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可是殿下来了消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北辰烈冷哼一声,道:“无能,要的何用?”

    此刻,北辰烈口中无能的,自然是那十万的大军了。

    此话一出,众将领脸色一变。

    十万人,怎可说不要便是不要?又不是十个人?

    当即,众将领非常其心的跪在了北辰烈面前,“殿下,三思。”

    “别说三思,本殿下三十思都有了。”北辰烈一脸的不耐烦。

    此刻的北辰烈心中十分的烦躁,根本就不管自己说的是什么。

    可以说,此刻的他看着面前这些人就觉得烦,想要尽快的打发了。

    然而,这些话听在这些人的耳朵中,却是心中一沉。

    将军王楚当即站出,劝道:“殿下,那是十万人,并非一万,万不可这般放弃。”

    赵伦闻言,当即也抱拳。

    “殿下,若是弃了他们,几十万的军心便失去了,殿下三思。”

    赵伦说完,吕振也准备接口。

    然而,已经不耐烦了的北辰烈哪里还允许吕振继续说下去?

    “行了,你们都出去。”北辰烈挥一挥手。

    “殿下。”

    众人心惊,齐声呼道。

    “出去!”北辰烈身上冷戾的气息更甚。

    众将领一个个心颤颤的,但是却一个个的笔挺的跪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难得的这般的意志坚定。

    北辰烈见此,额上青筋一点点的跳动,想来应该是极为的隐忍的。

    可是,那唯一的理智也让他不能对这些将领怎样,否则,这仗谁来打?

    “备笔墨纸砚。”北辰烈冷冷的道。

    众将领微愣,王楚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忙的将笔墨纸砚摆在了北辰烈的面前。

    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北辰烈的手。

    王楚,便是北辰烈身边的红人,那个被北辰烈看重的那个将军,今年三十余岁,小麦般的肤色,瘦削的脸,样子倒是没有什么看头。

    只是,王楚看了半晌北辰烈的手,却是不见北辰烈动,一抬头,就刚好对上了北辰烈的冷冷的视线。

    当即,背脊一麻,心中暗自吐苦水。

    “退开!”北辰烈冷声。

    王楚闻言,赶忙会回了自己的位置,头低垂,不敢继续窥探。

    虽然,其他的将领和王楚一般,非常好奇北辰烈这是想要写什么。

    可关键是,他们没有这个胆儿啊。

    而在他们垂首的时候,北辰烈早已将挥笔,快速的写了几行字,然后迅速的卷好。

    而后,对着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荣唐:“信鸽!”

    荣唐当即转身进入了内帐,从笼子里抓出了一只北辰烈专门训练的的信鸽。

    从头到尾,荣唐的面色都没有变化,也没有停顿或是犹豫。

    可是若是细看,便能够看出荣唐的眼底带着一丝的复杂。

    因为一直站在北辰烈身后的缘故,所以荣唐是看到了北辰烈写的内容的。

    虽然,觉得不妥。

    可是自从洛王他们去了北海,让主子受困之后,主子性格就变得更为暴戾。

    跟随在主子身边的他跟荣古都常常遭了池鱼之殃,如今的荣古此刻甚至还在养伤。

    所以,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反正,主子的命令,他们执行便是。

    这样的想着,荣唐已经将手中的信鸽放到了北辰烈的手中,而北辰烈快速的将纸条塞到了信鸽的腿上。

    信鸽扑腾扑腾几下就飞出了营帐,营帐内又恢复了安静。

    这个时候,几个将领微微抬头,面面相觑。

    所以,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大殿下这是写了什么?

    “行了,事情本殿下自有安排,你们可以出去了。”北辰烈极力的隐忍着心中的火气,近乎平和的与几位将领道。

    当然,只有北辰烈自己觉得自己的语气是平和的吧。

    “可是......”

    有人还想开口询问,但是却是被北辰烈一个眼神给吓住了。

    最后,几人再次几个眼神的交流,便出去了。

    没办法,殿下都做了安排了,信鸽也飞出去了,他们还能怎样?不就只能干等着么?

    不多时,信鸽飞出了宣城,直直的朝着扶风城而去。

    而此时,扶风城内的临时将军府中,沙华正来回踱着步子。

    沙华是守在扶风城中的北海的将领,这段时间他的头发都快要愁白了。

    虽然后悔过让余社带兵躲到了这扶风城中,可是沙华心中非常清楚,即便是余社没有慌不择路的跑来,他们也会被困在这扶风城中。

    “将军!”

    外面有小兵来报。

    沙华闻言,当即三步做两步的到了门口,“可是殿下来了消息?”

    然而,沙华如此的激动的模样,却是让门口准备通报的小兵吓得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将军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小兵的心中打鼓。

    显然的,这小兵并没有听清楚沙华的话。

    小兵没有听明白,小兵身后的人可是听到了。

    “老沙,你说什么?殿下来了消息,殿下要来救咱们了么?”

    话落,小兵便被一把被人扯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带着几抹憔悴的中年男人。

    小兵此刻正是一脸的委屈,他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来通报一下余社余将军来了么?

    不但要被沙将军吓唬,还要被余将军吓唬,他容易么他?

    被吓得有些可怜兮兮的小兵,也顾不上与两头儿打招呼......阿不,顾不上说一声告退,便非常不在状况的离开了。

    显然的,他还是没有听到两个将军说话的内容。

    若是听到了,怕外面的军心就得动起来了。

    看到余社,沙华面上的激动瞬间消散,脸色有些难看了。

    如果可以,他想将面前的人扔出去。

    可是......

    “进来吧!”沙华淡淡的说着,然后走进了房间。

    余社看着沙华那样子,就知道沙华这是不待见自己了。

    本来,人家的粮食本来可以吃一个月的,他们一进来,那粮食就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了,这才十日的时间还不到。

    余社心中也郁闷,可是想到了苍澜陌那手段,余社心中的郁闷也瞬间消散了。

    余社可以保证,若是沙华面对苍澜陌,肯定比自己好不到哪儿去。  所以,沙华又有什么好小瞧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