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信鸽,包围扶风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雪驰带着苏小喜的书信飞到西北之前,关于苏小喜打了胜仗的消息却率先的到了苍澜陌的手中。

    看着属下传来的书信,苍澜陌冷硬的脸上终于多了一抹的温柔,眼带着浓浓的得意。

    他的喜儿,就是厉害,他早就知道。

    那些庸人哪里是他的喜儿的对手。

    只是,想到自己许久不能见到苏小喜,苍澜陌的心情就瞬间不太美妙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营帐外传来了天阳的通报声,“主子!”

    苍澜陌眼底仅剩的一点的柔情瞬间散去,面上只剩冷漠,“进来!”

    天阳走了进来,朝着苍澜陌抱拳,“主子,一切准备妥当。”

    天阳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隐隐带着几分的兴奋。

    “嗯!”

    相比天阳的振奋,苍澜陌面上却是淡淡的,连带着让天阳眼底的振奋也跟着一起散去,眼底逐渐恢复了一片平静。

    苍澜陌没有继续交代事情,天阳便就站在一旁,等候着。

    苍澜陌拿出了一张地图,地图上用朱砂标志的便是扶风城。

    而就在这时,天诀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劲装的天诀的手中此刻正抓着一只灰色的信鸽,看着也十分的突兀,而天诀的面上却并未任何的表情。

    “果然如同主子所想,他们撑不住放了信鸽出来。”

    说着,天诀上前,将信鸽腿上的书信解了下来,递给苍澜陌。

    苍澜陌看了信中的内容,眼底划过一抹的冷意,便又将那纸条交给了天诀。

    因纸条是摊开的,所以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是扶风城中被困的北辰国的将领给北辰烈的求救信。

    自苍澜陌夺回了关城之后,北辰近十万的将士就被堵在了扶风城内,进出不得。

    一开始,北海大军只是为了躲避苍澜陌的追击,这才慌不择路的去扶风城避难。

    只是如今,这些将士却是叫苦不迭。

    只因为,他们彻底的被苍冥的将士给围堵了,寸步难行,只能够被困在城中。

    甚至是,他们的粮草都不太充足了。

    继续这样下去,他们肯定支撑不住。

    正是因为这般,他们才逼不得已,送出了信鸽。

    可是,他们却是不知,这些信鸽却是被早已注意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羽卫劫持了。

    “主子,如今怎么办?”天诀出声。

    苍澜陌闻言,这才抬头,“放了信鸽,继续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天诀闻言,便是明白,将手中的纸条恢复了圆筒状,绑在了信鸽的腿上便走了出去。

    营帐内,再次只剩苍澜陌和天阳两人。

    “随时待命。”

    只四个字,但是天阳却明白苍澜陌说的是什么,故而也是什么都没有问,转身就出去了。

    信鸽,终于是落在了北辰烈的手中。

    这几日,因为关城被收了回去的缘故,北辰烈的脸色一直非常不好,北海的军营中,气氛一直低迷。

    无论是将领还是普通的将士,能不靠近主营帐便不靠近,生怕遭了池鱼之殃。

    可是,每日北辰烈都会召集众将领商讨。

    商讨的内容无非是如今如何行事,那些留在苍冥扶风城的将士该怎么办?

    北辰烈不是没有想过两边夹击,也就是说,他们攻打关城,扶风城的将士也攻打关城,再将那关城夺回。

    然而,此行太过冒险。

    因为,扶风城的将士也会背后受敌。

    况且,损失必定会极大。

    在这样的一场极有可能持久的战役中,一开始就损失惨重,并不理智。

    再说了,如此冲动的做法,其他的将领也不同意。

    毕竟,之前关城也是在苍冥两面受敌的时候被夺回去的。

    在同一件事上栽跟头,谁都不肯,更何况,如今的北海将士,早已对苍澜陌有了自心里而出的惧意。

    无士气,如何打仗?

    信鸽飞来的时候,他们便再次的就这个问题在商讨。

    虽然,这些将领确实是非常的惧怕满面阴沉的北辰烈的,可是,对于生命,他们都是珍惜的。

    上战场的会是他们,他们可不愿意送死。

    所以,再怕,该反对的还是要反对的。

    所以导致了北辰烈身上的阴骘之气更甚,整个营帐中的气氛变得异常的低迷。

    信鸽一来,他们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信鸽上,之后又从信鸽身上转移到了拿着纸条的侍卫身上。

    再然后,就跟着那侍卫的步伐移动,最后,落在了北辰烈的手上。

    只因为,此刻的信纸,就在北辰烈的手上了。

    在北辰烈展开信纸的瞬间,他们的心都莫名的提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

    然后,他们看到,北辰烈的手握紧了,营帐内的气氛更加的冷沉。

    众人小心的抬眼,便见北辰烈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杀意,那原本就集聚戾气的眼眸,此刻变得更加的可怕起来。

    没有人敢出声,可是这样不出声,也没办法。

    于是,一群将领就开始挤眉弄眼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神推拒着对方开口。

    可是,谁又愿意先开这个口?

    先开口,先遭殃,这是亘古不变的一个道理。

    最后,开口的重任就落在了平日里最受北辰烈的那个将军身上了。

    “殿......”开口第一个字,就能听到他声音中的颤抖,“殿下,可是扶风城的消息?”

    问完这句话,他身子都开始颤抖了,而与此同时,北辰烈陡然抬起头来,眸色可怕,吓得他差点坐不稳。

    “自己看!”北辰烈说着,手一扬,原本轻薄的纸条,就这样的飘落在那将领的手中。

    那将领拿起来一看,脸色当即一变,眼底凝重。

    然后,纸条便在众人的手中传阅。

    一个个看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凝重!

    “殿下,没想到苍冥的将士竟是将那扶风城包围了,若是强攻进去,那十万将士.......”

    话没有说完,可是话里的意思,谁都知道。

    这样的情况下,最大的可能就是被瓮中捉鳖。

    虽说北海在扶风城有近十万将士,可是被关在城中,若是火攻,那十万将士就相当于蝼蚁。  这般,他们心中怎能不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