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植物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像胡柴这样的人,最是崇拜医术比自己好的人的。

    之前苏小喜救治伤员的时候,他是见识到了苏小喜的医术了的。

    所以,此刻他专注的看着苏小喜,想要瞧瞧苏小喜会做出怎样的镇诊断来。

    若是能治,他倒是要好好请教一番。

    然而,苏小喜松手之后却是站起身来,没有说什么,只对着一旁的将士吩咐,“抬回营帐中吧!”

    之前的那个将士闻言,想都不想的问道:“郡主,将军他可是有救?”

    “没救!”苏小喜丝毫不客气,就两个字陈述事实。

    那将士听了苏小喜的答案,却是有些懵。

    不是都说郡主的医术十分的好的吗?怎么连这一点的小伤都治不好?

    “郡主是不想救治将军是不是?”这句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想过后果的那种。

    毕竟,郡主和将军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有。

    他会这样想,其实也不奇怪。

    “放肆!”

    这一次说放肆的人是余生,“郡主岂是你能诬赖的?”

    然而,那将士听了余生的话,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是梗着脖子道,“难道不是么?将军只不过是脑袋受伤而已,怎么可能没救?”

    “脑袋受伤而已?”苏小喜冷冷的看向那将士,目光就落在那将士脑袋上。

    平静而又冰冷的眸光,让那将士一阵胆寒。

    就好像,郡主此刻是想要他的脑袋受伤,试试脑袋受伤的能否用‘而已’来形容一般。

    “无知,脑袋受伤可比刀剑受伤要严重许多。”一旁的胡柴训斥那将士。

    那将士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脑袋受伤比刀剑伤要严重了,可是......

    “不会死,但是会不会醒难说。”

    苏小喜最后说了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想法。

    只是,苏小喜还是觉得哪里奇怪。

    明明中毒昏迷的人,怎么突然被救醒然后去偷袭郝月的军营,如今又变成了植物人?

    是的,没错,娄林此刻,就是一个植物人,根本就无法醒来的那种。

    看来,这消息得传回京中了。

    毕竟娄林是边关主将,无论是昏迷还是醒着,能够发落他的,只会是皇上。

    苏小喜走了,胡柴却是有些失落,原以为是能够救的呢。

    不过,郡主说娄将军不会死,只是会昏迷?

    这个,跟他诊断的似乎有些不同啊。

    心中纠结着,最后胡柴还是决定随着娄林一同回营帐中,想要进一步的诊断。

    若是娄将军不会死,他倒是可以试着看看能不能将人弄醒。

    至于之前对苏小喜不敬的将士,此刻却是无人理会。

    当然,这将士是对苏小喜不敬了的,苏小喜可以不在意,但是跟随在苏小喜身边的人,又怎会放过他?

    所以,这人很快的就会从这个世上消失,但是因为此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将士的缘故,所以无人知晓。

    反正,跟随在苏小喜身边的人,无论是侍卫,还是暗中的羽卫,都是极为袒护他们的女主子的。

    女主子仁慈,不仁慈的事情就他们做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京城中,娄家花房中。

    此刻花房中并无其他的仆从,就只有赵茹涵一人来回的踱步,脸上有着不安。

    西南的事情早就传回了京城,苍帝更是龙颜大怒,这几日正商讨着要如何处置娄林或者娄家。

    这些对于赵茹涵而言,也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此刻让赵茹涵来回踱步的是,自那些消息传来之后,殿下就只有让人给自己带过话,却没有再来找过她。

    接连几日了,她此刻心中十分忐忑,担心殿下是不是对自己失望了,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越是这样的想着,赵茹涵的脸色就越是不好。

    来回踱步的她,根本就没发觉花房的一角,已经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

    等再转身的时候,赵茹涵终于看到了那一抹暗影。

    “殿下!”赵茹涵的眼中泛着惊喜,便朝着那黑袍男人跑去。

    然而,在赵茹涵要扑向那黑袍男人的时候,男人却是闪身躲开了。

    赵茹涵此刻能够察觉到殿下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和疏离,也是因为感受到了,所以赵茹涵的眼底满满的都是委屈。

    “殿下,您不要涵儿了么?”赵茹涵非常委屈的说着。

    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黑袍男人。

    男人没有回应,只朝着花房的那个小房间走去。

    赵茹涵见状,眼底闪过一丝的喜色,随后便赶紧的跟了上去。

    两人进了房间,门关上。

    黑袍男人闻着房中的味道,沉声开口,“将味道去了。”

    那味道是做什么的,他十分清楚。

    赵茹涵闻言,当即照做。

    取出了新的香丢入了香炉中,然后,房中的味道瞬间变化,变成了普通的熏香的味道了。

    然后,赵茹涵才缓缓的朝着黑袍男人走近,因为房间的光线并不亮的缘故,所以黑袍男人的容貌就更加的看不很清楚了。

    “殿下,您还生涵儿的气么?”赵茹涵问。

    “哼!”男人哼了一声,显然的,此刻的他是极为生气的,“好好的一步棋,却是被那个废物毁了,你说我气还是不气?”

    赵茹涵闻言,小心的走近男人,手附在了男人的胸口上,轻轻的带着几分撩拨的安抚。

    “殿下不要生气,这事情是涵儿的疏忽。”说着,脸便贴在了男人的胸口上,“可是,那娄林是去了西南,涵儿还是会有很多地方顾及不到。”

    说着,一只手在男人的胸前绕起了圈圈,“以后的事情涵儿一定好好的办妥,还请殿下不要生涵儿的气,好不好嘛!”

    说着,赵茹涵仰头看向男人,那一双眼睛媚气袭人,尽显勾引之意。

    然而,男人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冷冷的睨着赵茹涵。

    赵茹涵有些着急,却是主动问道:“殿下,不知道您是如何处置他的?”

    他,指的是娄林。

    因为殿下之前派人来说,娄林的事情殿下会亲自处理,让她不用轻举妄动。  既然殿下是因为此事气她,她便只能从此事上入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