜此刻自然是没有注意到的。

    只因为,她正专注的缝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