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天呀噜!救鸟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然的,苍澜陌不可能看到苏小喜。

    可是,复杂西南西北送信的雪驰回来了,并且还带回了来自喜儿的思念。

    信中,喜儿话不多,就‘想你,很想很想’几个字,

    可是,这封信对苍澜陌而言,却是至宝般的存在。

    苍澜陌是开心了,雪驰就有些郁闷了。

    主子都看着那些符号傻笑了小半个时辰了,那些符号真的就这么好看么?

    不得不说,看惯了主子恐怖的模样,如今这个模样,它倒是不习惯了。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被虐倾向么?

    主子哟,您老人家快点写回信吧,写完了我好先出去啊,鸟胆太小,跟主子待在同一个空间,鸟的亚历山大哎呀喂。

    所以,此刻,苍澜陌的营帐中,再次出现了只要雪驰带信回来就会出现的诡异的一面。

    当然,这次的诡异的场景有些许的不同。

    原本冷漠的男人,看着信在傻笑,原本惧怕男人的鸟眼此刻是一脸的纠结和哀怨。

    若是有人瞧见这个情景,肯定会觉得惊异。

    不过,雪驰现在最在乎的是,主子什么时候写回信啊?鸟好早走啊!

    为嘛每次主子都要等很久很久才放鸟走呢?

    雪驰心中各种问题,都快被问题憋的抑郁了。

    终于,在雪驰内心的千呼万唤之下,苍澜陌的视线从苏小喜的书信中抬起头来,朝着雪驰的方向看来。

    雪驰冷不丁的与苍澜陌的视线对上,鸟腿一抖,翅膀几个扑腾,还是摔倒在椅子上。

    那模样,实在是有些凄惨。

    嗯,总之,让人无法将那样的摔倒姿势放在鸟的身上。

    苍澜陌看着雪驰这么狼狈的模样,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羽十!”

    苍澜陌出声。

    雪驰听到了熟悉的称呼,当即羽毛一抖,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眼中带着一抹的戒备。

    在雪驰站起身的瞬间,营帐内出现了一人。

    此人一身黑裳,面上蒙着黑巾,眼中并不见任何的情绪。

    到了帐内,便恭顺的朝着苍澜陌抱拳,“主子!”

    苍澜陌微微颔首,视线瞥向雪驰,“带回鬼谷重新训练。”

    此人,便是羽十。

    羽十显少出现在人前,并不时常露面。

    而羽十,最大的任务便是负责与鬼谷传递苍澜陌的命令,然后便是驯养送信的鸟儿。

    雪驰自然是这些鸟中的佼佼者,这才会被苍澜陌选中为苏小喜传递书信的那一只。

    雪驰比起其他的海东青,耐劳能力还有速度,都要快一些,最为重要的是,雪驰更有灵性,似乎能够听得懂人类的语言。

    所以,雪驰摔倒,在苍澜陌看来,就是雪驰近日懈怠了的结果。

    雪驰听到了苍澜陌的话之后,鸟眼里带着懵逼。

    眨巴,眨巴,再眨巴!

    它,鸟耳朵没出问题吧?

    它,没有听错吧?

    主子,要让它回去继续训练?

    雪驰有些不可置信,一想到在鬼谷训练时的那惨无人道惨不忍睹的训练生活,它的鸟毛都要抖落了。

    所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主子要让它从新回去训练?

    刚才主子不是还心情好好的么?它除了摔倒,好像没有做错其他事情啊?

    难道,难道,它在心中催促主子的时候,被主子发现了?

    雪驰心中各种纷乱的时候,就觉得一个黑影渐渐的朝着自己靠近。

    一抬头,便对上了羽十那冷漠的眼睛。

    天呀噜,救鸟啊!

    雪驰惊恐的扑腾着翅膀,朝着苍澜陌飞去。

    呜呜呜,主子,鸟再不瞎想了,再不催促主子了,再不摔到了,主子饶命,鸟不要回去鬼谷训练,不要!

    那里简直是鸟的地狱啊!

    雪驰不停的在心中忏悔,鸟眼泪汪汪。

    然而,雪驰的速度是快,但是太了解雪驰的羽十还是很快的抓住了雪驰的翅膀。

    鸟身一僵,鸟想泪奔!

    嘤嘤嘤,主人,鸟不要走!鸟可以帮主人送信,鸟可以帮主人见鸟主人。

    雪驰扑腾扑腾着翅膀,不死心。

    苍澜陌似乎终于明白了雪驰心中的凄楚,抬眼看向雪驰。

    然后,开口对着羽十道:“不用带回鬼谷了,但是训练还是不能免的。”

    于是乎,最终,雪驰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就这样被带走了。

    对于不用回去鬼谷这一点,雪驰都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

    等羽十带着雪驰离开营帐后,营帐里一片安静。

    苍澜陌的视线促及那信纸的时候,眼底又有了暖意,然后小心的将那信纸给放入了一个香囊中,接着将香囊放在心口处。

    这一次,他不着急回信,就是不知道喜儿会不会惦记。

    想着,苍澜陌唇角微扬,只是心中却泛着酸意。

    那一抹的酸意,是想苏小喜给想出来的。

    想她的滋味,还真不好受,让人想抓狂,恨不得立刻飞到苏小喜的身边去,狠狠的吻她,好好的教训她。

    轻叹一口气,苍澜陌觉得,若早知喜儿会偷跑到西南军营中去,她当初倒是不如捎上她,将她带到这西北军营中来。

    如今南北相隔,真如同万蚁啃噬。

    “主子!”

    此时,帐外传来了天阳的声音。

    “进!”苍澜陌面上所有的神色在一瞬间消散,只一副无表情的模样。

    营帐的门被掀开,天阳走了进来。

    “主子,北海派人过来打探了。”

    这几日,他们这边一直注意着宣城的动静,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够率先知晓。

    苍澜陌颔首,淡淡的道:“他们粮食还够几日?”

    天阳闻言,面色怪异,然后正色道:“应该能撑三日。”

    是的,是‘撑’三日。

    要说,他们现在的粮食,一日都不够吃了,但是若是做成米汤,也是够三日的。

    反正,一时半会儿的,吃不饱,也饿不死。

    就是不知道连米汤都没得喝的他们,能够撑几日了。

    要说,饿成那样,对他们日后而言,那绝对是不小的阴影。

    苍澜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天阳默,等苍澜陌吩咐。

    “后日再送信到宣城去。”

    天阳闻言,应了一声是,见没有吩咐,便告退了。  只不过此刻的天阳,心中却不由自主的为扶风城的将士默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