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怕是撑不住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信鸽,再次落在了北辰烈的营帐之中。

    然而这一次,北辰烈看完字条,是直接的将那书案给锤垮了,地上一堆的碎屑。

    外面守着的将士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走了进来,只是才一进来,他们便后悔了。

    能不后悔么?殿下现在真的太恐怖了,他们只是来守门的啊,不想当炮灰啊。

    两个将士在心中呐喊,头都不敢再台。

    “滚出去!”北辰烈冷声。

    两个将士闻言,差点激动的想要哭爹喊娘,只往外面跑了。

    到了营帐前的时候,甚至还差点激动的直接跌倒。

    简直,太可怕了。

    也简直,太幸运了。

    毕竟,他们活着出来了不是么?

    两个将士差点就要涕泗横流了,总之,一切都不容易啊!

    北辰烈现在的心情很糟,这是必然的。

    他原以为自己写出的那封信能够提到提醒的作用,却是没有想到,苍澜陌竟然给他来了一个空城计。

    如今,他能怎么办?

    真的要放弃那十几万的人马么?

    若是这般......

    这几日的时间,北辰烈不是没有想过问题的严重性。

    而他心中的顾虑太多,心中几番权衡下来,却是还没能够拿定主意。

    就在北辰烈满心的阴郁的时候,营帐门口传来了将士小心的通传声。

    “殿,殿下。”将士声音有些发抖,很显然的,这将士是真的怕北辰烈。

    “何事?”北辰烈的声音传来,但是这声音......不得不说,比之前的更冷了几分。

    “几......几,几位将军在求见。”

    将士说完吞了吞口水,然后小心的瞥了一眼身后的王楚等人。

    王楚等人此刻的脸色,却是凝重中带着焦急,焦急中带着凝重。

    总之,看着就是一副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前有殿下,后有几位神色凝重的将军。

    这将士表示,亚历山大。

    帐内,北辰烈一听其他将领找上来了,眉头不由得皱的更加的紧了。

    “进来!”

    虽说极为不相见,但是北辰烈还是让人进来了。

    几个将军先后进入了营帐,而后,不等北辰烈询问,便齐齐跪在北辰烈跟前。

    “殿下!”

    众人朝着北辰烈喊道。

    之后,便由赵伦出声,“殿下,请救救扶风城的将士。”

    “请殿下救救他们!”其他将领一同附和。

    北辰烈闻言,眉心不由得再次仅拧。

    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他们也听说了扶风城的情况?

    “殿下,末将等听闻扶风城的将士快要饿死了。”

    “是啊,殿下,听闻扶风城粮食已然不多了,扶风城的百姓全部不知所踪。”

    “殿下,扶风城内只剩咱们北海的将士,情况十分严峻。”

    “殿下,再不救他们,他们怕是撑不住了啊。”

    “殿下,即便是让我等现在便去攻城,我等也愿意。”

    几个将士你一言我一语,便道出他们来的原因以及目的。

    只是,这些人说的话,却是让北辰烈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他才收到消息,这底下的将领就全都知道了?

    而且,之前他说攻城,这一个个的都不同意,如今,竟还主动求去攻打了?

    所以,他这个殿下,是不是当的有些失败了?

    北辰烈心中如此的想着,脸色有些难看。

    “这消息,你们从哪里听来的?”北辰烈沉声。

    几人面面相觑,一脸的不解。

    他们都知道了,莫不是殿下不知?

    想着,王楚便朝着北辰烈抱拳,道:“殿下,这事情外面已经传遍了。”

    所以,不只是他们知道,就算是军中的诸位将领也知道。

    北辰烈显然的也悟出了这一点,脸色就愈加的难看了。

    可是下一刻,他也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苍澜陌设的局。

    如今,他们这些人,极有可能正在苍澜陌的局中走着。

    苍澜陌,他究竟想做什么?

    一时间,北辰烈想不出所以然来。

    可是,只要想到苍澜陌正在给自己设套,他心中就特别的不爽快。

    自己究竟是哪里比苍澜陌差了?凭什么事事都是栽在苍澜陌的手中?

    身上的戾气,在想到苍澜陌的时候,又深了几分。

    “殿下!”

    见北辰烈身上的戾气更甚,却并没有要回答他们话的意思,有人出声提醒北辰烈做出决断。

    没办法,如今军中将士都听说了那十多万兵马的现状,一个个的都看着他们。

    只要一个决定错误,军心什么的,就全部没了。

    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心中都十分清楚。

    别说这仗能否继续打,就是他们这些做将军的能否继续当他们的将军都说不定了。

    北辰烈只冷眼扫过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朝着营帐外走去。

    几个挡了路的将领,十分自觉地往旁边挪去,给北辰烈让了一个道儿来。

    等北辰烈出了营帐,他们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起身跟了出去。

    北辰烈一出营帐,入眼可瞧见的将士都纷纷朝着这边看来,一个个眼神,都带着几分的期盼。

    越是往前走,越是能够看到这样的眼神。

    看着这些人,北辰烈的面上却毫无表情。

    直到,前面聚满了人,北辰烈五路可走。

    接着,就是万千的将士齐齐的单膝跪在北辰烈的跟前,没有说任何话,全部都无声无息。

    很显然的,他们都是来请命的。

    众将士如此的齐心本该是好事,但是北辰烈却并不觉得今日这般的齐心有什么好。

    说白了,这些人,都是在逼迫他,逼迫他下决定。

    就在此时,北辰烈的左侧传来了骚动,有马蹄声传来。

    而跪在那一侧的将士迅速的让开,与此同时,几人几马便出现在了北辰烈的跟前。

    为首那人,却让北辰烈眼底闪过一丝的惊讶。

    这时,几匹马到了北辰烈的跟前,而后齐齐下马朝着北辰烈行礼。

    “参见殿下。”

    然而,北辰烈并没有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接受那几人行礼,而是慌忙上前扶起了为首的那个。

    “舅舅不必多礼。”

    北辰烈此刻,身上的冷意和戾气收了许多。

    当然,这个舅舅并非是他嫡亲舅舅兵部尚书莫坤,而是将军府庶出的莫迪。

    只不过,这莫迪在军中的地位并不低,而北辰烈这一次能够带兵来这一遭,也是有这个舅舅的支持的缘故的。  也因为如此,北辰烈对这个舅舅也是多了几分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