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石灰石和汤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流星,你看这像什么?”

    苏小喜用她黑黑的手拿起瓷器碎片,问流星。

    流星闻言,接过了那形状比较明显一个碎片。

    像是,什么东西的盖子。

    蹙眉,微微想了想,突然,流星眸色一亮,“这是汤盅!”

    苏小喜闻言点点头,她也觉得这像是汤盅。

    还是比较小的那一种。

    “你去火头营,拿一个汤盅过来。”苏小喜吩咐。

    流星闻言,当即领命而去。

    今夜,因为粮草失火的缘故,所以军营中各处的人都没有睡。

    流星去火头营的时候,火头营的人都在。

    一听是郡主过来要汤盅,火头营的人会错意,就直接的端出来一碗汤,汤被汤盅装好,还是热的。

    端来汤盅的人是火头营的掌厨的,将东西交给流星的时候还跟流星道:“这个是给郡主补身子的,还请郡主不要太心焦,我们相信均准一定会弄到粮食的。”

    火头营的人,基本上已经将苏小喜当成无所不能的了。

    没有了粮食,他们也着急。

    可是,他们却是将希望都寄托给苏小喜了的。

    没办法,谁让苏小喜是他们的主帅呢?

    流星听着厨子的话,神情有些凝重,什么都没有说,拿着装着热汤的汤盅转身就离开了。

    回到了苏小喜的营帐,流星便将汤盅放到了桌案上。

    苏小喜去拿,这才发现里面装着东西,打开一看,却见里面装的是山鸡汤。

    眼底刚有疑惑,流星便将火头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苏小喜闻言,神情变得凝重。

    身在其位,便担其责。这个道理她很清楚。

    粮食,她必须弄到。

    但是,真凶,她也必须查出来,否则让这样的一个人留在军营中,迟早都是祸害。

    想着,苏小喜就将手中的汤盅和那瓷器的碎片进行对比。

    果然,就是汤盅,还是他们军营中的这一种。

    这汤盅和平日里家用的不同,只因为军营中条件比较差,若是有汤,必定是要分成很多份的。

    所以,这些汤盅比起家用的,要小的多了,就只有竹筒那么小,可以放在袖子里的那一种。

    可以放在袖子里!

    苏小喜捕捉到了这个关键,没错,如果放在袖子里,那守粮仓的将士就看不到了。

    可是,这汤盅里面,原本放的是什么呢?

    火种么?

    可是若是火种,只要接触到了粮草就会马上燃烧,根本就不可能像是乔将军说的那样是突然发现燃烧的。

    是那些守着粮仓的将士说谎?

    可是一人撒谎还有可能,一群人撒谎却还是不大可能。

    况且,若是立刻就燃烧了,那不仅是会被及时发现,及时救火,那个放火的人肯定也是会被及时的发现的。

    这些,通通都没有。

    并没有发现放火的人,也就证明,汤盅内装着的不可能是火种。

    想着,苏小喜就看向那黑色的硬块上面。

    这些,可能就是关键了。

    可是,一时半会的,苏小喜是真的不能判断这些东西是什么。

    就在这时,羽十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郡主!”

    “进来!”

    苏小喜头都没有抬起来。

    羽十一掀开营帐的门帘就走了进来,看着苏小喜桌上放着的东西,有些疑惑。

    不过也没有多在意,只是道,“郡主,那边审讯有了新的消息。”

    “讲!”苏小喜将手中的东西放下。

    羽十一闻言,这才开口,“最先进去扑火的将士,有一个受伤了,而前面进去的人,说是闻到了很难闻的味道。”

    苏小喜闻言,不由蹙眉。

    “受伤了?”

    羽十一点头,“据闻是最开始扑火的时候,水一倒下去,火势变大,那将士一时间不查,就被灼伤。”

    苏小喜一听,蹙眉。

    用水灭火,火势不减反而会增大,且还有的难闻的味道?

    难道是化学品?

    还是那种遇到水就能够发生反应,产生二次燃烧的那种?

    那样的说,那汤盅里装的可就是那化学物?

    想着,苏小喜便拿起一块硬块闻起来。

    只是,只有淡淡的焦糊味,并没有什么难为的其他的味道。

    “十一,你可认得这个?”苏小喜问。

    羽十一闻言,上前,“属下瞧瞧。”

    说着,也捻起了一点的黑色的硬块,在手中搓了搓,然后闻了闻,先是有些疑惑。

    而后看到那碎瓷片上的粘黏的物体,便将那瓷片拿起来,以手去捻那粘黏物。

    看了看,先是有些不确定,随即又带着几分的酌定的对着苏小喜道,“这个是熟石灰。”

    熟石灰?

    熟石灰是与石灰石产生反应之后形成的。

    苏小喜倒是能够想起来,石灰石上浇水,就能发热。

    莫不是说,粮草被烧了,就是因为这石灰?

    “石灰可是能燃烧?”苏小喜问羽十一。

    羽十一闻言,当即摇头。

    “就是因为不能燃烧,才会有这些。”羽十一说着,指着那被烧硬了的干石灰。

    羽卫的训练非常艰苦,当初在野外训练的时候,偶尔会用石灰石主煮东西吃。

    虽说那味道非常的苦,但是比起吃生的东西是要好受多了。

    也是因为有这些经历的缘故,所以羽十一才会这么清楚石灰的特性。

    苏小喜其实也是知道这些的,可是却是蹙起了眉头。

    如果说石灰是不能燃烧的,就算是石灰石加水的话,也顶多是发热。

    就只是发热的话,又岂能够将粮仓给烧起来?

    如果着火和石灰没有关系,那么为何那人会用汤盅将这个石灰石给拿到粮仓里面去。

    不,这石灰一定是与着火有关系的,只不过这其中的关系,一时间苏小喜却是想不起来。

    水,二次燃烧,石灰石,汤盅,奇怪的味道......

    这些里面,究竟是由什么关联?

    一时间,苏小喜的脑袋有些不好使了。

    明明,就快要想到了的,可是关键的时候却是卡壳了,并且还是越想想到,就越是不能想到。

    看着苏小喜这样纠结的模样,羽十一和流星都有些担忧,却也不敢打扰。  而苏小喜因为想的太过入神了的缘故,手就这样碰到了脸,于是乎,苏花猫形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