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是你,对不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娄林此刻最想的便是找人来一同商讨此事,只可惜,最能与他商量的段培却是被他亲自下令处死了。

    至于宋义......宋义是个怎样的人,娄林心中多少也清楚,总也不会是值得深信的人。

    遇到事情没人商量的感觉并不十分的好,娄林这么多日来第一次后悔杀了段培了。

    来回的踱步之后,段培停住脚步,眼底闪过狠毒。

    有了!

    “来人!”娄林出声。

    营帐外守着的将士听到娄林的吩咐,便走了进来。

    “将军!”将士朝着娄林施礼。

    “去火头营找个人来,本将想问问本将这茶水是怎么回事!”娄林面色看起来并不好。

    那将士闻言,心想这将军怕是要问责人了。

    不过,这些并非是他一个小小的将士能够过问的,于是转身便出去了。

    没多久,那将士便带着一个火头军来了,这火头军面色黝黑,身材矮小,看起来十分老实的模样。

    他是负责烧水,挑水工作的,所以手臂十分的粗,肩膀看着也比旁人要结实很多。

    此刻,看着娄林,这火头军有些忐忑。

    “参,参见将军。”火头军朝着娄林行礼。

    娄林闻言,却只是从喉间嗯了一声,随即便对着那去找人的将士道,“你先出去。”

    那将士领命,便告退了。

    营帐中,就只有娄林和那火头军两人。

    “你叫什么名字?”娄林沉声问。

    火头军闻言,心中便觉得糟了。

    莫不是这是要杀头了?

    娄林见人许久不回答,眼底掠过一抹不满。

    不过很快的这一抹不满也散去,心有所惧的人,才更好的拿捏不是?

    娄林心中如此的想着,便声音微微缓和了些许,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一遍不敢回答,两遍不能不回答。

    “小的黑皮!”

    .....

    没有人知道娄林在帐内跟黑皮说了什么,但是黑皮出主帐的时候,脸色却是有些白,神色也有些许的慌张。

    等黑皮回到火头营的时候,便有平日里交好的兄弟跟他打招呼。

    “怎么回事,将军没有罚你吧?”那人一脸的关切。

    黑皮闻言,便道,“没有,只训斥了几句。”

    那人一听,也就没有在意了,转身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黑皮也挑着担子出了门,准备去挑水。

    军营不远处有一水潭,水潭里的水十分清甜,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活泉水,也是军营中的主要水源。

    放下了桶,黑皮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纸包,眼底满是纠结。

    这纸包是将军给自己的,让他将东西放入水里,否则,他就会没命了。

    看了一眼水潭,黑皮有些犹豫。

    最终,黑皮咬咬牙,还是将手中的纸包打开,尽数的倒入了水中。

    之后,黑皮便用木桶去盛水。

    只是,当黑皮挑着一担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愣住了。

    扁担从肩膀上滑落,水落地,溅湿了他的鞋......

    晚膳时间,等晚膳全部上桌之后,娄林却并不着急吃,而是走出了营帐外,四下张望着。

    “将军可有什么吩咐?”站在门口的将士看着娄林,便主动的问道。

    娄林闻言,只瞥了那将士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回到了营帐之中。

    过了今日,他倒是要看看苏小喜如何留在军营中。

    那毒,虽说不能致命,可是那些将士吃了,便会生不如死。

    而为了对付苏小喜,他还特意让人去买了市面上很难看到的毒。

    而无论苏小喜会不会给那些将士解毒,这个屎盆子怕是都能够扣在苏小喜身上的。

    到时候,他只要引导人说苏小喜这样只是为了让将士们感激,如此,军心还能在?

    越是想着,娄林心中越是兴奋。

    而后,便那拿起了筷子开吃起来。

    吃饱了,才有力气验收成果不是?

    反正,娄林可没有想过那黑子敢不照做。

    只是,饭吃到了一半,娄林就顿住了,此刻他额间,正有细密的汗珠一点点的滑落,脸上唇上早已失了血色。

    手,更是捂住了肚子。

    “嘭!”的一声,娄林跌倒在地上,桌子也翻到在他的身上,杯盘狼藉,娄林更是狼狈不堪。

    营帐内的动静非常的大,可是却是没有将士进来查看情况。

    娄林此刻痛苦不已,身子一直在颤抖。

    而他的脑袋,却是十分的清明,眼底更是带着不可置信。

    怎么会?

    为什么他也会中毒?

    没错,此刻娄林根据身上的状况,连系上了自己让黑皮下的毒。

    他不相信黑皮会有这样的胆子,毕竟之前的恐惧都不是装出来的。

    痛,一点点的蔓延,娄林却是咬牙从那桌下爬了出来。

    “来人!”娄林朝着外面喊道,可是,无人回应。

    娄林心下一沉,忍下身上所有的不适,也管不着身上是不是很狼狈,就朝着营帐外走去。

    出了营帐,却不见外面守着的将士,心中狐疑。

    而从四周巡逻的将士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这个想法让娄林心中一沉。

    而就在此时,娄林看到,苏小喜正朝着自己这一边走来。

    也不看苏小喜身后的旁人,娄林便指着苏小喜,“是你,是你对不对!”

    此时,苏小喜身后跟着其他的几个将领,但是娄林看不到其他人,他的眼底只有苏小喜。

    只因为,苏小喜是他心心念念的想要除去的人。

    娄林的喊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的突兀,巡逻的将士朝着这边走来,还有其他的将士也闻声朝着这边靠拢,却是不敢靠的太近。

    他们想要知道,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苏小喜,此时也离娄林更近了。

    娄林喘完了气,才又看向苏小喜,一副指控的模样,“是你,是你对我下毒的对不对。”

    深呼吸一口气,娄林继续道,“为了坐上我的主帅的位置,所以你对我下毒的对不对?”

    毒,是怎么来的,娄林心中自然是清楚的。

    可是,如今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能够栽赃苏小喜的机会,他怎能不用?  总之,为了赶走苏小喜,娄林是一个连自己都能够利用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