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威望上升,想你
    看着苏小喜忙碌的模样,其他的将士也不再闲着,也都开始帮着清理现场。

    除了寻找生还者之外,还有负责收拾腰牌和整理尸首的。

    每一个将士的身上都有一个证明身份的腰牌,他们的尸体或许没办法运回去,但是他们的随身之物却是要随同抚恤金一同送到他们的家人的手上的。

    有了这些人的帮忙,速度就快了很多了。

    没多久,苏小喜也将那伤者的伤口缝合了,之后又救治了几个其他的重要患者。

    等忙完了这些之后,天色已经渐渐泛白了,而乌伦他们并没有回来。

    此刻的苏小喜已经非常疲惫,可是却还是朝着娄林看去,目光中带着几分的冷漠。

    “看着这些失去的将士,娄将军可有所感?”

    苏小喜说着,也不等娄林说话,便直接的坐上了侍卫准备好的马匹,朝着迂城的方向驶去。

    这一次,苏小喜是真的完全的没有给娄林的面子了。

    娄林为了争一口气,让苍冥一时间损失了那么多的将士,她又何须给他面子?

    苏小喜一路往营地奔驰,这个时候,她已经十分累了,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去休息一会儿,因为她知道,很快的,有更多的事情等着她。

    如同苏小喜所想的那般,她回去还没有睡够两个时辰,就被叫了起来。

    原来,那些被苏小喜救回的重大的伤员在送回来之后不久就开始发热,情况十分的危急,军医根本就无法救治,听闻他们本就是苏小喜给救回来的,故而过来找苏小喜了。

    原本守在苏小喜营帐外的侍卫是不打算让这些人打扰郡主的,可是听了军医的禀告,想着那几个伤员是郡主昨晚用心救回来的,故而便进去通报了。

    因为苏小喜早有先见之明,所以是和衣而睡的,侍卫进来倒也没有什么。

    “我睡了多久了?”苏小喜醒来第一句,便是问了这么一句。

    “两时辰不到。”侍卫回答。

    苏小喜闻言蹙眉,下了软榻便直接的朝着营帐门口走去。

    一出营帐,军医便赶紧的朝着苏小喜行礼。

    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跪下,就被苏小喜给制止了。

    “先别急着跪,他们发热多久了?”苏小喜沉声问道,面色凝重。

    军医被苏小喜严肃的表情给摄住,也不敢隐瞒,当即便道:“快,快一个时辰了。”

    苏小喜闻言,面色一凝。

    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往往前走。

    走了两步,回头看向军医,“带路!”

    军医闻言,心中再次一震,便赶忙汗涔涔的跑到了苏小喜的前面。

    在苏小喜他们身后,有一个侍卫非常自觉的提上了她的医药箱跟在了后面。

    此刻,乌伦和乔海带着的将士早已回归,听闻他们直接将郝月的将士赶到了他们的老巢,这才反转,可谓是将郝月的兵马打的屁股尿流。

    而这些趁胜而归的将士们自然是将苏小喜的事迹给宣扬了出去了的。

    当然,不用他们宣扬,在苏小喜之后回来的将士们也有与营中的兄弟说这一场战役的事情。

    一时间,苏小喜的威望已经上升到了极致。

    所以,当苏小喜随着军医往伤患的营帐走去的时候,一路上接收到了许多将士或是好奇或是崇敬的目光。

    对此,苏小喜没有过多的去在意,她的心中此刻记挂着那些伤患。

    倒是军医和苏小喜身后的侍卫注意到了。

    侍卫此刻眼里满满的都是骄傲,毕竟,乐安郡主可是他们王爷的女人,他们将来的主母啊。

    至于军医,因为一直都在救治伤患,所以对于战事并不清楚,倒是听闻了苏小喜的救了那几个病患的事情,以为是因为如此苏小喜才被那些将士崇拜。

    想来也是,瞧着那几个伤患的伤势,若是自己肯定不能保证人会被救活,但是郡主做到了,那医术必定是不凡的。

    就是有些纳闷的是,他之前听说的乐安郡主可就是只会毒术的,怎么连医术也这么超绝?

    不过转念一想,军医也释然了。

    不是说了么?郡主可是离神医的师妹,既然师出同门,会医术也就不奇怪了。

    这样的思索间,他们已经到了营帐,苏小喜也就开始了新一场的救治工作。

    苏小喜的威望是上去了,最无法接受这件事的人便是娄林。

    此时此刻,娄林心中只有一个的想法,那便是要如何才能够快些将苏小喜给除了。

    无论如何,苏小喜都将是自己的心头大患。

    而且

    娄林展开自己手中的字条,上面有着娟秀的字迹,而内容,便是让自己快点除了苏小喜

    经过这一场的战役,郝月这一次可谓是折损了不少的人马。

    想要再起战事,怕是也得经过几日的休养了。

    就是这几日的时间,苏小喜并没有空闲休息,根本忙得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也就这样的忙碌,让苏小喜忘记了想苍澜陌。

    直到,雪驰送来的新的书信。

    上书两字:等我!

    看着这两个字,苏小喜苦笑不得,心中既是满足,又觉得十分的失落。

    又是两字,阿陌这是故意的,故意的要让自己想他的么?

    虽只有两个字,可是却是乱了她的心房,让她忍不住去想苍澜陌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含义。

    忍不住的想要抱怨苍澜陌就不能多写几个字,以解她相思之苦。

    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字迹,原本被冲散了的思念如同泉水一般的涌上,差点将她给淹没。

    这一次,苏小喜根本就不需要雪驰催促,便写了回信。

    上书:想你!

    只是,在要收起羊毫的时候,苏小喜又点墨,添了四个字:很想很想。

    苏小喜没有注意到,雪驰这一次飞离的时候,眼中似乎都是带着笑的。

    能不笑么?这女主子都多写了几个符号,主子看到心情一定会好的吧?

    主子心情好了,自己可也得有好日子过了吧?

    只是这样的想着,雪驰的脑袋就怂了。

    好日子,它好像想多了吧。

    毕竟这些时间它都是西南西北的飞,还都不敢飞慢了,一直在路上的它,算是过好日子么?还不如在鬼谷的时候呢!

    雪驰心中抱怨着离开了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