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偷袭,昏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看着苏小喜那张带着凝重的脸,乔海止住了想要出口的话。

    而这时,苏小喜抬眼看向乔海,“应该有人给他解毒了。”

    说着,便看向那几个将士,“昨日可有人进去过营帐?”

    几个将士闻言,想了想,便道:“昨日有个说是要给将军擦洗的将士去过,说是宋将军派去的。”

    苏小喜闻言蹙眉,当即便让几人出去,并且吩咐他们将宋义找来。

    然而,宋义来后,却是一脸的懵逼。

    “郡主,属下并未派人去娄将军的营帐中。”娄林所做之事,怕是不得善终了。

    既是如此,他又怎会去接近?这不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么?

    同时,宋义也郁闷,为何这事情就到了自己的身上了?谁要陷害他不成?

    苏小喜看着宋义的模样,也觉得宋义不可能。

    并非是苏小喜信任宋义,而是她觉得宋义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如今娄林都这般了,宋义岂会去照顾娄林?

    不得不说,苏小喜看人的眼光还是非常的准的。

    而此时,正有一队人马匆匆的朝着苍冥的营地奔来,放哨的将士看到,便快速的击鼓通知。

    听着鼓声,苏小喜思绪回笼,有些不解的看向乔海。

    固然苏小喜看了许多的兵书,有自己的一些见解什么的。

    可是对军中不同的鼓声却是没有什么经验的。

    “有一小队人马朝着这边来。”乔海见苏小喜不懂,便解释给苏小喜听。

    这是非常短促的鼓声,代表的是小队人马。

    若是那种绵长型的,便是代表着大队的人马。

    还有其他各种不同的鼓声代表着其他不同的意思。

    总之,对于这样的传递消息的鼓声,苏小喜不得不叹服,比让人跑腿要快太多了。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那鼓声变了。

    乔海蹙眉,然后直接告诉苏小喜,这鼓声代表着那小队的人马是自己人。

    然后,苏小喜和乔海对视,两人的眼底都传递着某种讯息。

    “是娄林的人!”两人异口同声。

    之后,几人一同朝着军营门口而去。

    当一行人到了军营门口的时候,那一队的人早就进入了军营中。

    只是,军营门口,却是有了不小的骚动。

    “军医,军医!”

    不知道是谁在喊。

    “将军受伤了,快!”

    “军医在哪里?”

    这样的声音,一直不断。

    而此时,正有将士拉着一个老军医,正朝着这边跑来。

    军医脸色通红,有些喘不过气来,应该是被拉着跑的太着急了。

    看着这样一幕,听着那些焦急的话语,苏小喜隐约猜到受伤的人是谁了。

    “去问问怎么回事!”苏小喜对着身后的余生道。

    余生闻言应下,便朝着那骚乱走去。

    很快的,余生便返回来了,他的身边正跟着一个将士。

    苏小喜的眸色微闪,却还是平静的看着那将士走向自己。

    那将士走到苏小喜的身前,便直接朝着苏小喜单膝跪地。

    “郡主!”说着,那将士朝着苏小喜重重的磕头,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郡主,将军说因为一时没有想通,故而做出了错事,觉得对不起众将士,便带着我等前往郝月,想要将功赎罪。”

    将士道明了原由,说完后,那将士甚至因为激动红了眼眶。

    原来,昨夜娄林是带着他们去郝月的军营,偷袭去了。

    原本是为了烧了敌军的粮草,可是在实施之前却被发现,最后两方打在一起。

    最后粮草没有烧成,但是娄林重伤了对方一个将领。

    只不过在撤离的时候,娄林突然身子不是,脑袋被敌军投来的石头打中,如今正昏迷之中。

    而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娄林想要戴罪立功,并不想这样就被谴回京城。

    因为娄林心中清楚,他所犯的事情,要么就是降职,要么就是被谴回京城。

    苏小喜闻言,不由得惊讶。

    竟是没有想到娄林带着几千人连夜离开军营,就是为了偷袭郝月?

    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可是却一时间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了。

    而这时,那一片骚动之中,传来了一道愤怒的声音。

    “什么叫做救不回?有种再说一次?”

    “放肆!”任源的声音传来,“有你这样跟军医说话的么?”

    一般的大夫并不愿意来军中,因为不仅条件苦,而且还累。

    来军营中的要么就是比较一般的大夫,要么就是自愿来军中的大夫,如若不然,就是被派来的。

    可是无论是什么大夫,在军中,都算是急缺人员,所以一般情况下,众将士对大夫的倒也是恭敬的。

    毕竟刀剑无眼,谁又能保证自己在战场上不会受伤呢?

    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创伤没有好好的处理好,都可能丧命,更何况是刀剑砍出的伤?

    所以,本来就在附近的任源,在听到动静之后便第一时间赶到。

    听到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任源也有些意外。

    可是听那将士对军医不敬,他还是出声了。

    那将士被训斥,却是没有收敛,反而是道:“任将军,他是庸医,将军好好的,怎么可能没救?”

    虽说,娄林在军中做出了那些事情,却是是让许多人心寒。

    可是毕竟娄林带兵多年,总归还是有些自己的心心腹的。

    那军医被说是庸医,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可是尽管如此,军医还是保持了沉默。

    不管他是庸医还是什么的,将军的病他医治不了就是医治不了,并没有其他什么好说的。

    苏小喜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了简易担架上躺着的娄林。

    此刻娄林的脑袋上包裹着白布,上面还渗着血。

    而娄林的唇色和脸色,却是不见一丝的红,惨白惨白的,看着就十分的不妙。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小喜蹲下了身子,手放在了娄林的脉搏上。

    原本有些气怒的军医胡柴看到苏小喜在把脉,注意力瞬间就被苏小喜给引去了。

    胡柴是军中除了苏小喜之外,医术最好的。

    之所以在军中当一名军医,也不过是想要救治更多的人罢了。  说白了,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信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