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娄林失踪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事,本郡主一定会上奏皇上,让皇上定夺的。”苏小喜冷冷的开口。

    随即,转而对围观将士道:“将娄将军送入帐中,在皇上旨意下来之前,不得出营帐。”

    “你有什么资格......”苏小喜话落,娄林当即便不满了。

    苏小喜不等娄林将话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令牌,一脸冷然的看向娄林,“不知道娄将军觉得,本郡主可有资格?”

    金牌一出,众人皆下跪,娄林虽是不甘,却还是不得不下跪。

    有金牌在手,娄林便什么都不是,这一点也正是娄林急于除去苏小喜的原因。

    可是,娄林不是一个轻易甘心的人,抬头便道:“这恐怕是郡主的目的吧?如今郡主目的达成......”

    娄林的话并没有说完,只因为苏小喜的眼神太冷,让他打心眼里的畏惧,根本就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而且,不知道是从谁身上传来的一种压力,让他的身子更难受,身上的痛意更深。

    这样的痛意,让娄林原本跪着的身子直接扑倒在身上。

    在娄林昏迷之前,他听到苏小喜说:“今后军中大小事务,大家可以找乔将军。”

    最后一刻,娄林心中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等娄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的一个晚上。

    营帐内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微暗的小灯点在那里,火苗跳跃。

    然而,抬头的时候,娄林却是看到自己床边正站着一个人。

    这人,一身将士的打扮,但是头盔戴得非常的低,看不清面容。

    “你是谁?”娄林觉得身子有些虚弱,但是中毒的迹象却是没有了。

    他知道,肯定不会是苏小喜救的自己,那么,是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解药?

    “主子对你做的事情,非常不满意。”

    男人沉声道,声音中不带一丝情绪,就好像他本就不是一个有情绪的人一样。

    娄林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怔,应该是想起来什么了,眼底带着震惊。

    只是很快的,娄林便敛下了神色,对着那人道:“你主子究竟是谁?”

    那男人闻言,唇角微微掠起一抹弧度,那弧度中却是不见丝毫笑意。

    “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是知道了。”至于不该知道的,就永远不会知道。

    娄林却是不知道这人话里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只是蹙眉。

    “少夫人有话让我带给你。”男子并没有让娄林继续想下去,而是出声说明来意。

    少夫人,指的自然是赵茹涵。

    一听到男人提及赵茹涵,娄林的眼神就松动了些许,眼底带着某种不易察觉的渴望,身上也起了反应。

    这几乎是在听到或者想到赵茹涵的时候,身体会起的本能反应。

    这些,娄林自己以为非常隐秘,却还是被男人看进了眼底。

    娄林并不知道,那头盔下的眼底,带着一抹讥讽,不过很快的就消散了。

    “涵儿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很显然的,娄林的脸色变好了很多。

    “少夫人让我问你,你在乎自己还是在乎娄家?”

    娄林一听是这个问题,脸色便是一沉。

    但是,并没有多想,娄林便给出了答案,“娄家!”

    这个答案,几乎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中的。

    “既是如此,那还请娄将军为娄家做一件事。”

    ......

    因为娄林中毒的缘故,所以娄林所在的主营帐把守的人并不多。

    而这一夜,夜深之时,巡守的将士换班的时候却是发现主营帐前一个把守的人都没有。

    “人呢?”领头的人一脸的疑惑。

    其余人自然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也是,他们才换班过来,自然不可能知道人去了哪里。

    犹豫了一会儿,这一队的巡逻的将士便觉得可能是有人撤了那些守门的,也就没有在意,离开继续巡守去了。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刻营地的某一角,正有几个人昏睡在那里。

    而军中此刻正有几个营帐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

    夜,渐渐深了。

    一队人马,正快速的朝着郝月的营地奔去。

    等苏小喜知道营地少了几千个将士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辰时了。

    原本负责守在娄林营帐外的几个将士正跪在苏小喜的跟前,一脸的懊恼。

    “是小的们没有守住娄将军,还请郡主责罚。”

    因为娄将军的身份是西南军营的主帅的缘故,所以苏小喜是打算娄林由苍帝定夺,故而也就只派人守着,也没有想要给解毒的意思。

    按照苏小喜的想法就是,反正是死不了的。

    却是没有想到,死不了,人倒是不见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苏小喜问。

    几个将士面面相觑,最后由一个人回答。

    “郡主,小的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将士道,“小的们早上醒来就发现在不在娄将军帐前了。”

    原来,这几个将士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不知道怎么到了军营的角落里,便赶忙的回到了娄林的营帐。

    却发现里面竟是没有人的,这才慌张的过来向苏小喜认罪。

    苏小喜一听,眉头微微拧起。

    “郡主!”而就在这个时候,乔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苏小喜惊讶这一大早乔海会来,却还是说了一声是。

    乔海进来,先是看到地上跪着的将士,随即才朝着苏小喜抱拳,只是脸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苏小喜问,直觉告诉她,乔海来此可能与娄林失踪的事情有关。

    果不其然,乔海说的下一句话便证实了苏小喜的猜想。

    “郡主,昨日营中少了几千的将士。”乔海将来意说明,“那些人均是娄林的心腹。”

    苏小喜闻言,面色凝重的让那几个将士将他们的来意跟乔海说了一声。

    乔海闻言,神情也有几分的凝重。

    “郡主,娄林他......”

    乔海想问,娄林身上不是中了毒的么?怎么会突然的失踪?

    而失踪的除了娄林便是娄林的人,显然的,那些人是娄林带走的。

    可是,娄林因何带走那些人,又如何带走的那些人?  心中,有着诸多的疑惑,有待解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