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何为必要手段?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说心中是这样想的,可是余社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提步便走了进去。

    不管怎样,还是先听听殿下有什么指示的好,被困在苍冥国内,那感觉还真是不好受,有种随时就性命堪忧的感觉。

    “殿下有什么吩咐?是要来救咱们了么?”

    一进去,余社便出声询问,眼中依旧带着几分的期待。

    沙华闻言,却是瞥了一眼余社,然后便坐到了主位上,沉默。

    余社有些抓耳挠腮的感觉,本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还是先坐下了。

    坐定后,余社便又看向沙华,还不等余社开口,沙华就开口了。

    “我并无殿下消息。”沙华淡淡的说着,可是语气中却是带着难以掩藏的郁闷和惆怅。

    他也想有殿下的消息啊,可这不是没么?

    没有殿下的消息?余社一愣。

    然后脸色微变,“你方才不是还说了殿下么?”

    此刻余社心中有些怀疑,心想着沙华这是不是故意骗自己的。

    毕竟方才他还听到......

    “我是说了,但......”不等余社想完,沙华就开口了。

    可是,沙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扑腾扑腾’的声音给打断了。

    一只信鸽从半敞着的窗户外飞了进来,停在了不远处的椅背上,发出咕咕的声音。

    沙华顾不上与余社说话,激动的起身,直接朝着信鸽走去。

    不得不说那信鸽的素养极好,并没有因为沙华那夸张的动作而有任何的惊吓。

    倒是余社比较不经吓,在沙华突然一下子起身的时候,以为发生了什么,吓得跟着一起站起来了。

    没办法,自被苍澜陌打的落花流水之后就,余社就有种惊弓之鸟的感觉了。

    在看到沙华是走向信鸽的时候,余社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而沙华,在看到信鸽上的内容的时候,脸色却完全的变了,甚至直接的不顾形象的跌倒在最近的椅子上。

    余社见状,走过去,“怎了?”

    他有不好的预感。

    沙华抬眼看先余社,然后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余社,让余社自己看。

    纸条上的字不多,余社一下子就看完了。

    只不过,看完之后,余社的脑袋翁的一声,大脑随之一片空白。

    这......

    纸条上字不多,大致的内容是让他们想办法自己回去,如果实在不行,可以自己采去必要的手段。

    也就是说,他们的殿下,是不打算管他们了?

    这样的事实,让他们有些接受不能啊。

    终于,大脑的动力一点点的恢复过来,余社看向沙华。

    “怎么办?”余社看着沙华,问道。

    他带入这扶风城内的将士就有近十万人,加上扶风城内原本就有的北海将士。

    这可是十多万的将士,十多万,不是十多个啊,殿下真的就可以说放弃就放弃么?

    余社虽说被苍澜陌骇到了,可是毕竟是当将军的,脑子是有的。

    沙华很想说:你问我怎么办,我问谁去?

    可是,终究,沙华还是忍住了。

    然后,起身,朝外走去。

    余社见状,赶忙也跟了上去。

    如此模样,当真像余社是沙华的下属,可是其实,沙华的品级和余社是一样的。

    没办法,谁让余社和余社带来的兵现在是吃沙华用沙华的呢?

    谁先有求于谁,谁便是孙子,这话还是没错的。

    “你去哪里?”余社问。

    沙华没有回答,只是往前走,可是面上的凝重,却是十分的明显。

    余社不再开口说话,只跟在沙华身后。

    没办法,现在的他们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

    “备马!”

    走出了院落之后,沙华对着门口的小兵吩咐道。

    当然,不是之前那个被吓懵了的小兵。

    这小兵比起之前那个,可是机灵了许多。

    朝着两位将军行了礼,便转身离开备马去了。

    等沙华和余社两人走出府中,门口早已有两匹骏马等候在那里,正哼哧哼哧的哼气,正由俩小兵牵着。

    沙华翻身上马,余社紧随之。

    然后,二马朝着城西而去。

    城西,是扶风城内最贫瘠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人居住。

    而那里,有一处非常空旷的场地,也就是他们的营地。

    往城西的路上,他们显少看到行人,不过两人谁都没有在意。

    别说是余社带着近十万将士来这扶风城了,就算是沙华之前的那五万人在这城中的时候,也是显少看到行人的。

    即便是有行人,看到他们一行人那也都是要做鸟兽散的。

    到了城西以高地,两人便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军帐,一眼看去,便觉得非常的拥挤,到处都是士兵。

    可是,沙华和余社两人并没有要进去营地的意思,只坐在马背上,远远地看着。

    看着这样的营地,两人的心情不由得都变得沉重起来。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一缕风吹过,随着风过去的痕迹,沙华的声音也飘远了。

    沙华说:“何为必要手段?”

    沙华心中清楚,虽然他们此刻这里有差不多快十五万的兵马,可是,想要出去,谈何容易。

    虽然,城外的苍冥军大概只有四五万的样子,可谁知道关城有多少的将士正等着他们?

    况且,若是他们此刻强攻出去,那一处的城门,一次又能出去几人?

    还不是等着被苍冥将士宰杀么?

    就算是他们同意,那些将士怕是也不会同意的。

    况且,出了扶风城,还有关城。

    他们要回去北海的宣城,必定先要经过关城。

    如今是在城中,生活尚且不成问题,可是若是被挡在了荒郊野外,那么多的将士,该如何的生存?

    不得不说,沙华心中也是为那些将士着想的,毕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

    可是,沙华心中还是非常憋屈的。

    憋屈的不仅是沙华,还有余社。

    也是,十几万的人马被几万的人包围在城中,换谁谁不憋屈?

    可是,憋屈又如何?

    他们还是得想办法。

    强行突围显然是不可能了,所以,他们如今得想的是,大殿下口中的必要手段究竟指的什么。  沙华一人想不出,自然是要询问一旁的余社的,毕竟他们此刻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