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乌伦,你大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小喜看着娄林,神色淡然,不见一丝多余的表情。

    “娄将军,滋味如何?”苏小喜淡淡的问。

    滋味,自然是不会好受的。

    而娄林,此刻正因为苏小喜这句话,愤愤的瞪着苏小喜。

    要不是苏小喜,自己也不会中毒了,因为不是要对付苏小喜,自己断然不会买回来这种毒。

    反正,此刻的娄林是想不到自食恶果这个词的。

    只是,苏小喜这句话,却是让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将士们眼底都出现一抹狐疑。

    郡主说的这句话,莫不是说明郡主真的是如娄将军所言,给娄将军下毒了?

    看着娄将军这一脸痛苦和愤怒的模样,也不像是作假。

    可是,这些日子里来,郡主一直穿梭在伤员中,对受伤的将士们可谓不遗余力。

    这些,他们都看得清楚。

    这样体恤下属的郡主,又怎么会为了主帅的位置给娄将军下毒?还是说,因为之前的恩怨?

    可是,郡主看着也不像是一个会斤斤计较的人啊。

    将士们有些纠结了,毕竟苏小喜这些日子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他们都不愿意这般的就误会郡主。

    不得不说,也亏得是苏小喜的形象上去了,否则还不得像之前那般的,还没有开口就要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娄林左右观察那些将士们的脸色,心中微惊,没有想到苏小喜这么会收买人心。

    不行,一定不能就这么过去了。

    想着,便抬着无力的脑袋,对着苏小喜道:“郡主,你这是承认毒是你下的了?承认想要娄某的地位了?”

    “放你娘的臭狗屁!”

    都不等的苏小喜开口,就有人先忍不住了。

    这忍不住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自然就是乌伦了。

    乌伦本就是气性大的,在苏小喜打败了他之后就对苏小喜服了,之后那一场畅快的胜仗,更是让乌伦对苏小喜心服口服。

    这般,乌伦又怎会让娄林污蔑苏小喜?

    娄林被一个官位比自己低很多的参将给骂了,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若非是黑暗,众人便能发现娄林的脸色都是铁青的。

    可是,乌伦话都没有说完,他抖了也没有用。

    “郡主是何许人?她手中有皇上的金牌,想要超越你坐上主帅的位置,不是轻而易举?”

    说着,朝着地上呸了一下,“对你下毒?我都觉得那是浪费毒药了。”

    开玩笑,郡主的毒药岂是娄林这样的人能用的?

    不得不说,像是乌伦这样的性子急的,敢越级骂自己上级的人,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也亏是在这战场中,若是在朝堂,乌伦怕是早就连骨头都不剩了。

    而娄林,此刻被乌伦的话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至于苏小喜,这个时候正看着乌伦,眼底带着些许的诧异。

    倒是没有想到像乌伦这样的傻大个,竟然还有这样毒舌一面,骂人打击人的时候,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不得不说,听着还真是有些痛快。

    乌伦的话,让那些将士都愣住了,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口水,一副‘敬你是一条好汉’的表情。

    简直,不能再震惊。

    这乌参将的胆儿,好像挺肥的啊。

    乌伦对此一点都不在意,而是满眼嫌弃的看着娄林。

    娄林吸气又呼气,呼气又吸气,好不容易才压得下自己的情绪,同时压下身上的各种的不适。

    “乌伦,你大胆!”娄林怒声,声音中带着几分的喘。

    “娄林,你才大胆!”乌伦不甘示弱,那气势,那威风,竟是比娄林的要高了许多。

    娄林:......

    他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僵持,许多人都倒抽了口凉气,不知道乌伦这是不是向天借了胆子,居然真的跟娄将军杠上了。

    要知道,娄将军再怎么说都是他的上级,即便娄将军此刻没有力气,可是谁保不准下一刻娄将军就要收拾乌伦了?

    这乌伦,是不要命了吧?

    然而,在这个时候,那些觉得乌伦可能不要命了的将士们却突然的发现,站在苏小喜身后的那些的将领们,神色一个比一个还要复杂,却没有一个要阻止乌伦的打算。

    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

    集体反了娄将军了?

    这个大胆的想法,让许多的将士都颤抖了。

    而因为这边的动静太大了的缘故,所以很快的就又聚集了更多的人。

    “好啊,乌伦!”

    娄林终于缓过气来,只是,他人依旧在抖,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

    “我很好!”不好的是他。乌伦丝毫不在意。

    娄林忍住迸发的火气,满眼的阴沉,“来人,将乌伦给本将拖下去!”

    然而,乌伦气定神闲,其他的将士一脸懵逼。

    这个,是要他们拖么?

    可是,怎么觉得气氛不太对啊?将士们想着,却是没有人有动作。

    “娄林,你可知罪?”

    就在此时,苏小喜开口了,声音清冷,带着几分的威仪。

    “我何罪之有?”娄林下意识的就开口,只是话说出口之后,娄林的脸色就不好了。

    他为何要接受苏小喜的质问?她是郡主又如何?他还是这军中的主帅呢!

    “不认罪?”苏小喜抬眼,一双冷眸直接看向娄林,娄林都不知道为何,身上又是一个哆嗦。

    他不想承认,他对苏小喜的目光,有些恐惧。

    “郡主要说什么,说便是,何故故弄玄虚。”娄林站直了身子,疼痛传来,可是却强忍着,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戒备着苏小喜。

    苏小喜看着娄林这般,面上也无变化,只道:“带上来吧!”

    带上来?娄林疑惑。

    带上来什么?

    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便见苏小喜的侍卫带着一个火头军打扮的男子走了上来,那男子的眼底,带着恐惧。

    这人,便是之前的黑皮。

    看到黑皮,娄林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会?

    随后,眼底带着几分的嫌恶。

    没用的东西,下个毒都下不好。

    只是,环顾四周,却是不见任何一个将士有异样。

    娄林这下子才明白起来,敢情,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中毒?  不得不说,娄林的反应有些迟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